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中的自我危機──說謊的心理機制

by Hao-Wei Wang on 週六, 19 九月 2009 評論
攝影/Emilio Labrador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10月號《人籟》月刊


----------------------------------------
人為何說謊?說謊是解決問題,還是製造問題?
擺盪於謊言與事實之間,真與假的界線也益發模糊,此時又該如何自處?
----------------------------------------

說謊是自我保護的捷徑
每個人都說過或大或小的謊言。隨著原因不同,每個說謊者內心面對說謊產生的壓力也不盡相同,而最極致的謊言是連說謊者自己都信以為真。

說謊就像是包著糖衣的毒藥,它能輕鬆化解困境,但同時卻也帶來宛如毒藥一般的罪惡感。在第一個謊言即將說出口的當下,人的內心會去分析說謊與誠實的成本與代價;一個小小的謊言就能輕易解決眼前的困境,讓我們短暫地從尷尬的矛盾中逃脫。但是謊言不僅有被拆穿的可能性,更令人擔憂的是被戳破後那赤裸裸的窘境、眾人鄙夷的眼光,令我們極端難堪。於是,當人不斷擺盪在誠實與說謊之間,內心的掙扎變成了所謂的罪惡感。可是,倘若第一個謊言順利過關,第二個、第三個謊言就會悄然成形,甚至逐漸變成一種習慣;一旦謊言到達潛意識,那麼說謊者就不會再感受到任何罪惡感。

大部分人說謊的原因是為了保護自己、逃避責難,只有少部分是侵害別人,甚或透過說謊獲得私利。保護自己是人的本性,從孩童階段起,我們就已經開始透過說謊來爭取生存的空間。最常見的是對長輩說謊以逃避被責難的壓力。此外有些小孩生活在兄弟姊妹眾多的家庭中,或是父母特別忙碌的家庭裡;他們自幼便非常會察言觀色,以避免在錯誤的時間點惹父母生氣,甚至必須要透過說謊才能獲得更多的關
心。


孩童說謊以掌握世界
其實小孩子說謊是很普遍的行為,約莫七成的學齡兒童都曾經有說謊、偷竊的經驗,但幼年時期的說謊並非全然罪不可赦,有時也是成長必經的過程之一,所以其實不必過度擔憂會發生「小時偷摘瓠,長大偷牽牛」的情況。過去曾有研究從較抽象的心理層面解釋,發現小孩子之所以說謊,是因為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曾經以為媽媽的懷抱就是全世界,他不需要擔憂太多;但是隨著與外界的接觸越來越多,他發現世界原來並非如同自己想像,於是開始撒謊偷竊,試圖藉此掌握外在世界。這時如果他察覺撒謊偷竊的代價很大(譬如被父母師長責罵),他便會逐漸轉向另一個擁有世界的方法,例如認真讀書去贏得想要的東西。相對的,倘若一個小孩從小就循規蹈矩、從不說謊,他可能反而喪失了想要懷抱世界的欲望,害怕被孤立、不敢要這個世界。太容易滿足於自己現有的事物,某方面來說可能會抑制小孩子的成長。


在網路上操演謊言
然而,當我們成熟懂事、能分辨是非後,偶爾還是會面臨該不該說謊的煎熬時刻,尤其是在目前這個說謊變得越來越容易的社會中,謊言不僅被重新定義,真實與虛假的界線更是模糊地令人感慨。在過去的社會,由於人際關係的重疊性很高,所以說話的內容很容易被驗證,謊言也因此容易被拆穿。但是現代社會的人際關係越來越疏離,加上缺乏傳統人際網路驗證的狀況下,說謊變得輕而易舉,甚至可以透過網際網路「練習」說謊的內容。由於網路的虛擬身份缺乏重複確認的機制,使得許多人可以在網路上說謊而不必負責,即使謊言被戳破,網路的匿名特性也降低了說謊的成本,只要在網路上重新註冊、換個身分,立即又可以開始一段新的人生,跟過去的自己疏離。



想知道王浩威如何探討謊言背後的心理機制,請看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WangHaoWei_selfcrisis.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目前有 3129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