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城牆守護台灣?──監視器是權力的電眼

by Lili on 週四, 18 六月 2009 評論
圖片來源:nolifebeforecoffee(flickr)
本文亦見於2009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
台北市日前宣布將投下十六億,打造全台規模最大的電子城牆。警政署則計畫在五年內完成監視器「全台連線」,讓犯罪者難以遁形。但監視器資料之取得與流通,仍有侵犯人權之疑慮。究竟電子城牆是打擊犯罪的利器,還是侵害人權的「權力之眼」?
----------------------------------------

監視系統無法可管
九一一事件發生之後,英美國家以對抗恐怖主義為名,施行犯罪零容忍的警政制度,其中廣設監視器就成為政府的重要政策之一。台灣也以維護治安、防災為名,不斷增設監視器。台北市將投資十六億經費,年底前在全市設置一萬三千六百支新型監視器。內政部也計畫在五年內,動用二十餘億,將監視器全台連線,以打造「電子城牆」。

監視器真能改善治安?以監視器密度最高的英國為例,倫敦的五十萬個監視器並沒能阻止造成五十人死亡的炸彈攻擊。有的研究發現,設置監視器後犯罪率降低了,但也有研究發現沒有影響,也有研究發現犯罪反而增多了。也就是說,監視器在改善治安的效果上,仍然未獲證實。大體而言,監視器比較能做到的是部分重建犯罪現場,但是對於犯罪行為的事前預防與當場介入,成效非常有限。

全台的監視器越設越多,但是取用監視器資料的規範立法卻停滯不前,以致於大多數的監視系統其實是無法可管的。舉例來說,如果監視系統有車牌辨識功能,可以追查贓車的下落。但是現今,我們常常見到警察帶著媒體一起到掃蕩色情場所的現場直擊,政府要如何保證它不會用來鎖定政治對手或異議人士的車牌號碼,甚至洩漏其行蹤給媒體?人民可有明確的監督系統與投訴的管道?

再者,此種昂貴而影響深遠的政策,是否曾進行徹底的事前評估?以台北市的預算十六億為例(還不包括以後每年的系統維護與更新的經費),如果一名警察的月薪以五萬元計算,十六億可以雇用約兩千六百名警察值勤一年。警察巡邏和監視器,哪一種策略對於維護治安比較有效呢?


誰來定義壞事?
此外,都市最可貴之處就在於各式各樣、充滿差異的人可以在都市公共空間中直接互動。然而監視器卻可能讓人失去與陌生人相處的能力,並且增加人際的不信任與隔離。

但儘管有侵犯人權的疑慮,但除了人權團體之外,一般市民對於普設監視器似乎漠不關心,甚至認為「你又沒有做壞事,為什麼怕人家看?」問題是,壞事是由誰來定義的?在老師眼裡,看漫畫書、玩線上遊戲是壞事;在父母眼裡,學生交男女朋友是壞事;在政府眼裡,在街頭抗議政府政策是壞事;對男人而言,單身女子在公園發呆是壞事;對異性戀而言,兩個男生在街上牽手是壞事。監視器,始終是握有權力者進行社會控制的工具。

總之,改善治安與裝設監視器是否有絕對的關係,值得進一步研究;但是電眼可能帶來的侵犯隱私、由權力中心掌握個體的行動等問題,卻不能沒有更清楚的釐清與討論。



更多關於電子城牆的討論,請看
電子城牆守護台灣?──非萬靈丹,但有藥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iHengDa_monitor.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71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