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糧的那一天

by Shufan on 週三, 30 四月 2008 評論
飢餓,將不再只是未發展國家的問題,而是全人類都必須面對的嚴峻考驗。

方嵐萱 撰文

過去一個月間,各地不斷傳出因為糧食與物價造成的動亂,如泰國米價三個月內翻漲兩倍;埃及首都開羅民眾群起上街頭抗議物價一個月內飆升兩倍;中共總理溫家寶最近則頻頻至河北省考察春耕情況,同時對內強調「有糧則安」,不過香港已經出現搶糧情況。海地首都太子港數千人上街示威抗議,主因也是物價高漲。菲律賓總統艾若育則宣布:「任何人被發現偷人民稻米者都將被送進監牢」。
台灣白米價格一年來漲幅約為一成,三月政府釋出公糧價格回穩,但小麥、大豆、飼料玉米等雜糧主要都來自進口,因此麵粉、食油、畜產品價格不斷上升。而最新消息指出,高糧價的情況將持續十年以上。
這不是突然發生的狀況,去年美林證券報告便已指出小麥、稻米及玉米等穀物全球庫存只夠滿足全球人口六十天的需求量。聯合國糧農組織同樣提出警告:「全球糧食存量為過去二十五年最低水準。」有些人將其歸咎於崛起中的印度象與中國龍,這確實是缺糧危機的主因,但缺糧的隱憂其實早在邁入全球化、乃至更早的工業革命開始時就已踏上這險峻的陡坡。
工業革命開始後,以及隨後而起的全球化浪潮席捲下,國家疆域模糊了,人員、物資來往呈倍數成長,尤其跨國公司及全球性的生產網絡亦發緊密時,看似壯闊的世界市場儼然成為資本主義者的天堂。不論身在何處的世界公民們,似乎只能夠驀然接受這不公平的經濟結構。而自工業革命開始人類毫無節制破壞環境與生態的作法,成了毀滅人類棲息地的主因;地球天然資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神話,亦隨著不斷攀升的油價幻滅。為了解決能源問題而興起的「生質能源」推廣計畫,反成了缺糧的幫兇。美國的玉米、巴西的甘蔗、東南亞的橄欖油,這些原本計畫解決能源問題的救命仙丹,數年內反而成致命毒藥。因為,用來填飽肚子的玉米少了;種稻的田被用來種甘蔗;而東南亞為了應付歐洲對橄欖油的需求,大片雨林成了滿足欲望的亡魂,過度使用化學肥料也造成當地土地與水污染。
剛剛光復的台灣,那時不論怎麼窮至少都還有蕃薯籤的稀飯能吃。如今台灣人要面對的不僅是全球性經濟停滯性通膨危機,無糧的日子將是另一項更為重大的考驗。因為那早在人類將「破壞」視為「建設」的開始,便已注定我們要承受這歷史共業。除非,我們不再將「工業」與「環境」視為二元對立,並且願意減低滿足欲望的念頭。那麼,剝削的經濟結構才有可能導正,對於世界環境的破壞才可能減少。你、我也才不用擔心無糧的那一天,就是「明天」。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louice_endoffood.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86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