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破「文明」這塊遮羞布之後

by on 週日, 27 三月 2011 評論

「台灣需要陳光標嗎?」在鎂光燈強行曝光下的善行究竟掀開或撕破了什麼樣的問題?筆者從台灣社會經濟面向來探討此一事件及其對台灣所帶來的衝擊。


農曆年前,「中國首善」陳光標來台發紅包,透過媒體鏡頭,台灣民眾首度看到窮人向富人下跪、求取施捨的震撼畫面,一度引起各界的廣泛討論。有人認為布施毋寧是件好事,有人主張此舉折損了窮人的尊嚴。筆者認為,要適切評價這起事件,我們應當從台灣作為一個資本主義社會的事實說起。

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勞動力」可以用論斤計兩的方式買賣。企業宣稱所購買的是勞動者的「勞動工時」,而並非勞動者本身,也就是將勞動力從勞動者的人格當中切割出來。但勞動力本是勞動者精神人格的一部分,勞動者在被購買的時間內,事實上處於人格被支配的狀態。這表示資本主義對於勞動者是否擁有「獨立人格」的問題,其實總是抱著曖昧游移的態度:一方面不能否認勞動者的獨立人格,否則便無法將其勞動力當成博蘭尼(Karl Polanyi)所稱的虛擬商品(fictive commodity)來購買,另一方面又不能放棄在勞動時間內支配勞動者的人格,否則便無法極大化勞動者的生產貢獻(透過某些手段讓勞動者對企業具有忠誠或認同,進而願意做出更多的貢獻,便是現今常見的支配方法之一)。用馬克思的話來說,前者是對絕對剩餘價值(absolute surplus value)的「榨」取,第二種則是相對剩餘價值(relative surplus value)的「詐」取。若從管理學的角度以觀,前者是對人力資源的「管理」(human resources management),後者則是人力資源的「開發」(human resources development)。

台灣,經濟,中國,資本主義,讀未來,勞工,陳光標這是資本主義社會下的殘酷現實,但至少現代的資本主義社會還懂得利用「文明」這塊遮羞布來掩蓋自身的虛偽,因此而有社會福利制度和慈善事業,在剝削勞工之餘,至少還懂得將自身闖下的禍端交給社工來善後。資本主義許諾給世界的夢,就是讓多數人變窮,但又不至於窮到餓死,總還是可以讓勞工在第二天繼續上班,如此循環不已,直至報廢(退休)。在這樣的邏輯之下,「文明」這塊遮羞布斷然不能扯落,一旦扯落,資本主義社會的偽善便會徹底曝露出來。

然而中國富商陳光標讓貧困者下跪求取紅包的「善行」,卻在台灣大眾眼前扯下了那塊文明的遮羞布。我們自此清楚看見:當勞力過剩之時,有些勞動力便連資源都稱不上,就算勞動者還願意繼續被剝削,卻已經沒有人願意去剝削。過剩的勞動力猶如用完即丟的塑膠袋,資本家再也不用如以往一般「猶抱琵琶半遮面」,假裝勞動者擁有獨立的精神人格——這比封建主和和家奴之間的關係還不如!家奴至少是封建主的財產,受封建主的照顧和保護,失去人格之後的貧困者卻只能向富裕的資本家搖尾乞憐。西諺有云:「乞丐沒有選擇的權利」(beggars cannot be choosers),正是鏡頭前下跪求取紅包者的寫照。

資本主義全球化之下,最大的剝削就是「沒人要來剝削」,結果資本主義的醜陋面也就毋須任何以「文明」為名的遮羞布掩蓋,而赤裸裸地在台灣把「窮人下跪乞憐」與「富人樂善好施」劃上等號。「陳光標大善人」趁著全球化下台灣經濟發展的乖舛困境走向台灣,反映了ECFA簽訂之後中國向台灣讓利的邏輯——讓中國與台灣之間形成了一種施捨與求捨的關係。陳光標究竟是真善還是偽善根本並非重點,重點是如今那塊「文明」的遮羞布已被扯破,台灣人民已不再是具有獨立精神與人格的人,而成了那搖尾乞憐的狗,而陳光標(或中國),就成了如假包換的「狗主人」!


圖片來源/Nick Mustoe



本文亦見於2011年4月號《人籟論辨月刊》-時間.夢境.狂想曲

cover81_small_erenlai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歡迎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Yi-Qi Chen (陳奕齊)

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Institute for Area Studies研究學院博士候選人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80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