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Claire on 週一, 26 二月 2007 評論
有時候看看自己寫的字,都會看到別人留下的痕跡。自己的字有如揉捏在手中的陶土,時時刻刻在改變自己的容貌。小時候像老師的黑板字,中學時像同學的娟秀字,長大了後不禁像起生命中走過的人寫過的字:偶像的帥氣字、心儀人的剛毅字,或是文人米芾的蟹爪字。
「像」是生活的選擇,也是生命領域的追求。一般而言,下一代都希望能夠依照自己的意願,選擇自己所愛的伴侶與職業。上一代人所過的生活,對下一代的人來說都是一種標竿。有的爸爸當老闆,兒子就從事美術設計,沒想到還是喜歡過著不受拘束的生活;有的媽媽全心持家,女兒就想外出工作,沒想到還是一樣喜歡獨居。本來想脫離上一代的遺傳,可是隨著歲月的增長,懷念的成分似乎會追逐反抗的意念。
「像」有一部分是人無法掌控的。我們無法控制皮囊的外貌,也無法解釋為什麼有人比姊妹還相像。有一次,我望著車廂內坐在我前面的女子,她臉形與神情一直讓我想起一個人:「怎麼會長得這麼像?」我一直想起的那個女孩,學生時代出車禍,現在只能坐在輪椅上。雖然工作之餘仍閱讀、找朋友、計劃全家人的旅遊活動,但我想她不會羨慕我眼前這位女子的時尚打扮,只會羨慕她白褲下靈活的雙腿。兩個人就像一個模子翻出來的,可是有一個人卻因一場意外,必須面臨不同的命運。
「像」也是群體的表徵。有位台灣導演談起童年,大意是說他常覺得家裡很陰鬱,不太喜歡回家,可是他也發現自己在外面的時候,身上正沾染著這份陰鬱的色彩。家庭氛圍影響家庭成員的性情,外在大環境通常也反映了人群的心理狀態。參加什麼社團,嚮往什麼文化,往往就像起來了。設計越南紀念碑的華裔建築師林櫻有很多作品問世,她回憶自己的創作路時,很誠實地說有一陣子只想和白種人在一起,不想與黃種人太過接近。
不過,像了以後,往往討厭就來了。雖然喜歡井然有序的日本,但階級意識使人敬而遠觀;雖然喜歡歐洲的美感,但個人主義讓人參不透;雖然喜歡文化大熔爐,但美國帝國主義叫人吃不消。林櫻回顧自己的作品,發現了創作的源頭。她發現自己的創作受道家思想的啟迪,而這都是在家裡耳濡目染的,並沒有透過正規的教育過程,相信這樣的省思會幫助她與人的來往。
對於你生活的土地環境,你像它的什麼,不像它的什麼?當你要的「像」的土質逐漸與你的自我融合,你正形塑著自己的新像。雖然前方仍有高峰等待你攀越,但你的來時路已在別人的生命中留下了左右的痕跡。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ressemblance_01_ct.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一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33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