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極北極熊(三)

by on 週二, 19 五 2009 評論
令人驚奇的新朋友
他正處在鬱症發作期間,剛好利用這段時間穿越酷熱
地帶,連置身赤道之時都感到十分悲慘孤寒。他到底是怎麼完成這趟旅程,並不是我們這故事的重點,總之,因為他生性可愛,人類長久以來又一直很喜愛北極熊,而他此行處處謹慎小心,此外再加上一點好運,他就這樣安然進入了南半球,那時他感覺自己正要由鬱期再度轉入躁期。

就在情緒快要變得過度高昂之時,他抵達了南極大陸。這裡十分嚴寒,他在躁期總是感受到的燥熱被這天候平衡回來,但這一點反而使他更感興奮。

他在這裡遇上了一群興高采烈的企鵝,很快就被他們所包圍,並且被問了一大堆問題。這些新朋友身材短小,總是喧擾無比,問的問題和談話方式都十分隨性,這一切無不讓北極感到十分驚奇,因為以前大家待他通常都比這淡漠得多。


北極的新名字
不過他的心情正好,很高興發現了這樣一片全新的白色天地,企鵝們的聒噪也讓他頗感愉悅。

「嗨,北極!我叫做冰咕嚕(Pingloo)……。」一隻年輕的企鵝向他打招呼。她大概是這幫企鵝裡最漂亮也最放肆的吧。

「嗯,哈囉,冰咕嚕……。」北極回答。

「北極,你很沒禮貌,」冰咕嚕義正詞嚴的說。「我跟你說了自己的名字,你也應該要告訴我你的名字才對。除了北極以外,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做……北極。」北極遲疑著回答。(所有的熊類學家都知道,北極熊就跟艾斯基摩人、蒙古人和圖博人一樣,全都只用一個名字,都叫做北極。)

冰咕嚕想了一下。

「那,就叫你泰迪!」她就這樣決定了。

北極並不怎麼喜歡這個名字。他比較喜歡被叫做北極,不過對此他什麼也沒說。而不久後他也發現,冰咕嚕說話的時候,別人其實沒什麼說話的餘地。

就這樣,北極泰迪熊在南極大陸上展開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朋友和他自封的女友(不過他們的關係也不可能進展太多,原因十分明顯,也就不用贅述了)。


是調停者也是撫慰者
他很快就發現企鵝確實是躁鬱動物,以一種強烈好鬥卻又近乎玩樂的方式過著雙極性的生活。鵝口過剩使事情雪上加霜,心理劇經常在這冰雪大地爆炸上演。奇怪的是,這種氣氛對北極泰迪熊來說頗具療癒效果,與企鵝們相比,他感覺自己算是冷靜自持,還經常被找去充當企鵝糾紛的調停者。

整體說來,換了新環境對他有很大的幫助。只不過冰咕嚕的情緒會急速變換,有時暴怒,有時大笑,有時十分感傷,讓他感到有些煩惱。冰咕嚕總是喜怒形於色,連其他那些能游水卻不會飛翔的鳥類同伴們都稱她為「雙極之后」(Bipolar Queen)。

不過,每次聽著冰咕嚕傾訴苦惱,為她拭去眼淚,對她講的笑話報以微笑……,北極卻感到自己的躁鬱傾向愈來愈和緩,他於是認定自己應該以南極大地為家,從此將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翻譯/那瓜 插畫/Kai


本文亦見於2009年6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06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四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80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