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不只是一種責任

by 王增勇 on 週三, 30 六月 2010 評論

一個人的失能就是全家人的責任,以平均家戶人口四人計算,目前台灣約有四成人口正承受長期照護的負擔;而讓照顧者在照顧他人時,也能擁有自我與尊嚴,則是社會與國家的共同責任。


失去自我的家庭照顧者

當一個照顧者,不只是身體上照顧一個人,更是在情緒上以被照顧者為生活重心,因此家庭照顧者的自我往往在長期的照顧過程中,被照顧者的角色消蝕。這種「沒有自我」的心理狀態在我從事居家照顧服務時最常碰見,我常看到家屬陪伴著羸弱多病的老人,訪談中家屬對老人的生活起居如數家珍地述說著,當我把話題轉移到他身上時:「那你自己喜歡吃什麼?」家庭照顧者往往頓時語塞、腦袋一片空白,彷彿記不起任何跟自己有關的事,只能馬上又轉移話題,轉而以告訴我們老人喜歡吃什麼來代替。

資深的居家服務督導都會有一個覺察,當我們家訪時,看到一個多病羸弱的老人,原本擔心老人不知可以活多久,結果沒想到,他身旁的家庭照顧者往往無聲無息地先走一步,因為家庭照顧者連自己生病都看不見,導致小病拖成大病。長久以來,家庭照顧被視為理所當然的責任與義務,但人口老化與婦女普遍就業,長期照護已經不是個人或家庭可以單獨承受之共同風險,照顧工作已經無法也不應再藉由強化傳統婦女之家庭照顧者角色,讓婦女獨自承擔照顧之成本。

一位55歲的婦女曾求助我們,她年輕時為了照顧中風的父親辭去工作,十年後她父親過世,她年邁的母親又不幸地變成失智患者,於是她又繼續照顧母親十五年,直到母親過世。當時,這位婦女已經55歲,錯失結婚的機會與發展個人生涯的可能。當她照顧父母時,她的兄長會每月寄錢貼補家用,但是當她父母都過世後,兄長就不再寄錢。結束25年的家庭照顧者生涯,這位婦女才發現她孑然一身:因為未婚,所以沒有家庭;沒有工作,因此沒有積蓄、更沒有勞保可提供老年經濟保障。我們想轉介她從事照顧服務員的工作,卻發現她的身體因為長期照顧導致坐骨神經痛,無法再勝任照顧病人的工作。這位婦女的案例雖然令人同情,卻暴露台灣對家庭照顧者的漠視。


照顧與被照顧都是基本人權

相對於一般人習慣將家庭照顧視為一種倫理責任,我們相信,無論是照顧家人與被家人照顧都是基本人權。對照顧者或被照顧者而言,應該是一種選擇,而不是義務。希臘文「doulia」(中譯為:照顧互助)是指當我們接受別人的照顧而得以生存與發展時,我們需要支持照顧者讓他們也得以生存與發展。對於照顧者,社會有使他們不因照顧責任淪於匱乏的倫理責任。這種照顧者免於匱乏的權利,被稱為「照顧者權利」(doulia rights)。這種支持照顧者的公共責任以及保障照顧者免於匱乏的權利,正是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對目前規畫中的長期照顧保險的期待。

對正在規畫的長期照護保險,我們期待能以「照顧責任公共化」與「家庭照顧有酬化」的原則,由國家與社會共同支持家庭照顧者,分擔他們的負荷,提供照顧者與受照顧者多元選擇,保障照顧者與受照顧者之人權,促進兩性平等和社會公平正義。

面對目前由家庭照顧者承擔超過八成以上照顧工作的現況,支持、維護與強化家庭照顧者照顧家人的意願與能力,才是長照保險應該正視的議題。透過長期照護制度的建構,讓家庭照顧成為現代台灣家庭可以實踐的理想,而不是不可承受的重。


攝影/*嘟*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3_small

想閱讀更多本月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一月 2008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81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