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亞洲的超國家機構

by Zhizhong on 週四, 29 十一月 2007 評論
【黎安娜 主述】

【柯蕾莉 採訪 撰文】【陳敬旻 翻譯】

身為年輕女性,我有很多夢想,也想要改變世界。但出身於亞洲的貧窮國家,生活並不容易。我非常幸運可以接受教育,我認為自己有責任幫助那些在富裕的亞洲國家遭受虐待的同胞。

妳在印尼出生,卻在華人家庭長大。妳認為自己是印尼人還是華人?

我在蘇門答臘出生,所以我是印尼人。不過,我的家庭環境給了我第二個身分:我的父母是從中國大陸的福建省移民而來的,在家裡,我們講閩南語,即所謂的台語。此外,我們也慶祝中國節慶,在中秋節做月餅…。
我認為,文化是由日常習慣及風俗建立而成,包括食物、語言、傳統…。就這方面而言,東南亞文化與中國文化是截然不同的,來到台灣之後,更強化了我這個想法。我有兩個亞洲身分,這讓我覺得自己「很亞洲」。

妳為什麼來到台灣?目前從事什麼工作?

我爸爸要我到中國尋根。可是我想要離開印尼,到已開發國家去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大部分的東南亞移民都選擇前往南韓、新加坡、日本,還有台灣。他們拋開一切,在這些國家的工廠上班,或是嫁給自己從未謀面的男人。身為印尼人,我也無力拒絕移民所帶來的經濟幫助。
我在台灣已經住了兩年。我所接受的教育,使我比其他多數的移民有更多機會得到更好的工作,賺更多錢。我目前在一家台灣公司上班,為印尼移民做翻譯工作。雖然我的工作大部分是處理ARC(居留證)、工作合約等事項,但我也有機會向印尼勞工的雇主提出他們的要求或抱怨。他們多半都不會說中文,又遭到虐待。每當看見自己的同胞被輕視、遭受不公平的對待,我經常感到憤怒。
出身於貧窮國家,我們知道什麼是努力工作,也知道如何在艱難的情況下求生存。但是,只因為我們來自較貧窮的國家,人們就認定我們沒有能力。事實上,我們應該對自己身為印尼人感到驕傲。如果我們都是亞洲人,為什麼會有人抱持這種態度呢?我認為,只要富國的人民仍然覺得自己有權利剝削窮國的人民,「亞洲共同體」就不可能實現。

妳認為「亞洲聯盟」若能成立,對印尼會有幫助嗎?

印尼是東南亞國協(ASEAN)的會員國之一。東南亞國協與印尼的合作方案,對我們國家經濟提供了寶貴的協助。然而,印尼人需要學習何謂共同體,也需要思考未來。許多東南亞國家(如越南和泰國)都在快速發展,但印尼卻落後了。一九九八年的國家危機之後,許多印尼人都認為外國人到印尼就是要剝削資源。因為大多數的印尼人沒有接受教育的管道,所以他們的心態難免反映出他們缺乏「合作能使國家獲益」的認知。
我覺得印尼政府與人民之間嚴重地缺乏溝通,而延緩了國家發展。多數印尼人不信任政府的決定,卻又同時期望政府能提升人民的生活水準。
此外,印尼的領土是由一連串的小島組成,這種地理特性在亞洲很常見,但對國家的統一是強大的阻礙。
然而,我相信對印尼的發展而言,亞洲共同體是必須的。我認為亞洲的超國家機構有助於使各國政府制定更穩固的政策,並且能降低貪污腐敗和犯罪率。就這方面而言,我相信亞洲共同體能幫助印尼有更好的未來。如果局勢更穩定,我會很高興回到印尼工作。

在亞洲的各項發展中,妳最重視什麼?

我雖然希望(未來的)亞洲共同體能幫助印尼發展,但不只是在經濟方面。金錢糟蹋了現代社會的人們,這類狀況屢見不鮮。
在東北亞的已開發國家,儘管家庭價值仍舊非常重要,但社會已經變得越來越「個體化」。在台北街頭,我時常看到老人撿拾紙箱,為了拿去販賣,賺得的錢幾乎無法溫飽。我希望在印尼的發展過程中,我們永遠不會失去自己對家庭的責任感。
我有一個夢想:我要貢獻自己的力量,使亞洲人明白:老一輩的人們,大大地反映了我們今日的樣貌。在開發中社會,我們不該忘記感謝他們的努力。照顧他們、將他們納入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利益當中,是我們最起碼應該做到的。未來,我希望能在亞洲國家成立安養中心,歡迎他們來此安度晚年。我希望用這樣的方式,為亞洲共同體帶來一個更有「人情味」的面孔。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eingAsian_Indonisian.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06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74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