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標籤顯示項目: 謊言
週二, 15 九月 2009 05:01

影評:訛言謊語──虛妄存在的本真

如果人生的幸福與承諾,既無法保留也無法封存,那麼「承諾」(promise)可以用來暫時彌補這種「得之而後必失」的缺憾。但是如果預知承諾沒有實現的一天,或是承諾在時光流轉中失去了分量,那麼「謊言」就會成為人們最後的依靠。這就是波蘭著名導演奇士勞斯基「三色」(Trois couleurs)系列電影的主題之一。

奇士勞斯基旨在表達:存在並非由真實所構成,永恆的幸福與承諾,只是許多意外中的可能性。而且在更多時候,可能性的生成,往往來自虛幻和假相――在這裡,謊言就是掩蓋虛幻的真理,一道塗抹假相的彩光。

「三色」系列取材於法國國旗的三種顏色,它們象徵的是自由、平等與博愛。但奇士勞斯基這三部作品的主旨,不在於頌揚人類偉大的真理,而是解構它、顛覆它,使它回歸「真理是由謊言構成」的「真實真理」。


造化弄人無可奈何Kieslowski2
在「三色」之一的《藍色情挑》中,朱莉和丈夫、女兒駕車出遊,卻在車禍裡,失去了丈夫和女兒安娜,從此陷入無止盡的絕望。

這場車禍發生在一個煙雨濛濛的鄉間,在一個轉彎處,一棵大樹下。除了目睹這場意外的憂鬱少年安東尼,只有一陣刺耳的煞車聲,畫在寂靜無聲的草原上,像一根斷弦發出撕裂前最後的哀鳴,也像黑夜中悄然墜落的殞星,在人們的睡夢中死去。

這場車禍在朱莉和家人的意料之外到來,而意外是一種命運對人的捉弄和玩笑。它向人類表明,沒有意料之中的永恆幸福。


透過謊言告別過去
生活中一切足以勾起回憶的事物,都使朱莉無法忘懷那個「曾經存在於丈夫之愛的真實過去」。對她而言,世界自此失去重力,靈魂溶化成淚珠,陽光也失去了熱力。

不料,有一天,朱莉在朋友的夜店裡,看到電視上播出亡夫生前的新聞。令她驚訝的是,她念念不忘的作曲家丈夫,生前早已另有情婦――她是一名女律師,並且懷有身孕……。

原來,朱莉曾經擁有與熟悉的一切,都是出於純粹意識下的幸福假象。她以為曾經存在的真實過去,其實早就是一場謊言。但這場謊言,並未使朱莉更形消沉,反而使她覺悟地忘記、擺脫、告別過去。

儘管曾經在記憶中難以拔除的全是虛幻,但也正是這虛幻,使她看見了人生的真實。謊言在這裡不是罪惡,而是自由與重生!


信以為真自欺欺人
在「三色」之二《白色情迷》中,理髮師卡羅是性無能的失敗者。在他遭美豔、任性而自大的妻子多明妮各背叛後,帶著一身屈辱從法國返回波蘭。

在車站裡,卡羅遇見有自殺念頭的波蘭同胞米可拉伊。米可拉伊告訴他,像多明妮各這種高傲自大的女人,根本不值得相信,但卡羅寧可相信多明妮各的背叛只是謊言。於是卡羅把自己裝進皮箱充當行李,騙過海關回到波蘭,一心期待與妻子的平等關係恢復。

沒想到,裝著卡羅的皮箱,在到達波蘭機場海關後被竊。那群竊賊把這件行李載到郊外一處雪地後,興高采烈地打開皮箱,皮箱裡卻出人意表地,跳出了一個「一文不值」的活人。這讓這群竊賊氣憤不已,將卡羅打得遍體鱗傷。而卡羅從巴黎一路帶回的那座酷似多明妮各的白色雕像,也在打鬥中墜地碎裂……。


劇照提供/原子映象

----------------------------------------
片 名:《藍色情挑》(Trois Couleurs: Bleu)、
《白色情迷》(Trois Couleurs: Blanc)、
《紅色情深》(Trois Couleurs: Rouge)
導演:奇士勞斯基(Krzysztof Kieślowski)
出品年份:1993-1994年
DVD發行時間:2006年10月(原子映象發行)

----------------------------------------

本文亦見於2009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10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週日, 06 九月 2009 00:44

Liar, Liar——《王牌大騙子》的虛實人生

當大説謊家被下了「誠實魔咒」,真相會使他自由,或墜入可怕的地獄?
----------------------------------------

假如上帝在你身上下了一個詛咒,要你在一天24小時之內都不能說謊。你的生活會因此而亂了步伐嗎?
或許你會覺得一天不說謊沒什麼。但若仔細檢視,你或許會發現生活中其實充斥各式各樣的謊言:從善意的白色謊言,到惡意的謠言中傷,都不可避免地撲向我們。

美諺有云:「誠實為上策(Honest is the best policy)。」傳統的好萊塢電影,不論劇情多麼天馬行空,在道德主題上都回歸到二個核心價值:「自由意志」(free will)與「誠實」。人類基於自由意志做出選擇,不論這個選擇讓主角陷入何種困境,若要解決問題,一定要誠實以對――也就是一定要有個橋段,讓影片中所有的欺瞞與背叛都必須藉此坦白澄清。如此一來,主角才能在故事的結尾被救贖,獲得完美的結局。


童言背後的真相
金凱瑞主演的《王牌大騙子》(Liar, Liar)就是一部探討「真實」與「謊言」孰輕孰重的電影。影片一開始,有位老師在課堂上問小朋友家長的職業。當問到一個叫麥克斯(Max)的小男孩時,孩子歪頭想了一下,然後直覺地脫口而出說「騙子」。這個答案讓老師花容失色,想說麥克斯一定是在哪個環節上誤會了父親的職業,於是繼續追問。當小男孩說出「爸爸總是穿上西裝上法庭和法官說話」時,老師聽了不禁莞爾,然後糾正麥克斯說:「他是個律師,不是個騙子。」

即便是童言無忌,這段對話卻替律師這職業下了一個嘲諷式的定義:其實律師不過就是職業騙子,他們到處說謊。不論是為了做人處事上的圓滑(白色謊言),或是為了打贏官司的「技術性說謊」(惡意中傷),於公於私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謊言製造者」。也因此本片的英文片名「Liar, Liar」(說謊者)不其然地與「律師」這個職業形成同位格。

金凱瑞所飾演的律師弗萊契(Fletcher)就是一個為了成功不惜說謊的律師。焚膏繼晷的工作影響了他的家庭生活。雖然他與妻子的離異,並沒有影響到與兒子Max的感情,但為了同時應付公事與私事,弗萊契不得不常常撒謊,當做虛與委蛇的藉口。他的生活是由大小不一的謊言羅織而成。不但遲到有理由,就算見到討人厭的同事與上司,也得昧著良心說場面話。所謂「成功的律師生活」,其實只是由一堆謊言堆砌而成的假象。

麥克斯很喜歡跟父親在一塊,即便他知道父親常對他不守信用。但隨著弗萊契放他鴿子的頻率越來越高,讓麥克斯逐漸喪失對父親的信任。在某個弗萊契又缺席的生日宴會上,六歲的麥克斯許了一個願望:他希望爸爸能夠有一天不說謊,好好做一個誠實的人。


誠實是否真是上策
上帝似乎聽到了小男孩真誠的禱告,幫他撒下許願的魔粉。從那刻起,弗萊契變得無法說謊。即便是最小的指鹿為馬(如:將紅筆說成藍筆)也辦不到。這項「奇蹟」讓他慌了手腳。一向靠說謊與扭曲事實替客戶辯護的他,竟然搖身一變,成為比小木偶皮諾丘更誠實的人。弗萊契的命運會不會因此而改變?誠實到底給他的生活開啟了另外一扇窗,還是帶來更多的麻煩?


劇照提供/http://hard.ge/

----------------------------------------


本文亦見於2009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10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週六, 05 九月 2009 00:00

謊言文化中的誠實信仰

----------------------------------------
「一切隱藏的事都會被揭發;秘密的事也會被洩露。因此,你們在暗中所說的話會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聽到;你們在密室中的耳語也會在屋頂上給宣佈出來。」
~ 《聖經.路加福音十二:2—3》
----------------------------------------

大約30年前,我曾前往瑞士的蘇黎士,有天接待我的神父有事情,便讓我自己在市區四處參觀。我本來想撘公車到某處,卻發現一張公車票居然要一瑞士法郎。當時,一瑞士法郎等於台幣二十元,而在台灣搭乘公車不過要三元,二十元已經足夠我吃兩餐。因為在此之前,我都是和神父一起行動,公車票錢都由神父支付,我完全沒想到坐公車居然要花那麼多錢。

瑞士的公車並未配備查票員,司機也不會檢查乘客是否買票。上車購票,全憑良心。為此我十分掙扎,一方面覺得票價實在太過昂貴,不想買票。一方面我也在想:「我身為一個牧師,不買票交待得過去嗎?」就這樣,我在公車站前反覆思量,這中間早已不知過了幾班公車,等車的民眾甚至忍不住問我,是否遭遇到什麼困難。他們不知道,我的內心正陷入天人交戰。

就在我足足考慮了兩個鐘頭後,我做了決定:我不要買票。於是下一班公車到來時,我馬上跑了上去。沒想到才剛站好,就發現眼前標示寫著,未買票的人被抓到,要罰一百倍票價。我嚇了一跳,立刻匆匆下車。後來我跟神父提起這件事,神父告訴我:「還好你下車,你要是沒買票被抓到,隔天蘇黎士報紙頭版新聞就會是『台灣來的牧師坐車不付錢被抓』」

後在我在維也納台灣同鄉會的聚會中,與旅奧的台灣朋友說起這個故事,沒想到幾乎所有人都笑了起來,他們告訴我:「牧師,我們也是來了大約半年,才學會買票。」原來,奧地利坐車買票的方式也與瑞士相同,多數台灣人初到此地時,都坐覇王車,直到半年後「才感到羞恥」。
回想起這件事,我覺得這種不誠實的文化和我們的教育、生活文化有很大的關係。


從小教你騙到大
在台灣,我們稱工作為「騙吃(台語)」,如果有人稱讚對方:「你這份工作不錯喔!」時常會聽到對方回答:「沒啦,不過就是騙吃騙吃」。此外,我們常聽到父母一談起教養孩子的方法,便說:「囝仔嘛,就是要給他騙一下!」如果孩子哭了,也很少有父母願意瞭解孩子哭鬧的真正原因,反而時常會恐嚇欺騙孩子:「再哭,警察就來囉!」甚至更誇張地還會說:「虎來了,別哭!」可是台灣哪來的虎呢?這不僅是恐嚇孩子,用得還是虛假的謊言。

而孩童上學後,課本中同樣充斥我們的國土不僅及於中國還擴大到外蒙古等不實內容。加上不論是家庭教育或是學校教育,整個台灣社會都是以功利為導向,注重成績和競爭,幾乎可以說沒有任何一點誠實教育。於是多數的孩童在被欺騙的不安中成長,而後逐漸將欺騙、說謊視為理所當然。欺騙在文化中生根,人們就很難聽到實話,人與人之間也會缺乏互信。

難以欺瞞上帝
西方文化卻不同,自從羅馬帝國將基督教國教化後,基督教信仰和歐洲文化及生活已密不可分。雖然這並不表示西方社會就不存在欺騙。但大體上他們比較重視誠實的價值。這是因為在基督教教誨中,誠實是相當重要的德目。

由於基督徒相信上帝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無所不在,所以認為人的心思與所作所為都無法隱瞞上帝。記得有次我受瑞士白冷差會邀請前去訪問,那時正值寒冷的雪季,某晚我和神父前往觀賞歌劇,歌劇結束後神父開車載我回修院休息。我急著上洗手間,因此不斷催促神父開快一點,可是即使經過沒有紅綠燈的十字路口,神父也必定停車再繼續前進。我實在受不了了,忍不住抱怨:「根本沒警察也沒有人,為什麼不直接開過去?」神父聽完後居然生氣了,他把車開到路邊停下來,轉頭問我:「盧牧師,你是否相信上帝?」我當然回答是,他接著說:「那你怎麼說沒有人在看?上帝在看!」



 

本文亦見於2009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erenlai_cover_small/video_father.jpg|}media/articles/PastorLu_LiesRumors.swf{/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51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