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雪使我清醒

by on 週三, 31 十二月 2008 評論
冬天的初雪不斷重來,沒日沒夜地下著,使時間歸零。

笨篤 撰文

夜色升起,明火同暗火升起,使我目盲,尋找希望的底色,卻沒有任何東西留著白天的幽深:顫抖的呼喚,隱約傳來的歌曲,門口以及窗口粉色、灰色、減了一分黑的邊框…如果您願意的話,愛上這樣的等待吧!
我的大窗,窗口赤裸,我看見夜的亮飾。耀目的冬天為夜的小火添加柴木,我的視野一片乾涸。我小心翼翼地轉過眼。談論無形的世界。或者,談些肉眼無法見到的事物。至少,談我們此刻看不到的。聽說大海近在咫尺,我從未發現這只是一種氣味。哀悼海,哀悼禮儀,我是否要聲嘶力竭?
鋼和海灣發出同樣的弧光,同是藍光,不同屬性的使者。兩者的雙曲線達到頂點時,本源增強著心志。我接受了預兆,我是被畫出的空間,或說是念頭。反覆的變奏凝聚物質,或說是想法,直到終點。至少這是鋼和海灣的閃爍長光確實訴說著的。
雪覆蓋我全身,清柔而寒冷。同樣凜冽而白色的天空在我上方。地平線荒蕪一片,散文詩低語起來,難以停息,溝壑滿溢。雪面下的漩渦和記憶重新攪動。銀河系的腹心被吸捲抽乾。
斜坡和地洞傾斜,垂直度被啃蝕,毫不寬容地曲身。生硬的黑,烏鴉貪婪地張口…雪總是下個不停。雪在夜間回歸,高高低低停息在我純淨的曲線上。雪使我窒息,燃燒著我。冬天的初雪不斷重來,沒日沒夜地下著,使時間歸零,使時鐘的指針倒轉。夜雪使我清醒。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05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