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柬埔寨,與和平締造者相遇

by Alice on 週六, 20 六月 2009 評論
採訪、撰文|林炳秀 翻譯|趙靜 攝影|Philong Soven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當今社會不可或缺又明顯不足的一個要素,正是締造和平的藝術。我們缺的並不是諸如「侵略總是難免啦」 或是 「過去的就都算了吧」等無視這時代暴力充斥,反將暴力合理化的尋常論調。這些論調既不能確保長遠的和平,也無助於改善大眾的生活。

今年四月二十一日,我踏上造訪柬埔寨的旅程,──它的土地正從戰火中復甦、它的年輕一代正在打拼、它的政府官員紛紛開起Lexus轎車、而它的美景在亞洲絕無僅有。我想在這裡找尋我心目中的 「和平締造者」,亦即呵護和平並改善周遭人群生活的人。這些人貢獻出自己的時間、精力,有時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我輾轉會見了三、五人士,其中有的年紀尚輕,有的已經有了一定的年歲,他們以許多人無法理解的方式犧牲奉獻,將締造和平提升到全新的層次。

柬埔寨的復甦緩慢,但十分明顯。這裡其實有不少和平締造者,他們有的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有的來自國外。在經歷過赤棉政權晚近的種族屠殺造成二百萬人無辜死亡後,我們今天看到的是個分化的柬埔寨,因為貧富不均導致的分化,也扭曲了司法體制的職能和公正。這分化的鴻溝越寬,令和平失足的斷崖也就顯得越近,而當初的和平其實得來不易。但相較於和平締造者在柬國面對的課題,這一切只不過是冰山一角。

縱使赤棉對一般百姓及反對者進行的種族滅絕已然過去,現在的柬埔寨政治,依然是權力鬥爭有餘,人性關懷不足。近二十年來,柬埔寨雖然局勢承平,但司法與和解等問題仍然不見答案。儘管審判赤棉領導人的國際法庭已在籌設當中(即康克由(Kaing Guek Eav)審判案),但這絲毫不足以確保來日這種危害人類的罪行不會再犯。柬埔寨人民要的不止是結案而已,他們也在尋求一個政治的共識。近來柬埔寨的經濟和外資雖有增長,但窮人仍然無法翻身。

最令我驚訝的是,即使經歷過這樣的創傷和慘痛的歷史,這個民族的力量與韌性依舊健在。透過當地一位非政府組織的朋友,我有幸見到幾位柬埔寨人,他們放下痛苦的過去,為各方所需的資源奔走,遇到境遇不順遂的同胞便去拉一把,而米須‧索卡(Mech Sokha)、丹妮絲‧柯蘭(Denise Coghlan)修女、馮斯瓦‧彭修(Francois Ponchaud)神父便是其中的幾位。

您想知道米須‧索卡、丹妮絲‧柯蘭修女、馮斯瓦‧彭修神父在柬埔寨的故事嗎?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09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Focus_Cambodia2009.swf{/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08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