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我曾到过汶川

by John on 週三, 25 六月 2008 評論
五月十二日下午两点半左右,四川发生大地震,霎时,在成都楼层室内感觉摇摇欲坠,酒瓶落地摔得粉碎,书橱应声倒塌,厨房乒乒作响,小区内人心惶惶,处处传来凄厉叫声,聚集相互询问,个个惊慌失措,一脸狼狈。校园里、街道上群众奔驰,集聚走避,马路上交通几乎瘫痪,而通讯又一时中断,尤增诡异恐惧气氛。
到了晚上,通讯传递,才知道震央位置在距离成都市北区近一百公里处的汶川县发生八级强烈地震,天崩地裂,楼层倒塌,或震为平地,瓦砾残骸,一片哀号,瞬间数千名无辜老百姓伤亡;随著时间推移,死亡与失踪人数节节上升,令人不忍卒睹!

去年夏天,我校学院与香港城市大学师生曾经组织捐书活动到汶川草坡中心小学。记得那一天学校刚结束期末考试不久,我们共同坐了两部大型巴士由校园出发。一早七点多集合完毕,约八点钟开车。当经过都江堰后,巴士开始爬坡往汶川方向行进,进入藏区阿坝州,则沿途崇山峻岭,林木森森,顺著羊肠小径蜿蜒曲折而行,到处可见峡谷断崖,司机小心翼翼放慢车速,不敢加速超车,因为有任何的闪失,都可能坠落翻覆,魂断命丧。
山坡路很狭窄,曲折多弯,在最逼仄处,仅能容一车身行驶,因此,遇有前方来车相错而过,还必得缓缓调整挪移,才能顺畅通行。
我们几位师生在车座后排聊天唱歌,真是愉快。一路上又谈到抵达藏区小学要怎麽样鼓励那些小朋友等等,心情无限的好!
不久,车子突然停住不走了。原来前方不远处有巨石坍方,路面正在抢修中。不确定何时才能够恢复畅通,于是大家纷纷下车伸伸懒腰,透透空气。折腾了近两个小时左右,才又继续往目的地行进。
到了中午十二点钟过后,总算才到达草坡中心小学。这是一所人数只有一百多人的小学校,校长特别介绍启用不久的新教学大楼,还有一栋正在建筑中,预计几个月后也能使用了。
车子开到校门,把一捆又一捆的新书搬下车,运往校园升旗台上,早已有小朋友激动地列队欢迎我们。他们手舞足蹈,开心极了,个个眼神灵活,看著这批批打包完好的新书。我特别注意到他们的眼睛紧紧盯住很久,流露出喜悦、羡慕的目光。当我们要把书籍搬进办公室时,有几个小朋友还争先恐后自动说要帮忙。但他们的个子太小了,根本不可能帮上忙,而为了他们有参与感,还是让他们一起来吧。
后来,校长与多位老师说,这些小朋友有的在早上七、八点就来学校等候了。到了九点多、十点左右,还不停地问怎么还没有来呢。可见,这些小孩多么喜欢我们去看他们!
一直到午后一点多,把整个赠书仪式完成,大家才想到该吃午餐了。
起先这些学生有点腆腆,要他们来拍照合影,还互让半推一番,窃窃私语。
有个三年级的小女孩长得很漂亮,我会注意到她,是因为她的装扮比较特别:留著一头乌黑亮发,头上别著二朵小花,两耳挂著一对银白色耳环,在七月艳阳照耀下,尤显得夺目亮丽!我当时还半开玩笑说,所有同学都没有戴耳环,为什么你这么爱漂亮戴耳环。她反应很快,立刻说她是少数民族,全村的女孩从小就人人戴耳环,如果不戴才奇怪呢。我打从心里暗暗称许,她的回答真好,得体又合乎实情。与他们合照了几张相,带著依依不舍的心情告别。

没想到,这竟是一次永远的诀别!

一位参加那次捐书活动的同仁给我回复短信:“我在哭不能再跟我讲香港的同学也在问”,没有任何标点符号,我能够感受其心情。一位参与的大三学生说:“只知道那所小学已经不在了”,另一位学生说:“那个据辛老师说草坡中心小学已经坍塌了……确实如此…… 不过天地不仁……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没说完,掩面而哭。

摩挲著相片,天真无邪的笑容挂在脸上,尤增悲怆,使人不忍多看。生命如纸薄,何其脆弱也!

九年前台湾九二一半夜大地震,我幸运地逃过一次劫难:在玻璃橱柜倒塌前,我被地震摇醒,本能反射用手臂去挡,玻璃碎片划破前臂,左手血流如注,急送医院缝了二十一针,留下一道长长的弧形伤疤,迄今回忆,犹有馀悸!

今年在成都经历大地震,往后几天,馀震连连,天天在半夜惊醒,果是真实状况。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谁也不知道。

昨天下午上课,在黑板上写上李白〈剑阁赋〉:“咸阳之南,直望五千里,见云峰之崔嵬。前有剑阁横断,倚青天而中开。上则松风萧飒瑟蔚,有巴猿兮相哀。旁则飞湍走豁,洒石喷阁,汹涌而惊雷。送佳人兮此去,复何时兮归来。望夫君兮安极,我沉吟兮叹息。……”,也抄上〈蜀道难〉部分文字:“迩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颠,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勾连”,“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虺,砰崖转石万豁雷,其险也若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跟学生讲这两首诗的意思,并以今日汶川的地形为例,说明为何地震无法立即有效抢救,必须要动用直升机空投与伞兵跳伞救援的原因。去年我到过汶川,李白这种描述是毫不夸张的。

我看到学生边抄写边听课,眼眶红红的,我不忍讲太久……。

我只恨,我只恨,我只恨,我太愚钝了,要牺牲这么多人的生命,才能完全读懂李白的诗歌,而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


谨以此文敬悼五月十二日大地震丧生的同胞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晚于成都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Wuchinfa_sichuan.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7641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