影評:成長的儀式---《忠犬小八》

by on 週一, 03 一月 2011 評論

癡心等候主人歸來的忠犬小八,其真摯情感與堅守承諾的精神令人動容;而牠孤寂的背影,也多少透露出成長過程中,面對歲月飛逝與生命無常的感傷。

片名:《忠犬小八》(Hachiko: A Dog's Story

 

導演:賴斯霍史東(Lasse Hallström)

 

出品年份:2009年

 

台灣上映時間:2010年1月(海樂發行)

 

瑞典導演萊瑟.霍斯楚(Lasse Hallström)在1985年所執導的《狗臉的歲月》(Mitt liv som hund),至今看來仍是80年代最重要的成長電影之一。該片不僅在全世界掀起一陣旋風,萊瑟也以外語片導演的身分入圍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及原著劇本獎。最後雖未得獎,卻成功取得入主好萊塢的門票,執導因《收播新聞》(Broadcast News)備受矚目的實力派女星荷莉.杭特(Holly Hunter)所主演的愛情片《浪漫一生又何妨》(Once Around),隨後並與當時的著名青春偶像強尼.戴普(Johnny Depp)合作《戀戀情深》(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這部將故事背景設定在美國小鎮的成長電影推出之後反應極佳,正式奠定萊瑟在好萊塢的地位。

 

 

跌宕起伏導演生涯

 

萊瑟趁勢與當時力圖轉型的鳳凰女合作《茱莉亞蘿勃茲的愛情魔力》(Something to Talk About),可惜票房與口碑表現未如預期,所幸在世紀轉換之交,他以《心塵往事》(The Cider House Rules)及《濃情巧克力》(Chocolat)扳回一城,這兩部帶著濃厚愛情氣息的成長電影連續兩年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拜製作發行的Miramax強力操作之賜),而《濃》片的票房成績更是達到萊瑟個人事業的新高峰。

可惜的是,萊瑟.霍斯楚近年作品《真情快遞》(The Shipping News)、《美麗再續》(An Unfinished Life)、《濃情威尼斯》(Casanova)和《騙局》(The Hoax)口碑票房表現只是持平,根據日本家喻戶曉的忠犬八公故事(曾在1987年由神山征二郎拍成電影《八千公物語》)翻拍的《忠犬小八》(Hachiko: A Dog's Story)由於主攻日本市場,在美國更是直接發行DVD了事。不過就在事業看似跌落谷底之際,萊瑟出人意表地憑藉改編自言情教主尼可拉斯.史帕克斯(Nicholas Sparks)暢銷小說的新作《最後一封情書》(Dear John),終結了已蟬聯北美七週票房冠軍的《阿凡達》(Avatar)神話,最終票房總成績還超越《濃情巧克力》,因此得以緊鑼密鼓籌備他與伊旺.麥奎格(Ewan McGregor)、妮可.基曼(Nicole Kidman)分別合作的兩部新片。

 

編導從文學取經

 

萊瑟.霍斯楚向來偏好改編暢銷文學名著。他總有辦法在類型與結構大相逕庭的故事中,順利找到屬於他個人色彩的切入點。根據義大利情聖卡薩諾瓦軼事創意發揮的《濃情威尼斯》,即是最鮮明的一次示範。雖然此片的背景設定從萊瑟所熟悉的美國小鎮挪移到十八世紀的威尼斯,帶著後設書寫的敘事型態及濃厚的言情架構又有分別向《莎翁情史》(Shakespeare in Love)、珍.奧斯汀(Jane Austen)取經致敬的意味,但抽絲剝繭故事主人翁卡薩諾瓦的戲劇性人生起伏,緣起仍是流離失所的母親當年那句「我會回來找你」所代表的承諾。

說穿了,這個故事仍是在講述一個男孩的成長,以及他所居處的封閉小鎮。故事的高潮來自音訊杳然的母親突然現身,而電影最後以一行人遠離威尼斯作結,則是再次突顯萊瑟素來強調的,對「廣義」家庭概念上的寬厚包容與坦然接受,還有對個人價值取向、自我歸屬的一貫尊重與無限祝福。

 

無可名狀的成長體驗

影評, 忠犬小八

《忠犬小八》或許稱不上萊瑟的代表作,但仍是近幾年來繼《再見了,可魯》之後,最「真槍實彈」描述人類與狗真摯情感的動物電影。猶記崔洋一在《再見了,可魯》近尾聲時那場人與狗的最後分別:感傷的氣息與濃厚的人狗情誼,配合馬斯康尼(Pietro Antonio Stefano Mascagni)的歌劇名作《鄉村騎士》(Cavalleria rusticana)中的著名間奏曲,將整個情境提升到如《送行者》開場淨體納棺程序般專注、神聖的境界;而《忠犬小八》恰好也有著類似的「儀式性」片刻,同樣不應小覷。

在敘事結構與作者核心上,《忠犬小八》類似萊瑟向來拿手的成長電影(非常適合與《狗》、《戀》、《心》等幾部堪稱萊瑟最為作者論的代表作放在一起對照):一貫的封閉小鎮氛圍、一貫的童話寓言格式、一貫的恬淡人情義理、一貫的奇人異事,一貫的外來者侵入……「移動」與「母親」依舊是這部以狗為主角的作品的關鍵詞。《狗臉的歲月》中因母親病重來到鄉間的男孩,《戀戀情深》中因母親的肥胖與避世而承擔長男責任的沉默青年,其實跟生母不詳、輾轉落居帕克教授家的小八處境類似——雖然這回從人換成了狗,但他們都是在兩個不同的世界間掙扎,尋求過渡的契機。或者這就像日本導演中村義洋在《225漫遊異境》(ルート225)中所揭露的:成長永遠如此莫名所以,如此無可名狀。

 

走進真實世界的崎嶇路程

 

移動的光譜兩端,是截然不同的平行世界,「超現實」其實無比寫實,而「現實」從某個視界看來,也可能成為另種不切實際的甜蜜夢幻。這是一種本質性的相近,以及相遠。

小八日日夜夜在火車站外忠心守候,期望著帕克教授再一次從車廂內走出來,彷彿儀式般日復一日地重複著,逐漸成為一種「傳說」;當車廂的門打開,帕克教授的身影卻未現身,這是另一種唐吉軻德式的悲哀。小八所抗拒的,不僅是帕克教授過世的事實,更是牠自己在現實世界中逐漸長大、老去、過世的真實。牠以堅守崗位的姿態,抗拒無能面對歲月飛逝與生命無常的感傷。

值得注意的是,萊瑟向來習於在故事最後安排主人翁走進真實世界,作為其人生階段真正開端;但他這回卻選擇了較為崎嶇的路徑,來表現小八走進所謂「真實」的過程。首先,帕克教授的死亡「封印」了小八內在意識的成長(外在形體上仍繼續茁壯而老化)。小八在車站外的忠心等候,看似成就了童話與傳說,永遠與真實絕緣;不過反向思考,倘若帕克教授並未因意外而死,他豈不得在十多年後承擔小八衰老病死的憂傷?不同物種的生命歷程,在相互對應下形成了「平行週期」的存在辯證——這是《忠犬小八》跳脫人類觀點角度的動人論述。

 

影評, 忠犬小八萬變不離其宗

 

不過,萊瑟並未如《再見了,可魯》般鉅細靡遺描述狗的死亡,避免流於過度煽情;他反倒安排帕克教授的外孫在課堂上講述家人與小八往事,作為電影的收場。如此處理雖然稍嫌僵硬刻板,但這樣的謝幕方式比較符合好萊塢的主流語法(類似另一部描述人狗感情的好萊塢電影《馬利與我》〔Marley & Me〕),並刻意將觀點從狗拉回人、將「傳說」拉回「現實」,藉以呼應萊瑟過往作品以「接受現實」作結的傳統。

從母親形象的淡出,對比父親角色由過去的缺席到近期兩部作品中的份量加重,若說《忠犬小八》令我們無比欣喜地微觀出萊瑟創作脈絡上的小小突破,那麼作品內容與時代感連結性向來並不強的他,這回則在《最後一封情書》中以少見的柔性批判眼光,來看「後911年代」伊戰退伍軍人出征前後的物事人非,也算是開啟了個人創作脈絡上的全新世界觀。

萊瑟過去習慣以離鄉作為成長的階段性轉捩點(《忠犬小八》可以解讀成小八拒絕離鄉和成長),但《最後一封情書》卻讓主人翁在離鄉繞了整個世界一圈後,選擇返鄉重新開始。然而不變的是,「承諾」依舊是縈繞主角此生的牽絆(只是換了對象)。很顯然地,萬變不離其宗的成長電影,也會是萊瑟.霍斯楚終其一生的選擇。

 

 

 

 

 

 

 

 

 

 

 

 

 

劇照提供/海樂影業

 

 

 
 

本文亦見於2011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島觀太平洋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Bing-Hong Zheng (鄭秉泓)

大學念法律,研究所卻理直氣壯研究起電影,現為英國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大眾傳播研究中心博士候選人,在部落格以Ryan為名發表影評,著有影評集《台灣電影愛與死》。

網站: blog.chinatimes.com/davidlean/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七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84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