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乎與過去和解

by Claire on 週四, 27 三月 2008 評論
我們看影片《再見曼德拉》,我們問曼德拉將給2008年的台灣什麼啟發?
2008年2月24日,【曼德拉與南非族群和解】座談會在時報文教基金會與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主辦,佳映國際娛樂與人籟論辨月刊協辦下熱烈展開。
三位主講人談曼德拉的感染力與實踐力,並從南非族群和解的範例汲取靈感,相信您可以讀到台灣新作為的推展方向。

沈秀臻 整理

面對台灣的歷史共業
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長陳芳明

曼德拉來台灣訪問的時候,我接待過他。我在一九九五年見過曼德拉,那時我在民進黨服務,我擔任文宣部主任。
他講話和藹可親,他的英語講得像影片中獄警模仿的那樣,影片中的曼德拉詮釋得很傳神。從影片中我們看到曼德拉被監禁了二十七年,後來在一九九四年當選總統。這段期間剛好是我讀大學、研究所,被列入黑名單後從海外回來的時間。這部影片勾起我很多回憶。
如何從影片對照台灣的局勢?影片中曼德拉說「看不到的傷害最難處理」,我從一九八○年代開始成為二二八研究者,我深有同感。這十年來由於政黨輪替的關係,許多機關檔案的史料與檔案現在都公佈了,但研究轉型正義的人並不重視,這是很奇怪的文化現象。
所謂轉型正義,就是一個年代從威權轉為民主時,開始面對並討論過去造成傷害的因素,使得過去不正義的事在民主時代得到糾正。對於六十年前發生的事,今天我們到底追究什麼?我們要怎樣的正義?如果這些議題變成消費的名詞,把正義換算成選票,永遠找不到正義。
整個南非為何得以順利轉型?這樣的提問讓我們面對台灣實際的經驗。政黨輪替之後,台灣喪失了協商文化,對話與討論的文化。我們的領導人必須為台灣建立對話與討論的文化。南非戴克拉克願意與曼德拉談,曼德拉願意與戴克拉克談,但前提是他自己必須是自由身。
如果國民黨一直在逃避歷史,而民進黨一直在追討歷史的話,對話無法出現,這樣過一百年我們還在原地踏步。
台灣的改革傳統從國民黨時代已經開始。戒嚴令由國民黨發佈,解除戒嚴令也是由國民黨發佈。我個人認為政黨輪替其實本身已經完成一次轉型正義,人民用選票對威權做了一次裁判。
談二二八事件時,除了寬恕之外,我們必須面對台灣的歷史共業,不論是加害者或是受害者,這些人的子孫必須在這塊土地繼續活下去,我們進入二十世紀,我們還要進入二十一世紀。
一個不會反省歷史錯誤的社會,一定會重複過去的歷史錯誤。影片中曼德拉被釋放的狀態,不只是肉體的釋放,也在精神以及心靈上同時自我釋放。我們必須從歷史的囚牢中自我釋放出來,才能以持平的態度談轉型正義。

回顧曼德拉的策略與人格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吳乃德

曼德拉被監禁二十七年,但他成為一個運動的象徵。
曼德拉是南非武裝衝突的起始者與推動者司令,他是非洲民族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ANC)的靈魂人物,有一陣子他穿西裝拿手槍,並組織民族之矛。剛開始非洲民族議會走的是甘地式非武裝的路線,曼德拉將這樣的計劃改為武裝路線,他不願為了被釋放而放棄武力鬥爭。
非洲民族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ANC)在通過自由憲章之前,原先走的是激進路線,欲建立純粹黑人的南非,經過曼德拉的努力,才修改路線,走向族群和解,可見曼德拉對南非的貢獻。後來,非洲民族議會遵守和解的精神,不建立黑人政府,而建立黑人與白人都有機會當總統的政府。
曼德拉具有下列的人格特質:願為理想而死、與人為善、認識自己的缺點而務實等等。

揭開傷疤醫治傷口
婦女教援基金會創辦人

曼德拉說過:「我離開了囚房,我從邁向自由大門的監獄走出來的時候,如果我不能把悲痛與仇恨放在我身後的話,那麼我仍然留在監獄中。」南非大主教屠圖這樣形容曼德拉:「他是寬恕與和解的化身,他是個高風亮節而且胸襟寬大的人。」從南非局勢的扭轉,我們看到曼德拉為了理想維護人權,維護自由,維護正義而赴湯蹈火。
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扮演重要角色,它如何籌組並成功運作呢?一、國際社會的制裁瀕臨界線,國內流血對立的鬥爭到了極點。二、曼德拉願意寬恕與和解,面對過去的痛苦、仇恨與不公義,以國家的團結與和解建構國家的核心。三、發揚非洲的班圖精神,強調你我一體,互相依存,密不可分。四、宗教信仰的幫助。
真相調查委員會由不同領域、種族、專業、年齡的十七個人組成。聽證會開放、透明,場場開放給媒體採訪。屠圖大主教請求受害人到聽證會陳述。司法設有大赦,加害人可申請大赦,但必須出庭把事實說出來。加害者不須負民事、刑事責任或行政責任。補償工作由南非政府負責,六年來補償的金額達到四億七千七百萬元。整個南非族群和解的運作機制為調查真相,提出道歉,做出賠償。不但看過去,還在維護民主自由的前提下展望未來。
南非處理的經驗是否能給台灣借鏡呢?目前就二二八以及白色恐怖,我們基於立法給予道義上的補償。除了查案之外,我認為還需要做口述歷史。我們設有二二八條例,本來是補償,今年改為賠償,賠償金額最高為六百萬。除此,照顧遺族、設立紀念碑,舉行紀念會,更重要的是當家的總統向被害者與被害者家屬道歉。至於是否追究當年的責任,這就涉及追究的範圍、對象與方式。被害人與被害人家屬的意願是首要考量,他們願意追究或放棄追究的意願必須被尊重,同時顧及社會大眾的意願與想法。這些都需要調查、討論,並一步步凝聚社會共識。
-------------------------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claireshen_20080224.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60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