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發展:第三波台灣奇蹟

by Benoit on 週二, 24 四月 2007 評論
二○○八年總統大選攸關台灣的未來,不過台灣對於未來仍然感到惶惶不安。我們不禁問道:總統候選人應該注意什麼,什麼是治理台灣的最佳策略?
對於未來的走向,台灣現今卻很難提出一個具體的藍圖,讓我們超越族群的對立,突顯自己的特色,同時適應未來社會的變動。台灣的國際地位特殊,加上近十年來,中國大陸的崛起使得台灣的生存空間變得更加尷尬。面對大陸的崛起,台灣在經濟上顯得不知如何應對自己的相對失勢,政治決策上顯得前後無法銜接,台灣自己卻陷入每日政壇的風吹草動而無法自拔。整個社會的成長步調不一,資金持續外流,貧富差距擴大,許多人甚至面臨工作不保的地步。結構性問題找不到著力點,每日的政治新聞又擾嚷難息。大多數的台灣民眾不禁覺得反感、冷感,並逐日對身在台灣的自己失去了信心。
在民主發展的過程中,表達不同的意見是必要的而且是合法的,人們也樂見到意見的交鋒。問題在於持不同意見的各方,是否願意為滋養國家的未來而凝聚某些基本共識——這樣的共識有時只是一種默契,讓大家身在不同黨派卻可以在同一基礎上共同前進。不管大家運用什麼新的策略,想要為台灣找回失去的自信或是灌注活力,大家都應該去思索如何超越對立、建立共識,為台灣整體社會帶來良性的氣血循環。
過去五十年,台灣有了兩次成功的起飛。這兩次起飛不僅僅立下台灣成功的標竿,而且得到國際各方的喝采。第一次起飛是經濟奇蹟:台灣度過難熬的發展階段,躍居經濟現代化的四小龍。台灣經濟奇蹟不只為自己戴上光環,更為亞洲以及世界其他各國的經濟學者與決策者提供可應用的經濟成長模式。第二次起飛是民主奇蹟:台灣民主發展的過程正好巧遇世界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第三波民主化」始於葡萄牙政變至今:葡萄牙在一九七四年推翻獨裁政權後,世界各地遂興起「第三波民主化」浪潮。這篇文章也使用「第三波」一詞,但意涵有所不同)。台灣的民主改革不斷往前推進,解除戒嚴法時並沒有出現大動亂而使得眾人必須付出傾國的代價。一九九六年台灣舉行總統直選,大陸對於總統直接民選的選舉無法施予壓力,而且也無法主導選舉的結果。然而,接下來的四年大陸加緊開放的腳步,大量外資流入,累積到現在算起來總金額計有六千五百億美元。台灣原地踏步強調自己的民主品德,反而失去了國際媒體的關注。
如果台灣能夠正視新的變數,就有新的機會能夠重新吸引國際舞台的聚光燈:一、大陸經濟成長造成的污染與生態破壞已經影響到全世界。二、大陸希望能夠化解世界各國的憂心,表示接下來幾年都將著重在永續發展的落實與推廣。三、永續發展與全球治理(也就是解決世界層級問題的能力,例如延緩全球暖化、降低溫室氣體、維護良好的氣候條件)密不可分,這兩個觀念已經為傳統的外交關係灌注了新概念。四、永續發展使得人們重視文化資源(不同文化的智慧資源)與政治資源,並讓大家懂得去提煉本身文化的資源與他方文化的智慧以面對現今的生活。簡單而言,面對這四個要項將有助於台灣在當代社會創造第三波奇蹟。
研究報告指出如果中國大陸成長指數與能源消耗模式不變的話,空氣污染在未來十五年將成長四倍。二氧化硫的排放量位居世界第一,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位居世界第二,如果這個情形繼續惡化的話,就會使得世界各國為溫室效應所做的努力都化為烏有。國際能源組織已經指出中國大陸燃煤的排放量將會在二○一○年之前成為世界第一的燃煤排放國家。永續發展通常被視為能夠滿足現在需求的發展模式,但仍顧及後代子孫發展的需要。同時,永續發展也在保持生活水準、生產開發與生態體系的平衡,因為後者是未來人類賴以維生的環境。與其為本國的利益與他國較勁,尋找地球村的共同利益顯得高明而重要,我們必須重視全球共同生產的弊病與共享的好處,例如預防傳染病、改善氣候條件、穩定國際金融市場、保障國際貿易自由與交易正義、落實和平的真義、讓知識廣泛地交流與傳播…
仔細想想,大家難道看不出來永續發展是台灣必走的路嗎?台灣應該立志當亞洲發展的永續典範,一旦這樣做的話,台灣就會找回國際舞台的聚焦與國際輿論的讚美。隨著大陸的經濟成長,接踵而來的環境污染問題越來越難以掌控,甚至連領導人也煞不了車,這個情形使得國際社會擔憂不已。若能夠提供可運用的智慧資源,或是其他具有示範作用的發展模式,給予大陸改善目前成長模式的靈感,想必是國際輿論樂於見到的事。成功的故事具有影響力與感染力。台灣歷經的經濟奇蹟與民主路上的革新步伐對大陸來說不能說沒有影響,台灣如果能交出永續發展的成績單,必定能夠協助大陸在華人世界走好發展的永續路。如此一來,台灣不只為自己立下佳績,為大陸立下榜樣,更為全世界立下功勞。
若要數出世界上有哪些永續發展國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連北歐各國都不能說已經發展到成熟的階段;即使日本在永續發展有著傲人的成績,但在亞洲我們還是無法指出哪一個國家堪稱為永續典範的模範。台灣當然有自己的永續主張,很多人喜歡講「綠色建築」、「數位台灣」,或是強調自己在生化科技領域上的成就。不過,台灣離真正的永續發展還有很遠的路要走,因為我們見不到永續台灣的有效策略。台灣的消耗遠遠比儲存、再生大得多:污水處理率大約只有百分之十,遠遠落在南韓之後(二○○三年南韓污水處理率達百分之七十六);機車排放的廢氣仍是空氣污染的主要來源;雖然台灣提倡再生能源或是風力發電,但是能源更新的腳步仍過於緩慢;製造污染的工業往往以利益為前提,逼迫政府部門給予支持;台灣的國際地位特殊,使得全民關心的焦點離全球治理的議題相去甚遠。
一般而言,台灣往往把永續發展看成技術問題,並沒有動員多樣的文化資源來解決問題。如果永續成為政治決策的首要考量,如果永續成為被社會視為優先,如果綠色企業成為主流的企業意識,如果台灣釋放所有的能量致力成為永續發展的模範國家,台灣的國際地位就會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就像台灣的經濟奇蹟與民主奇蹟一樣:世界各國將會談論台灣第三波奇蹟——「永續奇蹟」。永續奇蹟並不來自台灣與對岸的競爭,而是把群體的發展轉向更人道、更環保以及更和諧的方向。
觀光政策失策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即使有所謂的「生態旅遊」似乎也難以力挽狂瀾。大陸訪客來台的旅遊行程往往變成環島旅遊,同時還被半強迫地買東西。大陸的觀光市場正邁向成熟的階段,富裕而教育程度高的階層將是未來消費的主力。重視生態品質的旅遊導向將改變這些人對台灣的看法,新的台灣形象將改變中國大陸對台灣的看法。
台灣無法簽訂氣候變化的國際公約,也不能簽訂國際傳染病的相關協定。台灣目前確實無法成為國際團體的「正常」一員,那麼就應該當國際社會「非凡」的一員,或是「頂尖」的一員。如果台灣能夠為國際公約開出新路,那麼其他國家就會跟隨;如果台灣能夠成為發展典範,那麼國際媒體的鏡頭就會對準台灣。台灣若能做出對國際公共事務有益的事,台灣就解決了世界的問題,走進了世界治理的領域。解決世界的問題除了需要國家層級的創意之外,還需要企業機構、公民意識、民間組織、宗教與文化團體共襄盛舉,齊心推展有創意的行動。台灣缺乏國際法律地位,又極度需要凝聚認同的象徵;台灣若能進入世界治理的高度,相信台灣迫切需要的認同必能得到實質的內涵。這個道理和武術、太極拳的理法非常接近——虛實相生、柔能克剛,難道這不是超越族群對立,找回自信的最佳策略嗎?

【全文請見人籟論辨月刊第38期,2007年5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TroisiemeVague_01.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一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181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