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人籟

by on 週三, 28 四月 2010 評論

真的有「萬籟俱寂、無聲勝有聲」的意境嗎?在《聆聽心靈的聲音》這本書中提到,當萬籟俱寂時候如果用心聆聽,還是可以聽到不同的聲音──因為靠著想像,可以聽到大自然的聲音,再編織成心靈的幻想曲;那麼就是別人聽不到、自己聽得到的「天籟」了!事實上自己聽得懂、樂在其中,別人卻茫然無知,對自己而言,那也是一種「天籟」,如古詩中所言「此曲只應天上有」、或是「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他們感受到的,應該就是所謂的「天籟」。

 

 

 

那麼什麼是「人籟」呢?古詩中的形容更多,我最欣賞的是白居易的〈琵琶行〉,文中用各種詞藻來形容琵琶樂音的音色之美:

 

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流泉水下灘。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鎗鳴。

 

這麼美的音樂真如「天籟」;而從這「天籟」到「人籟」的是在詩中的場景和故事,這是白居易在潯陽江頭送客時聽到一位婦人因為和丈夫、家人別離所彈奏出令人感傷的音樂,也把白居易的離別傷悲的情緒激發到極點;他要求再聽一曲,之後使當時這位擔任江州司馬的詩人整個青衫都為淚所濕。這種「同理心」就當場的其他聽眾以及後來的讀者可能都心有戚戚焉,這就是「人籟」。

 

在我們世界裡有許多「天籟」,頂尖的知識、無盡的財富、閃亮的榮耀、顯赫的威權,對升斗小民而言,是仰之彌高卻又遙不可及「天籟」,而如果把知識用於民生,把財富給大家分享,讓榮耀歸於群眾,讓威權成為服務,那麼「天籟」就成了萬民的「福音」,或許可以稱之為「人籟」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在以往出家修行,遁入空門,深山中清香一縷,修的是「天籟」;而今天,師父入世來普渡眾生、救苦救難,這樣修得的正果,應該稱之為「人籟」。

 

在民主文明的社會,為政者、學者經常聽的是他們笙歌雅樂的「天籟」,而對芸芸眾生而言,有太多的「人籟」,像民生、教育、環保、節能等等議題,我們一齊來把它們編織成各種感人肺腑的樂章,也一齊來傾聽這許許多多的「人籟」吧!

 

 

攝影/夏晚森

 

 

 

本文亦見於2010年5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1_small

想知道更多關於本書的深入分析,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 訂閱全年份

banner

 

 

 

 

Han-Sun Chiang (江漢聲)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畢業,1982年獲中德文化交流獎學金赴德進修取得醫學博士學位,現任輔大醫學院教授與醫務副校長。除醫學相關論文外,另有六十多本一般著作,內容涵蓋文學、音樂、兩性、倫理教育等,為2005年金鼎獎得獎作家。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月 2008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82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