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小農綠夢成真

by on 週一, 03 一月 2011 評論

到底要吃什麼?人生離不開吃,不是吃飯就是吃藥,況且再傻的人也知道,吃昂貴的飯菜勝過吃便宜的藥囊。

台灣主婦的精明幹練可謂聞名遐邇,可是盤算著讓全家吃到健康的飯菜是一回事,在傳統市場、連鎖超市或網購宅配能否買到無毒的飯菜,則是另一回事。體貼、愛家、聰明又賢慧的主婦,妳真能確定買回家的是無毒的健康食材嗎?其實,妳能百分百確定的,只是包裝上的說明及標示!主婦聯盟日前抽驗疏菜的硝酸鹽含量,發現遠遠超過歐盟規範;農委會也表示我國完全沒有制定蔬菜中硝酸鹽含量的標準。

我們現行的國家標準真的值得信賴嗎?國人尿毒症罹患率居世界第一、書店裡關於排毒療法的專著汗牛充棟、皮膚過敏的人越來越多……這些為數眾多的健康飲食問題,與其向主婦究責,不如要生產者與農場、稻田來負責——話說台灣的農藥噴灑量,還曾經創下單位面積用量世界第一的紀錄。


全心投入,種自己的米

六年前,「穀東俱樂部」的發起人賴青松在宜蘭員山深溝村開始種植不噴農藥、不施化肥的無毒稻米。當時在地的老農莫不投以懷疑的眼光:「豈有可能!」賴青松只能悶著頭巡田水。對他來說,其實最讓人擔心的不是病蟲害,而是颱風。

2010年,聯邦銀行的形象廣告以「穀東俱樂部」的成功經營作為號召、強力放送的同時,也讓以賴青松為名的「青松米」聲名大噪、賣到缺貨。賴青松在宜蘭社大舉辦的NGO研習營中說:「很多人看了電視廣告想吃我種的米,但我的米產量有限,很抱歉,青松米現在只賣給六年前支持我的第一批原始股東。」

游麗花便是這批股東之一。數年前,她參加了賴青松的插秧祭,首次嘗到赤足踩在水田裡的滋味,令她的人生起了重大轉變。於是三年前她到宜蘭三星認養種植梨樹,開始過著平日是上班族、假日是農夫的生活。去年,游麗花的梨樹栽培從18叢擴充至65叢,對田園農耕的嚮往漸趨濃厚,之後便在賴青松的協助下,於宜蘭深溝租了一分半的水田,開始種植自己的稻米。

今年七月,游麗花辭去工作,成為全職農夫,與同為小農的阿寶共租了一甲的旱田。她帶我踩在剛收成土豆的田地上,說:「這塊旱田的主人剛過世,阿寶擔心土地會被賣掉,又少一塊耕地,就和我共同租下。」


共同購買,消費生產都有保障

34阿寶本名陳寶蓮,大學畢業後在出版社擔任編輯,曾於2004年寫了一本書《女農討山誌》,描述她隻身在梨山點油燈、自力造屋,過著原始果農生活的經歷,情境宛如十九世紀美國作家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的散文名作《湖濱散記》(Walden)。阿寶現在落腳於宜蘭內城,並將與游麗花共租的耕地取名為「寶蓮園」。

從梨山到內城,阿寶知道自然農法(依循大自然的法則耕種)及小量銷售實為不易,於是號召包含賴青松及游麗花在內的宜蘭小農,共同成立「友善耕作小農聯盟」,一方面交換農耕技術,另一方面每隔兩週一次共同舉辦「大宅院農夫市集」,直接銷售給宜蘭的消費者。此外,小農聯盟的銷售通路尚採「共同購買」的形式,提供會員每週一次一箱兩百元的食物配送,目前已累積三十多位會員。阿寶說:「現在小農聯盟的農產品的同質性太高、種類不多。這是配銷上的難題,一定得協調小農種植不同的蔬果才行。還有,因為我們都是不破壞生態的友善耕作,收成時好時壞,要穩定供應實在有困難。」

所謂的「共同購買」,是由消費者集結成立消費合作社,越過行商,直接向生產者要求配送。這種作法源自日本在1965年成立的生活俱樂部,在台灣則由主婦聯盟承繼其後,從1992年推行至今,已有三萬多名社員。「共同購買」既能讓消費者買到農場直接出貨的新鮮食材,也能確保農場主人有明確的收入來源。在放棄美國籍、歸化台灣籍的環保律師文魯彬(Robin J.Winkler)的促成下,土城彈藥庫的「輝要無毒菜園」去年開始提供「共同購買」,會員每週一次一箱四百元的食物配送,目前亦已有三十多位會員。


齊心協力,綠化軍事要塞

往台北捷運土城站的二號出口走,穿過金城路口的斑馬線,循著休閒農場的標示,立即望見軍方的檢查崗哨。這裡曾是國軍彈藥庫要塞,走過崗哨時,「軍用」的警示標誌不時映入眼簾。穿越高速公路下的涵洞,三面環繞遠山坡崙的樹蔭綠景突地顯現,這裡離土城捷運站竟只有不到五分鐘的步程,令我頓時心生不可思議的奇幻感受!

「輝要無毒菜園」的園主邱顯輝說:「我本來是冷氣維修員,四年前才轉為有機小農,因為彈藥庫將改建為第二看守所,要徵收農地;我們家族世代在此務農,現在政府命令我們背棄祖田,我們當然不肯。於是大家共同成立『看守土城愛綠聯盟』進行抗爭,為了維護好山好水,我們將農作轉為自然堆肥,不再使用化肥及農藥。」

台大城鄉所畢業,曾任「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祕書長的黃仁志,現在是「看守土城愛綠聯盟」的重要成員。他說:「我是志願來這裡蹲點,協助這裡的農民。土城彈藥庫因為禁建六十年,才幸運保存舊有的農村風貌,為什麼這麼美麗的景觀不能設立生態保育區呢?這裡離土城捷運站很近,開發後價值非凡,但當地居民反對開發,選擇守護家園、守護農田。雖然從事農耕的收入不多,可是農活的愉悅感及成就感,是用錢也買不到的。」

黃仁志拿出這幾年在土城彈藥庫製作的簡報及規畫內容,義憤填膺地對我說:「阻擋縣政府開發的這幾年,這裡辦過多次的生態導覽、農事體驗與彈藥庫FUN市集。至於「看守土城愛綠聯盟」的總幹事劉麗蘭也成立「老師自然教室」,推廣生態教育、休閒咖啡屋等活動——我們沒有放棄農業。現在共有十三人共同組成『彈藥庫產銷合作社』,將聯合其他的社區小農固定舉辦農夫市集、共同行銷。我認為台灣是一個大社區,而我們在彈藥庫做的,就是『社區支持型農業』(註)。」


35吸取經驗,找回昔日美味

不同於黃仁志的憤慨,北投社區大學校長謝國清總是掛著甜美的笑容——他是北投「社區支持型農業」的重要推手。今年七月在他的促成下,北投社大及北投國小的教師首次「共同購買」當地農場的新鮮蔬果,一箱四百元,每周配送一次。

今年10月23日,在「社區營造學會」秘書長楊志彬的陪同下,美國「社區支持農業」的重要推手Elizabeth Henderson到北投社大分享她的經驗。包括謝國清、賴青松、游麗花以及當地農家盧敏惠等人都到場聆聽,交換經驗。盧敏惠說:「北投的農家大多保守封閉,像我們這種會來聽演講,吸收外國經驗的農婦很少。」

盧敏惠在十年前嫁給北投「泉源農場」的負責人詹乾得後,開始學習種植草山柑,並在惇敘工商擺攤賣蔬果。草山柑是桶柑中的精品,而這裡的草山柑尤其有名,因為當地水質來自頂湖及中正山的山泉,地處山谷陡斜坡地,日夜溫差大,營造出獨特的美味。根據北投耆老的描述,以前的草山柑可是香氣驚人,然而現在卻因為殺蟲劑和化肥的關係,變得越來越難吃,銷路也持續下降。加上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強力取締違法設攤,讓北投農家的經濟狀況陷入困境。

「這些農家不知道要應變,只能轉業、放棄田園,種草山柑的果農也越來越少。後來認識謝國清校長,讓我們在北投農夫市集擺攤,繼而又協助成立『共同購買』。我覺得北投的小農必須改變、要走出去直接面對消費者,而且必須轉型為精緻的無毒農業。」盧敏惠說。


吃得安心,請洽社區小農

「我的有機柑橘都沒噴農藥,實在是難種又難維持!」盧敏惠的另一半詹乾得如此感嘆。他順手從果樹上摘下一顆柑橘,用黝黑的指尖扣去布滿在果皮上的黝黑斑點,對我說:「這黑斑是竹節蟲留下的,對果肉沒影響,不過會影響外觀,讓柑橘表皮變得坑坑洞洞。叫人頭痛的反而是果蠅,一旦來了,收成就去了一半。當然,用殺蟲劑可以一噴見效,不過我已經決心要做無毒的水果,就得另想辦法。」他用力甩甩頭,又深深吐了一大口氣。

饒是有機農耕困難重重,又經常遭受當地農家的閒言閒語或冷淡以對,詹乾得夫妻仍設法開創新路:詹乾得學習新的自然農法,接受有機認證機構的輔導;盧敏惠則參加北投社區總體營造,還有社大的活動及課程,以及各式各樣的農村學堂。他們也曾參加第七屆「農村願景會議」,一同討論台灣糧食的未來,積極與台灣各地的小農串聯,奮勇圖存。

或許你不相信,經歷這次的小農踏查,我的味蕾說話了:「寶蓮園的梨子、彈藥庫的野菜與泉源農場的柑橘,是我嘗過最美味的食物,因為都是方才從田園裡摘取的自然新鮮食材!」此外,味蕾還提醒我說:「以後買菜,請記得直接向農夫買!」



註釋

「社區支持型農業」為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CSA)的譯名,是一種新型態的直接銷售(direct marketing)模式。消費者與農場在每年的生長季節以固定金額簽約,可依個人經濟情況決定繳交金額,之後農場每週配送一次,由消費者與農家共同承擔風險。在能源、糧食價格屢屢上漲的今日,CSA可以減少運輸能源的浪費,讓消費者享用到當季當令最新鮮的食材,並保障農人在天災或歉收時的收入來源,同時確保社區居民的糧食主權。



照片提供︱看守土城愛綠聯盟 攝影|小春


 

本文亦見於2011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島觀太平洋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Lin Yu-Feng (林小可)

小學生時, 樂在返家中滯留路途
中學生時, 賴在游泳池內懶上岸
大學生時, 發現圖書館比教室有趣
今時, 在人生的快速道路上, 朝向GOAL奔馳,
但只要見著交流道, 就忍不住右轉下行...
旅笠道中.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三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49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