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作物能解決飢荒嗎?

by Benoit on 週三, 05 三月 2008 評論
魏明德 撰文

根據二月二十八日《聯合報》報導,聯合國「卡他黑納生物安全公約」去年九月生效,在處理、運用、包裝、辨識基改產品出口時建立一套嚴密的系統。一百多個國家在二月底通過有關基改產品外銷的規則,包括歐洲聯盟在內的八十六個國家。然而,全世界最大基因改造作物生產國美國缺席,並對這個結果表示失望。美國總是宣稱基改產品可以援助非洲國家,它真的能夠幫助這些國家改善問題嗎?

對於基因改造作物是否予以商業化銷售,布希政府官員和歐洲國家代表雙方針鋒相對,其中不乏「道德說」的爭論。美國貿易代表佐立克(Robert Zoellick)強烈指責歐洲的立場「不道德」,因為歐洲以糧食含改造基因生物為由,慫恿某些非洲國家拒絕接受美國的糧食援助。美國當局使用「違反人性的罪」一詞,抨擊歐洲對基因改造作物的商業化銷售始終抱持疑慮的態度。我們是否應該就此相信,美國的論點只是為了人道救援而已呢?在糧食救援非洲的論戰背後,美國和歐洲其實有著重大的利益對決。

美國強力外銷
基因改造作物

糧食救援始於一九五○年代,北半球國家將過剩的農產品流通到貧窮國家,同時也是延續雙方貿易的一種方式。不過,現在美國很難打開基因改造作物如玉米和黃豆的外銷市場,不只是因為歐洲的態度保留,連某些亞洲國家如中國大陸和日本也限制基因轉殖作物的種籽進口。英國生物農業推廣協會就美國基因改造生物的現況提出報告:「一九九九年以來,為了黃豆、玉米、油菜的基因改造工程,美國政府至少補助了一百二十億美元,同時必須面臨市場價格降低、外銷市場減少、農產品回收。(…)由於出口數量下降,栽種基因轉殖作物使得國內農產品價格下跌,美國政府每年必須再補貼三百萬到五百萬美元。」在這樣的情況下,某些公司的壓力團體向美國政府施壓,希望美國政府在世界貿易組織控告歐盟,要求歐洲改變對基因改造生物所抱持的態度,因為這使得美國的農業經濟瀕臨破產邊緣。不管怎麼說,美國利用外交和經濟的手段,早已把十幾萬噸玉米成功運到辛巴威、莫三比克、馬拉威、賴索托和衣索比亞等非洲國家。只有尚比亞堅守立場,拒絕購買。歐盟執委會、荷蘭、日本、坦尚尼亞、肯亞和烏干達等國則釋出了一些基金或存糧,讓尚比亞能夠使用沒有經過基因轉殖的糧食。

第三世界實質受惠少

隨著科技和政經的爭論,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FAO)多年來表達了一體兩面的看法:該組織一方面強調基因改造的潛能可以改善熱帶作物的抗旱性,一方面也警覺到基因改造會破壞生物多樣性。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也警告大家要提防「金錢」掌控大局的危險,一九九九年該組織在報告中指出:「生物科技的研發費用通常較傳統研發昂貴,其用途必須控制在某些特殊需求,因為生物科技的回收太可觀了。」該組織的會員國已經開始擔憂,就運用生物科技的能力而言,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之間出現落差。儘管歷經諸多警告、承諾和努力,生物科技對紓解世界上的飢餓問題根本沒有貢獻。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指出:「熱帶半旱區的五種主要作物目前並沒有得到任何實質的研究投資。(…)百分之七十農產品生物科技的研究多在「已開發國家」或是「先進的開發中國家」私立研究室完成。大家並沒有針對貧窮、落後環境提出公共規劃,也沒有在這些國家針對耕種問題(如木薯耕種)提出相關的因應措施。」該組織承認飢餓的原因來自生產不足,而政局不穩和食物通路的問題也是重要因素。
事實上,目前以每人每天攝取兩千八百仟卡為基準,世界上的糧食產量應該是充足的,糧食分配不均才是造成營養不良和飢荒的禍首。怎麼說基因改造作物會讓現在的糧食分配更為平均呢?
再說,引進基因改造生物的目的在給予某些農業耕作者一個新的面貌,改採單一企業化的耕種,逐漸適應全球化的經濟貿易,這樣一來卻使得傳統多樣化的耕種變得邊緣化。換句話說,新的農業耕作者會使得原本的小型農業耕作者被淘汰或愈來愈窮。全球中耕地不足一公頃的耕作者有三分之二的人餓肚子。不論「綠色革命」或是基因改造工程,科技的進步並不像公司或企業所保證的能夠改善這些人的生活。相反的,永續經營的小型農業所使用的技術雖然簡單,資金也較低廉,卻可以增加可觀的收益。

附加的多媒體: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四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24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