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記者

by Ilya Eric on 週四, 27 九月 2007 評論
在這Web 2.0的時代,記者如何勝任資訊守門人及篩選者的角色?
在主導閱聽人對新聞事件的觀感與評價的地位上,又需有何責任意識?

大家都受夠了台灣的記者了吧,誰說越多選擇的生活,品質越高呢?在台灣這個市場,共有七個二十四小時新聞台(美國三個;英國三個;日本為零)、超過一百台有線電視頻道、約兩千五百家報紙。另外,台灣也是全世界SNG車(衛星轉播車)密度最高的國家,兩千三萬人擁有八十二輛(日本一億二千萬億人/七十一輛、香港七百萬人/一輛、韓國四千八百萬人/四十輛、印度十億人/三百輛)(註1)。激烈競爭與爭奪市場的結果讓我們發現台灣記者素質每況愈下。
過去談新聞記者,總會聯想到「鐵腳、馬眼、神仙肚」的本事。「鐵腳」就是能跑;「馬眼」就是反應快,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神仙肚」就是肚子能餓,兩三頓不吃飯,照樣生龍活虎地跑新聞。在資訊爆炸的Web 2.0世界裡,記者要爭取立足之地,除了上述基本要求外,以編造連續劇的功力來包裝新聞似乎已不可少。記者在鑽研如何以更譁眾取寵的激情手法包裝新聞之餘,到底還應該如何培養自己的專業表現。事實上,現在訊息的流傳方式異常複雜,網路訊息雖讓我們輕易獲得世界各地的消息,但在網路中充斥業餘人士的意見,甚至網路謠言、網路傳說,以訛傳訛,真假難辨,在在都顯示我們極需專業記者的補足。
那麼,我們到底需要什麼樣的記者呢?有些特質是亙久不變的:謙遜、正直、道德感,都是記者需要具備的核心價值。在新聞業中,專業尤指分析消息來源的能力,正確引述的能力,處理不同訊息並把不同訊息串連起來的能力,以及面對事情時能偵察出矛盾點的能力。
專業亦指要有所專精:在科學範疇,記者應以批判角度協助讀者評估某項科學發現的本質;在經濟學與商業,則需要詞鋒銳利的記者戳破企業家與央行某些過度樂觀的言論;戰地報導當然充滿危險,但還有誰比一個大無畏的記者更想去揭發戰爭罪行,更期望協調行動能帶來和平?在多語的世界中,記者也要能夠結合不同領域的專才,透過語言修飾,將其跨領域的看法表達出來。在此同時,知識與分析能力仍舊是我們共同的社會資產。就這點來看,新聞對民主來說是項不可或缺的元素。
由過去「無冕皇帝」的稱號,使人約約感受到記者這個行業的尊嚴和權威,或許這個行業已不復過去的光芒萬丈,但在一個真正的民主社會中,記者仍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而且它正面臨空前的挑戰。作為資訊的守門人、篩選者,更擁有直接影響社會大眾如何評價資訊內容的地位,記者有責任協助公眾參與監督政府,促進社會公益。所以,記者不能也不應繼續誤用、濫用「第四權」(註2),他/她們雖則享有新聞媒體的權利,更要履行相對應的社會義務。

--------------------------------------
註1 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台灣媒體
註2 媒體訐譙區http://tnews.cc/special.asp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SocailResponsibility_02.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57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