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真實——電視機為何對你說謊?

by Yin-Hui Zhang on 週日, 06 九月 2009 評論
攝影/Dean Leu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10月號《人籟》月刊


----------------------------------------
若說台灣的新聞節目僅僅是一場實境秀,或許言過其實,但千萬不要輕易相信你眼前看見的事物。你看見的很可能是一個劇場:虛擬的剪刀穿梭,由細線操縱的人物演出預先決定的腳本。最糟糕的是,這場戲的導演不知道自己想呈現什麼。
----------------------------------------

任何一個略具懷疑精神的觀眾,可能都曾經對新聞報導的可信度感到不安。但我們卻生活在這樣堪稱奇幻的景象裡:接近百分之一百的電視覆蓋率、七家新聞電視台、一百個有線電視頻道、兩百個廣播電台、兩千多份報紙、和四千份以上的雜誌(資料來源:行政院新聞局資訊網),擠在只有兩千三百萬人的小島上。這意味著我們正在經歷一些不可思議的世界之最:全世界密度最高的新聞頻道,以及全世界密度最高的SNG車。

或許台灣人很難想像,遠比台灣幅員更為廣大的美國只有三個純新聞電視台,英國也是三個,日本則是一個也沒有。必須負擔高額衛星轉播費用的SNG車無論在哪都是稀有的資源,但對台灣來說則不然:兩千三百萬的人口便擁有八十二台SNG轉播車,遠遠超過日本1.2億人/71輛、香港700萬人/1輛、韓國4800萬人/40輛、印度10億人/300輛。

「資訊爆炸」這個詞套用在台灣現今的景況上,或許根本不是一個誇飾的說法;但令人失望的是,極度的競爭並沒有帶來更好的品質。新聞造假時有所聞,腳尾飯事件、總統大選轉播灌票等前例使人們質疑自己眼睛看到、耳朵聽到的東西。在這樣的氣氛下,批評媒體似乎是一件輕鬆容易而且政治正確的事情。然而到底是什麼讓我們陷入如今的處境?


謊言製造者
「為了收視率」,傳播媒體堂而皇之地生產謊言,而且很快就原諒了自己。某些媒體從業者認為,說謊是生存的必要之惡。我曾親耳聽到某新聞台某位組長在一堂擠滿新聞所學生的演講課上,滔滔不絕地解釋,2004總統大選轉播時灌票灌到爆表不是他們的錯。「因為跟其他電視台比起來,我們灌得不算最多」、「收視率很現實,你數字跳得不夠快,觀眾就轉台了。」

「我們沒有錯,因為大家都這麼做」、「我們沒有錯,因為觀眾愛看,我們提供他們想要的東西」,這樣的邏輯是傳播媒體界最常使用的辯護,而這背後的潛台詞便是:「為什麼我們媒體說謊?因為你們消費者喜歡被騙」。這基本上是一種雞生蛋、蛋生雞的論證,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究竟是媒體內容決定了觀眾的品味,還是觀眾的品味決定了媒體內容。這樣的觀點或許落實了某些學術理論對大眾文化的看法:「市場性」與「商業化」對任何文化而言都是一場悲劇;因為普羅大眾(也就是消費者)傾向於接受庸俗的產品和訊息,如此最終將導致高雅文化的式微。

或許我們應該先拋開悲觀又高傲的理論家,先來看看為何媒體工作者會如此輕易原諒自己的謊言:跟大多數的年輕人一樣,許多媒體工作者剛從學校畢業時都充滿理想,但進入職場後卻要處理各種不得不妥協的情況。起初他們很惶恐,但日子一久便逐漸麻痺,一點一點撕去自己理想的表皮,學會面對最不願意接受的真相。

我有一位朋友在電視台擔任外電新聞編譯剪輯的工作。她的主管不停退掉關於戰爭跟國際情勢的稿件,「給我刺激的畫面!給我有趣的東西!」她被要求搜尋關於中國生出三隻腳的雞、或者落雷擊斃伊朗的一群羊這樣的新聞,更不斷被要求剪輯出造假的精彩刺激畫面。有些新聞僅僅來自一則簡短的外電,要是沒有畫面怎麼辦?主管告訴她:「去捏造它。」最後,觀眾看見的是波灣戰爭的爆炸畫面,配上內蒙草原的羊群,但旁白朗朗訴說著:「今天伊朗某處高原的羊群意外遭落雷擊斃」。這就是一個記者如何變成謊言製造者的過程;她知道「應該」報導更重要或更有意義的事情,但是她的主管認為那不夠「有趣」,不足以吸引觀眾的目光。



想知道張茵惠對電視媒體生態的進一步分析,請看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更多關於作者
張茵惠的部落格【星光詠嘆調】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zhangyinhui_momentofreality.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目前有 311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