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說不,豈能當同意?

by Su-Qing Li on 週五, 23 十月 2009 評論
圖片提供/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本文亦見於2009年1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
器官捐贈是救人的善行,然而我們是否有強迫他人行善的權利?
----------------------------------------

器官移植是現代醫學的奇蹟,不但挽救了許多人的生命,也提升許多人的生活品質,而關於「器捐」在醫療、法律、哲學、宗教方面的爭議,各界已有許多精彩的論述,此處我想透過「施與受」的角度,討論此一議題。


沒說不,即同意:強迫捐贈?
由於目前等待器官移植者的人數遠多於器官捐贈者,部分推動器官捐贈的人士遂希望另尋良方改善此一情況。其中之一即是衛生署長楊志良先生近來提出來的「沒說不,即同意」的器官捐贈構想。

依照楊署長說法,所謂「沒說不,即同意」的器官捐贈是指:除了十八歲以下未成年者及精神病患外,民眾生前若未拒絕捐贈器官,即視同同意捐贈。不過,倘若病人的家屬拒絕捐贈,也不能捐。

然而大家不妨試想一下,就施者來說,天底下有比「生命」更難捨的財產嗎?反之,對受者來說,天底下有比「生命」更貴重的禮物嗎?


不得侵損他人的權利
面對這種既昂貴又特殊的施與受關係,如果事先沒有審慎思慮「器捐」的本質,也沒有考量到「同意行使」之前所需的心理準備,那麼事後雙方關係可能會出現嚴重失衡的狀態,進而產生「獲益者」與「犧牲者」之間難解的糾葛,因為生命並不是身體衰毀之後就消失了!。

此外,對於身外之物,我們尚且知道「未經同意而取謂之偷」,更何況是長在別人身體內的器官,我們可以隨便用一個「沒說不,即同意」的法條就予以強取嗎?而如果「沒說不,即同意」這種說法行得通,是否表示任何人都可以用「你又沒有說『不要』」這種藉口來侵損他人的權利?


切忌貿然行動
我們畢竟是肉身凡夫,就算是在意識不清,末稍神經對肉體痛覺已經消失的時候,在心理上,對於身體還是會存有一股頑強的防護驅力和執取衝動。因此,多數人都必須經過長期的教育薰陶冶與意志鍛鍊,才能慢慢地讓自己在色身、言行、和思想上都做好「捨身布施」的準備。

主事者如果沒有看透這一點,便在匆促的情況下貿然摘取病人的器官,進行移植,這時無論對捐贈者、家屬或受贈者而言,都可能造成某種風險和傷害。更令人擔憂的是,一旦「沒說不,即同意」的器官捐贈構想付諸實現,一些無家屬可代為發聲的鰥、寡、孤獨者,以及一些無依無靠的遊民和社會邊緣人,也很容易在利益團體的虎視眈眈下淪為俎上肉,變成合法的器官供應來源。

「器官捐贈」不應該只是一種感性的善行召喚而已,它更應該是一項嚴肅的「生命之施與受的價值抉擇」,既然是抉擇,便是有所取、有所捨、有所承擔。而人只有在承擔自己的責任時,才可能產生心甘意樂、堅定前行的力量,這也是我極力強調在「器捐」之前,必須讓捐贈者「知情同意」的原因。



欲知作者對本議題的更多看法,請見
李素卿個人部落格「禪者手記」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LiSuQing_OrganDonation.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六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29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