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夢考驗科學想像力

by Claire on 週日, 08 十月 2006 評論
複製人快來了?聽起來好像很誇張,但是就目前科技的發展來講,那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人複製了羊,複製了小動物,什麼時候會複製人類呢?一旦我們真的可以複製人,那麼到時會引發什麼樣的道德錯亂、文化問題、人類學領域的爭議以及科學精神的質疑?每個文化藉以定義人文、本性、婚姻與家庭的方式是不是就要跟著改變?我們要怎樣重新思考生命?
我們不要忙著被嚇壞。大家都知道第一隻被複製的動物桃麗(Dolly)一九九七年在英國愛丁堡的實驗室誕生,活了六年七個月。這個實驗室採用成熟的體細胞複製哺乳動物,也就是說從一隻成年母綿羊的乳房提取乳腺細胞,將細胞核植入一個剔除細胞核的空卵子,經過融合、分裂、發育成胚胎,再移植到另外一隻羊的子宮內發育成羊。因此,桃麗細胞核的染色體和桃麗媽媽細胞核的染色體是一模一樣的。當然,如果成熟的體細胞取自雄性動物,或者取自其他類別的動物如老鼠、豬、牛等,也會產生同樣的結果。
所謂複製就是將成熟個體做到單性生殖,植物的複製在植物界來說是司空見慣的,然而動物呢?人呢?如果動物的複製能夠做到成功,是不是我們就可以進入「複製人」的階段?事實上,複製動物所遭遇的困難與挫敗,給予複製人的議題帶來了許多省思。目前我們仍然沒有國際法來規範生命倫理的諸項事宜,也沒有國際法來限制各國家單位及私人企業的資金投注。在此我們就複製人類舉出三個值得注意的警訊:
第一、談到複製,有一個重要的條件,那就是必須把大量的卵子植入子宮,目前桃麗羊的成功比是一比兩百七十七。若要人體實驗成功,不是讓很多人淪為代理孕母嗎?這樣算是尊重人的表現嗎?
第二、如果真的可以複製人,是不是只有所謂的菁英能夠被複製呢?還是要根據什麼樣的法則來作為複製的標準?
第三、第一隻複製羊桃麗英文名字的字面意思是布娃娃,那些創造者有沒有想過,被複製者不就是被當成布娃娃或是布偶一樣受人擺弄。複製人若出現,他或她還會是一個自由的人嗎?
以上提出的問題幫助我們落實這一期的專輯內容。從這些問題開始我們可以繼續追究:活體的基因控制是否有公共倫理的法則來加以規範?面對新科技,我們需要的是生命倫理上的反省與創見,而不是一味反對或是恐懼,這樣人類才能夠順利地掌握命運,成功跨越每一個新階段。然而,如果我們任憑科學自大及利益投機任意妄為,我們就會失去人性及自己的本性。談到複製不免會觸及許多技術問題,而且往往令人感到震驚與錯愕,但是這個問題與每一個人息息相關,誰也無法置身事外。

【人籟論辨月刊第6期,2004年6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_003 copy.jpg_ct.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一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08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