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十年?

by on 週日, 27 十二月 2009 評論

德国《明镜周报》(Der Spiegel)形容过去的十年为「失落的十年」(The Lost Decade),美国《时代杂志》(Times)则称之为「十年炼狱」(The Decade from Hell)。这第二个标题或许比较切合美国观点(2000-2009对美国来说确实十分艰困),但前者所采用的标题却更能适切表达过去十年间的世界局势:以宣告千禧年目标、充满希望期待起始的十年,最终却以茫然混乱收场。

的确,检视世界社群在2000年宣告的目标,鲜有成效可言:包括提供全体人类水资源、普及初等教育,或对抗遍及全球的贫穷境况等。相反地,恐怖主义、战争、传染病和天灾占据了大部分的日常新闻。新世纪遇到的是更多冲突与创伤,而非迈向稳定与和解。


实践善意并非易事

然而,有些方面毕竟还是获得一些吊诡的进展。想想2009年发生的事,这一年确实不如2008年「可观」。2009年一月,欧巴马已当选美国总统,入主白宫;北京奥运成为过去;金融危机开始被大幅报导;四川和缅甸人民依然在悼念巨大天灾的死者。就许多方面而言,2009年是反省与回应的一年;这一年,全球社群终于更深刻了解到他们面临的挑战规模,并企图寻求共同的解决之道。面对金融和环境危机,各国透过某种程度的协商,在稳定局面和永续经营上有所进展。然而,于此同时,过往积习依然存在(是的,红利再度涌入贪婪银行家的帐户),而且我们尚未进入结构性改革的年代:我们仍在试图修正,而非重新规画经济与国际关系体系。欧巴马政府的成就与挫败,是目前这段时期的绝佳写照:它拥有许多善意,努力筹谋计画──但要实践却极为艰钜。

然而,在进入下一个十年之际,让我们展现些许乐观。在创新举措、累积资讯交流和协调改革压力上,公民社会较从前更加意识到自身可扮演的角色。接下来的十年,或许会是管理模式新典范成形的关键时刻:这种模式并非由上至下,而是透过社会、教育或国际组织、企业和政府间有系统的互动而成形。诸如新能源、微型贷款、另类融资、妇女教育或建构和平等领域的挑战,已经显示出改变可由民间做起;而且假若能有效规画、广泛沟通,初步计画当可产生雪球效应。让我们期盼,下一个十年不是「可观」的十年,而是深层改革──尽管不会立即见效──进一步见证国际社会成熟转型的时期。同时,也让我们以凝聚的力量,取代不切实际的梦想,尽其所能达成目标。


绘图/笨笃       翻译/林天宝

本文亦见于2010年1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No67_small 想知道更多本期的评论,请购买本期杂志!

您可以选择纸本版PDF版

海外读者如欲选购,请在此查询(纸本版PDF版订阅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10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