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巴黎化--高玉樹與顏水龍

by on 週一, 23 三月 2009 評論
高玉樹與顏水龍的故事,是伯樂與千里馬的現代版。藝術家在專制時代不可能成為政治人物,因為藝術家有創意,會搞怪,會主張創作上的自由;所以要有識人之明的政治人物啟用藝術家來改造都市環境。

高玉樹聘請顏水龍教授擔任市府顧問,是由師大美術系教授廖繼春所推薦。顏水龍擔任台北市府顧問,就是高玉樹在台北市升格後的官派任期。

國民黨政府初來台的1950至1965年間,在台北市幾乎沒有市政建設,更有幾十萬難民佔住了日本時代規劃的公園、墓地、道路旁、鐵道旁空地,破壞不少神社、天皇及總督銅像等具有日本政權特徵的建築物及地標;建了南海路的科學館、歷史博物館,及故宮博物院部分建物等具有中國宮廷色彩的建築。僅少數美援的建物具有現代主義特色,如農復會大樓。大體上台北市仍沿用日本時代的都市格局,升格為直轄市後,預算更充裕,政治氣氛允許台北市從反攻復國暫居地轉變為接近首都的規格,施政計劃也不必再經過由軍系把持的台灣省政府同意,使得高玉樹施政的效率及自主權大大提高。

高玉樹在這個任期內推行許多重大市政建設,其中不少得自於顏水龍教授。除了最著名的中山北路「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壁畫(俗稱水牛圖)外,另如敦化南北路、仁愛圓環、仁愛路林蔭大道,都是出自顏水龍的規劃。

寬達100公尺,中間種滿本土樹種的林蔭大道,Paristaipei02應該是少年顏水龍1930年在法國巴黎香榭大道、凱旋門大圓環的回憶吧!高玉樹在他晚年寫的回憶錄裡,也的確將他任內完成的仁愛圓環與巴黎的凱旋門圓環類比。回憶錄中提到仁愛圓環中間本來要建一座台北高塔,說不定也是出自顏水龍教授的設計,不料山西同鄉會的老立委,在未經市政府同意下搶先建了于右任銅像,使這個高塔計劃只好放棄。

高玉樹在市政建設上的成就是非凡的,他讓台北市從一個停滯的城市慢慢甦醒;道路的拓寬開闢擴大了城市的規模,民生社區則是戰後成功的大型住宅社區計劃,也在高玉樹手上完成;高玉樹引入了兼具本土化與國際化視野的藝術家如顏水龍,替台北市建立一個國際城市的基礎。

顏水龍讓台北人、台灣人知道,一個都市是可以有「公共藝術」的;藝術也可以進入常民的視覺範圍內的,藝術品可以跟市政建設結合的;藝術品不是有錢的收藏家鎖在保險櫃裡,不見天日的百萬畫作。顏水龍教授的貢獻,遠超過一個在畫室辛勤工作的畫家。
台北巴黎化 全文下載


本文亦見於2009年4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04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六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90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