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復興風的福島征服行動

by José Borao on 週二, 28 四月 2009 評論
本文節錄自《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更多內容見於2009年5月號《人籟》月刊


----------------------------------------
十七世紀是荷蘭的黃金年代,當荷蘭人在自己的故鄉爭取脫離西班牙統治獨立建國的同時,他們也以新海上霸權之姿在香料群島與日本競逐財富,從而對早已在遠東建立龐大勢力的西班牙人造成莫大壓力。為此,西班牙人來到福爾摩莎,試圖建立一個抗衡強敵的新據點。
----------------------------------------

馬尼拉的三場危機
西班牙人於1571年在馬尼拉安頓下來,之後的幾年裡開始與鄰國交誼。白銀流使馬尼拉意外獲得饒富魅力的名聲,這座城市因而成為一個商業轉運站。但馬尼拉也因此而受盛名之累,在十六、十七世紀之交,先後落入與日本(1597)、荷蘭(1600)和中國(1603)的三場危機當中。十六世紀末,日本因為一名軍事領導者的權威而走向國家統一,此人便是幕府將軍豐臣秀吉(Toyotomi Hideyosi)。但他的野心尚不僅止一統日本,1597年甚至考慮要征服菲律賓。西班牙人為日本可能來襲而預做準備,於1597年探勘福島海岸,以備抵禦日本帝國野心之時建築要塞、充作戰場之需。這場危機後來因為秀吉猝死而煙消雲散,西班牙人也不再視立足福島為第一要務。

第二場危機隨著范努特(Oliver van Noort)麾下的荷蘭艦隊而來。范努特在橫越太平洋之後,於1600年以私人身份航抵馬尼拉,正是這起危機的背景。強大的荷蘭東印度公司(VOC)此刻尚未成立,但范努特在商業上所獲致的成功,對這家商業公司的創立(1602)確實起了加速作用。

第三次危機與中國人有關。定期自阿卡荸果(Acapulco,位於墨西哥)流入的白銀,吸引愈來愈多的中國人到馬尼拉定居,他們製造並散佈謠言,宣稱甲米地(Cavite;馬尼拉附近的港口,傀儡王船在此停靠)一帶有著一座黃金礦山。到十六世紀末,甚至還有中國官員前來求證此事,但西班牙人懷疑他們此行別有他圖,恐怕是將馬尼拉的中國居民視為中國臣民,意在評估是否有加以控制的可能。一系列的誤解和猜忌隨之而來,最後以1603年中國人的一場叛變,和因而爆發的大屠殺事件告終。


在福島建立新據點
在另一方面,馬尼拉的西班牙總督就跟後來的荷蘭人一樣,十分豔羨葡萄牙人能夠立足中國的門戶──媽港(Macao,今稱澳門)。西班牙人曾於十六世紀末試圖在媽港附近建立類似的據點,但這場冒險只持續數周,便被葡萄牙艦隊給制止了。事實上,西班牙人於1606年奪取了摩鹿加群島上的一些葡萄牙據點,大概就是唯一稱得上壓倒葡萄牙人之舉,而那還是因為自十七世紀伊始,荷蘭人便經常現身海上,葡萄牙人頗受壓力之故。

荷蘭人海上活動的目的,是要透過武力終結伊比利半島的競爭對手,他們定期封鎖媽港和馬尼拉,以切斷菲律賓與中國的貿易線。馬尼拉的西班牙總督則於1626年在福島建立據點,以與早先荷蘭人建立的城市大員(Tayouan,即安平,在今日的台南一帶)相抗衡,同時也試著以之作為第二個吸引中國貿易的地點。此舉在宗教上也有其重要性:首先,日本迫害基督宗教漸趨嚴重,1624年以後愈演愈烈,福島據點有助於傳教士偷渡日本。其次,傳教士也能迴避葡萄牙人所控制的媽港,另覓他途進入中國。

以上所提到的這些因素,是文藝復興時代的西班牙人抵達福島、構築雞籠要塞的時代背景。福島只是龐大的西班牙帝國裡極小的一個區塊,大概也是最為偏遠的地區,西班牙軍隊在此宣稱主權十六年,恰與帝國勢力加速衰退同時。



您想知道更多關於過去外國人在台灣的記錄嗎?請看
美麗的台灣-異國人眼中的福爾摩沙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JoseBorao_Formosa.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22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