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針草

by on 週三, 30 四月 2008 評論
在南佛羅里達,這種草叫「乞丐蝨」。我認為若把那一大叢野草鏟除掉,草坪看起來就會好得多…

史汀森(William R. Stimson)撰文 Nakao Eki 翻譯

我遠從世界彼端來到台灣,在此地發現了鬼針草(Bidens pilosa)。這種野草遍及熱帶地區,是過去許多年間令我在南佛羅里達、加勒比海及中美洲地區步履維艱的物種。
在南佛羅里達,這種草叫做「乞丐蝨」(beggar’s tick),因為它所結的大量瘦果每枝尾端都有著兩條萼,會像「魔鬼沾」一樣黏在褲腳、襪子和鞋帶上。這種草一旦出現,就得煞費苦勁去把它們拔掉,否則就會長到滿地都是。這植物會入侵草坪,深深扎根,以它那脆弱的莖基和強有力的根部,頑強抵抗被連根拔起的命運。因為若想要把這種植物從草坪上拔除,往往就會拔斷了莖的基部,根卻還是牢牢地植在土裡。在驚人的短時間裡,這野草就又會長回來,而且盛壯如昔。
而在台灣這裡,有一天我跑出門去,因為當時住處對街公共圖書館前的草坪,被一大叢這種礙眼的植物給搞砸了。從我寫作的窗口看出去就是那片草坪,我認為把這一大叢野草鏟除掉的話,草坪看起來就會好得多。我奮戰許久,費盡了力氣和技巧,搞得滿手都是土,手指十分痠痛,才把這東西連根拔起,得以勝利起身。我將那一大叢難看的野草丟在豔陽下的柏油路面上等死,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台灣小女生蹦蹦跳跳地橫過草坪,興高采烈地跑向附近我沒注意到的另一小叢野草,欣喜地開始將那雛菊般的白花和黃花一一摘下。
很久以前我便知道這個物種在熱帶地區橫行霸道,而直到那一刻之前,我都已經全然忘記,自己在這個小女孩的年紀,也曾經認為這種植物很特別,花朵很美麗。這小女孩十分鍾情地將這些花朵做成一把漂亮的花束,使我不期然憶起了這一切…
我站在那裡看著,當小女孩的父親走過來牽了她的手走下街道,我看著她是怎樣珍惜地將她的寶貝花束握在另一隻手裡。他們兩人正好走過我丟在路面上的那一大叢蔓草,卻早有一輛車開過去將它碾得粉碎了。

{rokbox}media/articles/williamrstimson_weed.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二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目前有 396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