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流感來了─公衛體系武功已廢,如何防疫

by Mei-Xia Chen on 週三, 20 五 2009 評論
本文亦見於2009年6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
H1N1新流感疫情在全球造成恐慌,曾經過SARS「洗禮」的台灣,如今是否更有能力對付傳染疾病?面對疫情,我們真正該擔憂的是什麼?
----------------------------------------

站在防疫前端的公衛體系
H1N1新型流感疫情來勢洶洶,勾起人們2003年SARS肆虐的慘痛集體記憶。許多人問:萬一新型流感在台灣大流行,當年人心惶惶、社會無所適從的亂象會不會重演?經過整整六年的磨練增進,今天台灣是否能應付新流感的大流行?

SARS、新型流感或任何其他傳染病,都是公共衛生的問題。為成功防治傳染病,公衛體系必須及時做好比醫療還要更前端的、與社會力量結合的、有組織的社區防疫、衛生教育、疫情監測通報、調查、檢驗、居家隔離等等預防性防治工作。

前端的防治工作若沒有做好,末端的醫療工作就會異常沉重。2003年SARS肆虐台灣之時,公衛體系無法及時防治,其根本原因乃在:台灣公衛體系已經廢了原有的武功,它輕公衛重醫療、過度醫療化,醫療部門過度市場化及私有化。

那麼,台灣的公衛體系在過去這六年中,是否已經恢復了它失去的武功?


輕公衛重醫療
首先,許多的變化顯現,「輕公衛重醫療」與過度醫療化的問題不僅沒有改進,實際上是不斷惡化。

在SARS流行之前,台灣投入醫療保健的五千多億資源中,僅有3%用在預防性公衛工作,其他90%以上都花在醫療。2003年SARS流行後,經費比例稍微上升到將近5%,但是之後又逐漸下滑:2007年,台灣投入醫療保健的經費多了將近八千億,但還是只有3%左右是預防的經費。

2003年台灣的醫療人力是公衛人力的三十三倍,而2007年增加到三十六倍!因此,無論在經費及人力資源層面,兩者簡直有如侏儒與巨人!公衛體系最基層、最前線的機構──衛生所,這幾年來雖然業務繼續增加,人力及經費卻不增反減。


過度市場化的醫療產業
其次,在醫療體系過度市場化、私有化方面,問題亦是變本加厲。2003年之前,私立醫院無論是醫院數、病床數或醫事人員數都高高凌駕公立醫院,這個差距在2003年之後繼續擴大;財團不斷的投入醫療產業,謀求利潤。

而國家給與公立醫院的補助額不斷的大幅下降,逼迫公立醫院自負盈虧,必須與私立醫院爭市場、搏利潤。結果,公立醫院形同私立醫院,政府甚至乾脆將許多公立醫院委託給財團或私立醫院經營。

SARS的經驗告訴我們,私立或是市場化的醫院以利潤為考量,而非以社會大眾的健康維護為考量。在SARS流行期間,私人醫療院所為維護其利潤而不接受疑似病患,或隱匿疫情,對防疫工作造成很大的阻力。

以此觀之,我們對於台灣應付新型流感的能力,真是無法樂觀。誠然,有關當局對此次新流感威脅的反應十分敏捷,他們的努力與辛苦有目共睹,而且台灣社會經歷了SARS與禽流感後已經變得比較成熟。但是,如果上述體制性問題沒有真正改進,我們實在擔心現有的公衛體系,無法從容應付新流感的大流行。



更多關於新流感,請看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ChenMeiXia_swineflu.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14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