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電腦與我

by Lise on 週五, 28 十一月 2008 評論
王麗是修理電腦的專家。修理電腦多年之後,她走向社會關懷的道路。她說照顧人體幫助她理解電腦受苦的感覺,修理電腦的經驗教她如何照顧人們心中的傷痛。

撰文 王麗

我修電腦修了十五多年。最初我先學的是如何修理硬體,隨後我轉向研究如何維護軟體。這有點像我先學習研究外科醫學,照料人體的骨骼、血管或是扭傷的肌肉,然後轉到神經病理學或是精神醫學。同時我試著明瞭人們的心理,幫助人們克服他或是她本身的問題。

善意看待體會受苦

事實上,我越接觸電腦,我越覺得電腦像人。人類被感染多種不同的疾病,這些疾病往往會相互傳染,而且病毒會變種、隨時都在。當你對你照顧的人體保持一種善意,你將越來越能了解電腦受苦的感覺,逐漸覺得自己能夠把電腦治癒。或者,其實我比較像獸醫呢?我感覺到在我面前發抖的小動物,它不只是一個肉體,它因創傷而苦,而且從出生以來的疾病影響它今日的全身健康。
我的理解於是從身體過渡到心理,然後我試著找尋可被接受的解決方法;這樣的解決方法雖無法使得電腦全然回復健康,但是仍舊可以繼續運作。當我把電腦回歸給原主時,我幾乎能預測下一個來找我的問題是什麼,我得先準備好迎接挑戰…

雙腦並用修復社會

現在電腦常伴我左右,我對它們存有一股善意。當我打開電腦試圖尋找裡面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我總覺得我的腦子早已進入電腦的腦子裡。這也是為什麼我能夠「看見」問題在哪裡,找出方法解決問題。相反地,當我關閉電腦,我覺得電腦的腦子早已進入我的腦子裡。電腦是我,我是電腦!
當然我對這個想法還是保留幾分,畢竟我還是能分辨電腦與人腦的差異。從電腦的世界聯想人腦的世界幫助我分辨兩者的不同。使用人腦作為隱喻來理解電腦能夠幫助我修理電腦,不僅僅是透過單純的邏輯,而是經由直覺。累積了長期對電腦心理的觀察經驗幫助我描述今日社會與人們的苦痛,幫助我以自己的方式理解我週遭發生的種種問題,同時與他人一起修復它們。

網路時代的整體與個體

大家經常拿動物與人作一比較,從中發現兩者的差異與相似性。這是對的。然而,當我們把人類、動物和電腦視為一個相互關連的整體,我們更能充份理解人類之所以被稱之為人類,動物之所以被稱之為動物,電腦之所以被稱為電腦的原因。我們不僅僅檢視三者的差異,而且我們觀察三者共享的品性、缺點和毛病。當我們和電腦越來越親密的同時,它們漸漸越來越像我們,我們漸漸地越來越像電腦…這當然不足為奇了!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Wangli_ComputerandI.jpg{/rok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