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拯救世界了嗎?-避免重蹈三○年代覆轍

by Watan Tusi on 週二, 28 四月 2009 評論
本文亦見於2009年5月號《人籟》月刊


----------------------------------------
四月二日,全世界引頸期待能解決金融危機的G20在倫敦召開。然而,G20所達致的決議真有助於建立世界新秩序?
----------------------------------------

合作對抗衰退
今年四月初在倫敦舉行的G20高峰會,因為歐巴馬的國際外交處女秀而備受矚目,而場外已成慣例的示威抗議,也增添不少新聞花絮。不過,這次高峰會的真正重點,還是在於佔有全世界GDP九成的二十國領袖,能夠提出哪些方案來對抗一九三○年代以來最嚴重的全球經濟衰退。

要瞭解這次G20高峰會的意義,我們必須先回顧資本主義的結構性弱點:全球化市場的發展遠超過主權國家的範圍。


攜手壯大的市場經濟與主權國家
在資本主義的發展過程中,市場經濟與主權國家其實是攜手壯大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經濟史學者Douglass North用「交易成本」觀點道破其中奧妙:隨著市場經濟發達,交易日趨複雜,無法再依靠傳統的「人際關係」或「重複交易」模式來降低違約風險,而必須仰賴國家扮演「公正第三者」角色。主權國家在強大的過程中,也一併掃除了地方關稅障礙,並在兩、三百年發展中,逐步擔負起矯正外部性、改善所得分配與調節景氣波動的任務。

但是,由於全球市場遠超過主權國家的疆界,國際貿易就必須面對國與國之間高築關稅壁壘的風險。在景氣衰退時,由於政治壓力,個別國家有強烈的「藉關稅壁壘以輸出失業」的「以鄰為壑」動機;在一九三○年代的歐洲,最重要的貿易對手國之間偏偏又新仇舊恨、互不信任,在這種情形下,貿易戰不只一發不可收拾,甚至惡化成必須靠槍砲、鮮血及人命來解決的世界大戰。

就是因為一九三○年代及兩次世界大戰的慘痛教訓,二次大戰之後,西方各國才迅速凝聚共識,建立目前WTO、世界銀行、IMF等國際組織的前身。一方面避免高關稅壁壘造成全球市場一起萎縮的「全輸」情形,另一方面,也建立起對抗景氣波動的全球性機制。


全球範圍的「凱因斯政策」
在二○○九年春天,面對一九三○年代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G20最主要的意義就在於明確宣示:全世界最主要的貿易國之間不會高築關稅壁壘,以避免重蹈覆轍。此外,主要貿易國也宣示將一致採取擴張性的財政政策,並大幅挹注IMF。換句話說,也就是將會共同推動全球範圍的「凱因斯政策」。

從一九三○年代到今天,可以看出,人類畢竟還是能夠吸收兩次大戰的慘痛教訓,在全球經濟嚴重衰退的危機時刻,由主要貿易國迅速整合共識,穩定大眾信心,一方面避免「從自保到全輸」的保護主義悲劇,另一方面也同步採取「景氣急救措施」,協力阻擋情勢進一步惡化。

G20之後,全球資本主義面對的短長期挑戰依然嚴峻。無論如何,從G20集會中表現出來的,人類理性學習與改進制度的能力,讓我們對於全球資本主義的調整彈性、自我改善與長期發展,仍可以有相當樂觀的信心。


更多關於G20,請看
G20 developing nations(英文版維基百科)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engjiliu_G20_London2009.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59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