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的行動拼圖

by The Hongmao Harbor Culture Association on 週五, 30 十一月 2007 評論
藉著投身海外服務,許多青年開始認識亞洲。
他們接受文化衝擊的洗禮,卻也驚覺於自身對於改善社會的無能為力。
作者邀請年輕人以更開放、自省的心態展開探索,在行動中創造亞洲新未來。

【賴樹盛 撰文】

許多人問我:為什麼當初選擇來到泰緬邊境?我的回答是:當時我只是選擇了亞洲,而泰緬邊境卻給了我機會瞭解亞洲,認識世界。
離開大學校園進入職場兩年後,由於嚮往海外異文化的生活,我前往蘇格蘭參加語言課程,並以自助旅行方式待了將近半年,耗盡了帳戶裡所有的積蓄。這趟一九九九年世紀末的旅程,促成我日後前往歐陸進修,並結識許多來自亞、非,以及長期在亞洲工作或旅行的歐美朋友,才驚覺自己對亞洲的陌生。課業結束後,我因緣際會來到泰緬邊境擔任國際志工,繼而從事援助發展工作,至今已將屆五個年頭。

從泰緬邊境 走進亞洲

泰緬邊境的邊陲小鎮,有著來自中國與印度的經濟移民、自緬甸逃難而來的難民、世界各地的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更有泰國境內的各式族群。湄公河孕育了中南半島各國的富饒土壤與豐富人文,海峽的彼岸連結起包含台灣在內的各個海島國度。這幅疆界延展的圖象,提供給無數人們參與和實踐的多樣舞台。
在泰緬邊境從事服務工作的過程中,藉由難民(refugee)和移民(migrant)的產生背景和流離狀況,我開始探索亞洲民族之間或國家內部的爭戰衝突,逐漸了解這大陸塊與眾多海島上的人群,長久以來早已交流著相似的文化元素,共享著相同的自然資源,彼此競爭影響,卻也相互依賴而生存。
二十世紀後期,國際流動資本在亞洲聚集,劇烈的人口流動,日益擴散的全球化更促使亞洲持續地改變。文化傳統促使亞洲秉持著包容內蘊的態度,而外來衝擊又讓亞洲對於多樣文化懷抱開放的胸懷。擁有悠久歷史的亞洲,在近代經歷著殖民、戰爭、衝突、移民、合作等多重激盪,促使她呈現出一種既古老又青春的面貌。

海外志工旅行 蔚為風潮

許多亞洲國家不斷地進行著政經制度改革,城市的擴張伴隨著各項發展,而部分國家戰後世代的勤奮努力不僅改善了現狀,更為其子女們創造了追尋夢想的資本。這些新世代的亞洲青年由於較無經濟壓力,金錢和物質無法滿足其興趣,他們對於未來雖然懷抱想像卻又充滿不確定感。因而,越來越多青年選擇利用在學假期或工作替換之際,前往發展中國家參與服務活動,逐漸在亞洲各新興國家形成另類出走風潮──志工旅行。
根據筆者的觀察,台灣青年擔任志工前往海外服務,從早期的民間團體組織持續辦理的志工派遣活動,到後來公部門的資源投入和媒體的報導效應,這股風潮逐漸擴散至學校社團或個人,服務足跡廣及印度、泰國、越南、菲律賓…等各國。
然而,在相關文宣或媒體報導中,常可見到「青年參與海外志願服務活動,可拓展全球視野之思維行動,增進台灣與國際社會間之接軌交流,並有助於公民社會的發展與落實」這類論調。但,在為期數週或數月的志工旅遊活動,青年是否真如許多文本中所標榜的,能培養出國際觀並拓展全球視野、接觸在地文化、學習謙卑並尊重文化差異?而在海外服務活動結束後,這段經驗真正為青年帶來了什麼樣的意義?

服務結束後的自我詰問

筆者在泰緬邊境服務的經驗中,多數志工皆表達出對於亞洲貧窮的角落感到驚訝和難過,雖然仍無法清楚解釋出它背後的社會性結構議題,對於企圖改變世界亦感到無能為力。並且,他們無論在海外停留多長的時間,多數終究會回到自己生長的土地,繼續自己的學業或投入職場。因此,青年的態度常轉而對自己過往「視為理所當然之現象」展開自我提問,質疑自我對於資源的輕易浪費、對於文明社會慾望的無限膨脹,以及對於公共事務參與的冷漠,進而引發了自我對話的過程。一位來自台灣大學的志工曾經提及:
「(亞洲的)多民族、多文化、多宗教,許多見聞和經歷都是我前所未有的學習和體驗,很多東西是不一樣的,讓我練習敞開心胸,避免自我本位的思考模式與觀點…。我能做什麼嗎?我在做什麼呢?來到這個地方,我們用自以為是的方式,表達自以為是的善意,那樣就是服務嗎?我常常想起這樣的問題…」

接受衝擊 重新思索

另外,由於身分差異和不平等狀態的衝擊,許多青年志工常提起「自己身在福中卻未惜福」的感慨。並且,身處於第一線服務的田野場域,促使青年志工從原本的「旁觀者」成為思索力行的行動者。在海外接受文化衝擊和洗禮,青年也得以與當地社區產生更深層的接觸。
然而,當青年身處於文化歷史錯綜複雜的服務地點,接觸與自己經驗背景截然不同的人群,有時亦會出現價值衝突,發現過往所接受之教育和訓練並無法全然適用,但此困境同時提供了不同的觀察角度和思考契機,促使青年志工開始自我思索「服務」、「付出與接受」的真義,以及行動之「供給與需求」的深層思考。尤其是當青年發現自己無法帶給當地真正的幫助,並了解到爭戰衝突和貧窮的根源,並非一己之力與短期介入便能改變的。
返觀台灣,關於國際志工與海外服務的文本,彷彿是篇「國王新衣」的童話故事,仍充斥著浪漫動人的慈善語言,鼓吹著鄉愿式的善行無私,反倒隱含並滋生著我族中心主義的優越心態,這些對於青年的自我探索發展並無所助益,更遑論藉此培養出真正的國際視野和人文素養。

在行動中創造新亞洲

海外服務的場域,即是亞洲各國青年最佳的交流平台,藉由彼此的互動,檢視自我社會、理解亞洲區域,並探索全人類社群。例如,在投入服務的地區,我們常可以看到:緬甸難民青年雖然生活在顛沛流亡的環境,仍把握有限學習機會努力地充實自我,對於國際情勢和亞洲民主化運動的掌握理解,充分展現著堅毅性格與真誠實踐;歷經戰禍殺戮的柬埔寨,人們的身心所受的殘害,更是外人難以想像估計,但失去教育機會甚至歷經親人喪生的柬國青年,仍利用各樣機會自學英、日、法等外語,奮力地踩著三輪車爭取觀光客的服務酬金來改善家境;擁有極佳的多語言能力和異文化經驗的馬來西亞人或菲律賓人,藉由社會內部競爭壓力或蓬勃公民參與活動,更在國際機構和外商企業上展現優秀的工作成果;香港青年長期關注國際貧窮議題,不僅採取積極倡導觀念和採取行動,並長期進入中小學校園深化國際關懷的厚實度…
筆者認為,國際志工旅行可作為青年實踐行動的選項之一,但在文化接觸和體驗方面,必須學習如何保持自覺,並秉持平等誠摯的態度對外溝通,才能創造出真正理解差異性的存在,並且彼此分享著經驗相同的共鳴,在更公平對等的平台上競爭且合作。同時,亞洲新世代在互動過程中持續進行深度反思與內在對話,才能在自我探索的過程中重新檢視生命經驗,進而提出觀念調整和價值形塑的內化,以厚植起適應時代變化的能量,並共同耕耘踏實穩健的未來。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eingAsian_action.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二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目前有 408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