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菊與骰子的賭局──賭博不是天性

by Zhao-Hui Shi on 週三, 12 八月 2009 評論
本文亦見於2009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
今年一月,立院通過「離島建設條例」中賭博除罪化的修正條文,
為國內外博奕觀光投資業者敲開了關閉已久的大門。
這場財富與道德的賭局,目前勝負似已判定。
然而,我們是否真的知道賭桌上所押注的是什麼?
----------------------------------------

9月26日,澎湖縣政府即將舉行「博弈公投」。為了要讓公投結果合乎少數既得利益者的預期,他們竟然擅用公部門的資源,舉辦著一場又一場充滿美麗謊言的說明會。許多民眾被這些謊言洗腦,誤以為開放賭博將可帶來滾滾財源。


國外賭場所在地百業消條
反賭博合法化聯盟」業已披露國外賭場所在地「賭業一枝獨秀,百業消條」的真象,戳破了「賭能興邦」的謊言。聯盟並援用國外賭場所在地堅實數據,指出一旦開賭,必將導致犯罪率、自殺率、離婚率、破產率、偏執性賭徒年增加率、青少年染上賭癮年增加率,悉數飆高。

但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因為促賭人士一些似是而非的說詞,確實發生效用。那就是:「賭博是天性,既然無法禁絕,就應該滿足它。」許多官員與民眾被這個觀念誤導,將開賭視為「必要之惡」。


賭博並非天性
然而賭博並非天性。「天性」理應人人有之,但全世界最起碼有一大部分人,終其一生都不賭博,也沒有賭博的渴求。這與芸芸眾生在生、心理上強烈渴求飲食、男女的程度,顯然不同。

若將賭博心理予以分析,此中不外乎「爭強鬥勝」與「贏取財富」。而這兩種心理也都不是「天性」:世間自有許多人,是不與人爭強鬥勝而怡然自得的。即便有些人有爭強鬥勝的心理,但也不必然用「賭博」來滿足。因為爭強鬥勝可發展出多種樣態:有陰暗、罪惡的,如掀起戰爭、勾心鬥角;亦有文雅、節制的,如參加運動、競技及棋賽,後者甚至可以在公平的遊戲規則下,培養出一套進退有節的競賽文化,如中國「揖讓而升,下而飲」的射御文化、日本的武士道、西方的騎士精神。

再者,世間自有許多人,志不在贏取財富,只將財富當作滿足生活需求的工具。即使有些人志在贏取財富,依然有某種程度的道德意識,不敢不擇手段,此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妄想賭博致富,絕非取之有道。即便僥倖贏之,也只不過是奠立在他人失落、痛苦乃至罪惡的基礎之上,此謂「不義之財」。這使得許多志在贏取財富的人,寧願從事農工商業以增殖財富,也不願以賭致富。

既然,志不在「贏取財富」或志在「贏取財富」的眾多人,都不想、也不會靠賭博來贏取,那麼,贏取財富也就談不上是「天性」。

如上所說,不但賭博行為不是「天性」,連爭強鬥勝與贏取財富的賭博心理,也都不是天性。既然如此,又何必想方設法滿足它呢?



更多關於是否開放博弈的討論,請看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ShiZhaoHui_gamble.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59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