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的依戀與基因食物

by Claire on 週二, 21 十一月 2006 評論
談到吃,事實上談到的是一個文化如何面對身體與精神的問題。

從高雄到北京,四處林立的摩天大樓每每讓人想起紐約的曼哈頓,麥當勞的看板也成了各個城市的標誌。台北人可以享受川菜、溫州餛飩、日本生魚片、法式烤蝸牛、韓國石鍋拌飯。今日飲食已經全球化。然而,吃是文化的要素,歸屬感的一部分,也是情感的依戀。談到吃,事實上談到的是一個文化如何面對身體與精神的問題。
華人社會看待身體和畫山水的態度是相通的。約在西元五百多年的時候,南齊謝赫在《古畫品錄》提出欣賞人物畫的六個方法,其中占第一個準則就是「氣韻生動」,後來謝赫六法廣泛運用在山水、花鳥等題材上。唐朝畫家張璪說道:「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畫家感應整個宇宙的真氣,畫出一個自己創造的小宇宙。
傳統中國醫學也把身體看成一個自給自足的小宇宙,就像畫家創造一個可臥可遊的山水天地:兩者都重視陰陽、虛實以及氣的流動。若要談國畫與人體的關係,也許可用鍾嶸在《詩品》所談到的:「氣之動物,物之感人,故搖蕩性情,形諸舞詠。」由外而內,人感悟到外在環境的真氣,因此搖晃自己的身體、跳起舞來,就像畫家在紙上畫出氣韻的流動。面對真氣的源源不絕,畫家以「靜」來體悟,而我們的身體也希望隨時回到氣的平和狀態。
陳九如編著《黃帝內經今義》,編者在其中下了一段小結:「人體在正常的情況下,機體機能不但保持內部的平衡,也與外在環境取得協調統一,所以疾病的產生簡單的說就是由於陰陽失調。」實際上,這些論述不只是書中的理論,更是我們的生活習慣與面對生活的態度。我們常說:「我心情不好。」意思是說,我因為某個外在事件,失去了內在的平衡,而且我目前找不回自己的平衡。讀者若接觸過國外的文化,遇到過外國老師或是朋友,難免總是會被問道:「你最喜歡的嗜好或是休閒活動是什麼?」許多台灣朋友往往很直覺地回答:「睡覺。」然而,這個答案卻讓台上教授外國語的老師或是身邊友人的臉上寫滿錯愕,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睡覺這般無益於知性成長的活動,竟然可以成為一種休閒。對我們來說,睡覺是找回自己身體平衡的方式,因此在正常的活動如工作、讀書、整理家務之外,那是把累補回來的活動。同樣的,我們也很怕人「哭」,哭與個人自我實現比較搭不上關係,「哭」多半是心亂的表現,也是感受是否深刻的指標。
就這樣,我們不斷希望找回內在的氣的和諧。傳統國畫中的和諧之氣若用造型藝術來表達,那應該就是中央有孔的圓形玉器,我們稱之為「璧」,我們看到就會忍不住走近欣賞,對我們來說這樣的圓滿光澤是最美的。
只要有一點點不飽,我們就會感到不安,因為那就像一個圓有了缺陷。於是,我們就會想要吃點東西,回到「飽」的狀態。當我們說:「我好餓。」時,可能只是沒吃零食而已。當然,日積月累,肚子也就越來越圓。過度彌補缺陷反而造成暴力。
我們要小心「吃得過飽」給自己身體所造成的暴力。此外,我們在這一期探討吃對社會、自然環境造成的暴力。再者,我們希望與大家分享基因食物究竟帶來了哪些問題與挑戰。在新的世紀,傳統疾病帶著強大的抗藥性捲土重來,人類必須重新面對沈寂已久的疾病如肺結核、鼠疫。當基因食物這般看似完美的食物逐漸攻占人們的餐盤時,華人社會實在必須冷靜以對。

【人籟論辨月刊第4期,2004月4日】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Edit_Harmonie_ct.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一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39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