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弱勢守護者:聖若瑟的松喬老爹

by on 週二, 03 五 2011 評論

來自地球另一端的松喬神父,在資源貧瘠的雲林虎尾創辦了聖若瑟醫院。他以院為家,無私奉獻五十年,就像一位親切的父親般,一直守護在窮人、弱勢和孩子身邊。

記得我最初參加天主教醫療聯盟會議時,看到從南部來的兩位神父走在一起,一位瘦高,一位矮胖,我向旁邊的人打趣說,他們使我想起小時候在街上迎神的「七爺八爺」。後來,我才知道這兩位就是在雲林虎尾創辦聖若瑟醫院,把一生都獻給台灣醫療的畢神父和松喬神父。我心中不由得肅然起敬,他們正像天國派來的兩位天使,一位從荷蘭、一位從比利時,從那麼遙遠的地球另一端一起走到了台灣虎尾。

以克難條件建立現代醫療

在比利時的班奴鄉下,是聖母顯靈的著名所在。1933年,一位小女孩在此看到聖母多次顯現,告訴她聖母要解救窮人,而用這地方的一道水泉的水可以治療病人。幾年後,差不多就在班奴附近,有位年輕人喬治.馬松(Georges Massin)晉鐸為神父,他立志為窮人服務。由於他最景仰雷鳴遠神父的「全犧牲、真愛人、常喜樂」,決心到中國服務,最後終於奉派到中國江蘇的海門,也被取名為松喬。

但是松喬神父在中國的傳教並不順利,因為共產黨開始驅逐傳教士,1953年他又回到比利時。之後,台灣嘉義天主教教區的牛主教希望為轄區貧困的雲林縣蓋一所醫院,就透過「雷鳴遠服務隊」的會長寫信給松喬神父,因為松喬神父有X光技師的醫療背景,可以到台灣來幫忙。1955年(民國44年)12月3日,在虎尾糖廠旁的一個兩層樓建築,成立了「天主教若瑟醫院」,實際上是只有兩位大夫、一位護士及助產士的診所,松喬神父是創院院長,也由此開始了他五十年為窮人服務的醫療奉獻生涯。

本身不是醫生的松喬神父,要在窮鄉僻壤開辦一所醫院原本就非常困難,尤其是要請醫生到鄉下來服務,在當時實在很不容易。松喬神父除了到處拜訪,並以真誠感動醫生來聖若瑟外,也請主教協助邀請外國回台奉獻的醫生共襄盛舉。此外,經過松喬神父和畢神父在海外的奔走,醫院設備不斷充實,陸續有很好的X光機、高壓消毒鍋、手術器材、救護車等醫療器材,連藥品都透過藥廠提供臨床試驗所剩的新藥,因此,剛開辦的虎尾聖若瑟醫院擁有比台灣其他醫院更先進的特效藥。

冒著危險,也要付出

renlai82_23松喬神父在聖若瑟醫院的草創時期是非常辛苦的,他從創院開始也親自負起本行的X光檢驗工作,而當時流行於台灣的幾種傳染病——肺結核、阿米巴痢疾和小兒麻痺,都需要精確的醫學診斷。尤其是肺結核,台灣當時病例多到每三人就有一人罹患肺結核,但可能不自知;雖然X光攝影可以診斷,但是早期的機器和技術卻不容易,松喬神父自己推著笨重的攝影機,要病人變換各種不同的姿勢、以不同的角度拍攝,一個病人要花上十幾二十分鐘,有時一天要照三、四十個人,相當辛苦,最高紀錄曾在一天為五、六百名虎尾女中的學生照X光。當時沖洗底片的費用很高,所以松喬神父直接在讀片機上做判讀,寫成報告交給醫生,一整天下來使他滿臉脹紅,長期的工作也使他手臂變形。別人擔心他會有什麼後遺症,他卻安慰大家要有信心,因為天主保佑幫助別人的人。此外,松神父的血型是罕見的A型RH陰性,所以只要有這種需要,他無論何時何地都會慷慨捐血,而這種血型也適合給其他的人,所以大家常找他,他被譽為醫院的「活動血庫」。

他把一生都奉獻給聖若瑟醫院,院長室也是他的臥室,真正做到「以院為家」,感動了許多老員工,經營成績蒸蒸日上,也使醫院能從草創期到1963、1976年兩度的擴建。到了1980年代,聖若瑟醫院已是地方上所仰賴的大醫院,可謂病患擁擠,一床難求。松喬神父以人性化的管理來領導聖若瑟醫院,對醫院上下都一視同仁,不管是醫生或清潔人員,他認為一樣都是為天主工作的僕人,他尊重專業,關心每一個員工的生活,親自把薪水袋交給每一位醫生,也主動為他們加薪。他節儉成性,醫院處處克難起家,賺了錢也不忘記照顧貧窮的病人,正如他最開始在比利時的發願:為窮人、為實踐雷鳴遠神父「全犧牲、真愛人、常喜樂」的座右銘。

無私的愛,需要傳承

聖若瑟醫院在全盛時期創下一個月接生420個嬰兒的紀錄,1980年成立小兒科時,也曾一天有119個新生兒,並承攬全雲林小兒科的夜間急診。然而,夜間急診輪班的辛苦,也造成小兒科醫生紛紛出走開業的窘境。原本在聖若瑟醫院醫術好、業績好的小兒科醫生都到醫院附近自行開業,直接衝擊到醫院的經營,這可能是台灣很多中型地區醫院都面臨到的問題。一般小病都找開業醫生去了,重症急診仍到醫院來,醫院仍有擔負重任的醫生需求,松神父和畢神父又只得四處奔波,請求醫學中心小兒科的支援。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松喬院長說了一句話:「奇怪,為什麼台灣醫師不照顧台灣人?」

這兩位從比利時、荷蘭千里迢迢來照顧台灣人的正副院長神父,每個月領萬餘元的生活費;醫生們卻為了更多的收入、更安逸的生活離開醫院。如果以愛來衡量內心的距離,這些台灣醫生距離台灣要比荷蘭、比利時遠得太多。如果從現實來考量,台灣社會的轉型也嚴峻考驗了松喬神父以愛心打造、以人性化管理所樹立起來的地區教會醫院。如今,聖若瑟醫院又擴建成六百床的大型醫院,雲嘉地區卻也林立多所醫學中心的分院,面臨全民健保總額的衝擊、醫師薪水結構的變化、民眾看病習慣的改變,我們要如何守護住松喬院長這些外國神父、修會在台灣播灑的愛心種子,所茁壯起來的醫院?我們又如何發揚他們以興建醫院來照顧窮人、幫助弱勢無怨無悔的初衷?

renlai82_24

在天主教溫馨的教理中,聖若瑟在聖家中扮演耶穌的父親,以一個木匠默默辛苦持家,帶給家庭的溫飽,創辦聖若瑟醫院就是訂了這個目標,而辛苦50年的松喬神父更是扮演聖若瑟的角色,他被稱為「松喬老爹」更是名符其實,在醫院這個聖家中帶給員工和病患五十年來的溫飽。2007年10月13日星期六下午4點,松喬神父的家人聚在比利時班奴聖母顯靈處舉行彌撒,這原是他們數十年來為紀念親人的傳統,這次是為剛在台灣過世的松喬神父祈禱。大約在同時,數以千計懷念松喬神父的台灣人手持鮮花,聚在虎尾天主堂送聖若瑟的老爹最後一程。兩地距離雖然數萬公里,對松喬神父的愛卻把大家凝聚在一起了。

參考資料:

陳世賢、紀慧雯著,《若瑟醫院的老爹——松喬神父》,2008年,天主教若瑟醫院出版。

 

 


renlai_cover_82_erenlai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1年五月號,第82期《人籟》論辨月刊

5月-記與忘:空間解嚴的虛擬實鏡

banner

Han-Sun Chiang (江漢聲)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畢業,1982年獲中德文化交流獎學金赴德進修取得醫學博士學位,現任輔大醫學院教授與醫務副校長。除醫學相關論文外,另有六十多本一般著作,內容涵蓋文學、音樂、兩性、倫理教育等,為2005年金鼎獎得獎作家。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一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62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