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教育與和平心理學

by Shiaonmin on 週日, 08 十月 2006 評論
【孟蒂教授主講 傅春敏整理】

西元二○○○年四月,和平教育與和平心理學學術研討會在台灣利氏學社與四川社會科學院合作籌辦下,選定四川都江堰舉行。該研討會專程邀請菲律賓馬尼拉Ateneo大學的孟蒂(Montiel)教授主持,與會討論人士計有法國學者魏明德,漢學家暨政治觀察家,台灣利氏學社主任;教育學專家查有梁,四川省社會科學院人才所教授;敖德昌先生來自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外事處;畫家李金遠現任教於四川師範大學藝術學院;藏學專家任新建,爲四川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民族研究院的李景女士,從事少數民族現代化的研究;李遠國教授,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從事教育管理工作,現任成都市鹽道街中學的校長王爾華;頗具影響力的兒童美術教育工作者徐家林先生,以及專致兒童教育有成的英文教師傅春敏小姐。

來自菲律賓的孟蒂(Montiel)教授長期從事該主題的學術研究,同時密切關注社會工作的脈動。孟教授推動菲律賓的民主發展與和平進程冒險,同時也爲中南非、美國與亞洲間的學術交流合作,做出努力與貢獻。每一個社會與文化在其文明的進程都要面對一樣的衝突,上述的經驗是豐富而寶貴的。我們要瞭解全東南亞的經驗,以發揮我們的潜力,創造和平。

孟蒂教授的報告:

我獲得社會心理學的博士學位,迄今已在馬尼拉Ateneo大學執教二十五年。和平心理學是我的主要研究領域。和平心理學的主要研究,在於洞悉構成衝突暴力與建構和平的主客觀因素。我所教授的課程為:和平心理學、衝突的解决與研究方法。我的研究計劃包括以下五個方面:

一、在菲律賓戰亂狀况下締造和平的計劃。
二、在軍事政變後的談判局勢。
三、社會衝突之後的社會諒解。
四、戰亂之後的政治創傷及復原。
五、如何面對有關過去的集體回憶。

國際間有許多心理學家關注於此,我們彼此形成網路,主要贊助者爲國際心理學聯盟。我們之中有男有女,來自不同的國家:北愛爾蘭、印度、日本、美國、瑞典、挪威、俄羅斯、南非、菲律賓、哥斯大黎加等。我希望未來能有中國的參與。我們兩年舉行一次會議,發表論文,進行交流和研究。明年的會議將在菲律賓舉行,由我任教的馬尼拉大學來主持。
有關和平教育的研究主要來自西方,菲律賓已經起步,但仍然缺乏有系統的文獻記錄。現在,我們將進入和平教育的主題。

一、如何將和平教育引入學校制度

和平教育是一種創造性的活動,它不是個人的行為,而要通過一個制度去開展,學校教育體制是實踐和平教育的主要陣地。教師應在管教學生的過程中為其注入和平的理念,在面臨衝突的時候,有意識地訓練學生成爲調解人,做爲衝突的第三方,對立關係的仲介,來幫助化解衝突。
「調解」一詞源出於中國。幾千年前,在人們聚居的社區中,會有一個德高望衆的人,在社區內發生糾紛時充當調解人。在學校裏,衝突也時有發生,學生與學生,學生與教師,教師與家長,教師與行政人員等,都有可能産生摩擦,就要一些調解計劃來解决,在西方一些學校,會設置一個專門的行政職位,做調解員。就學生而言,受歡迎的是同齡人調解計劃。我曾經在校園中實踐同齡人調解計劃,具體操作辦法是從學生中選出一些人,參加三十分鐘的集中訓練,之後繼續實施督導,使之成爲調解人。篩選的過程很重要,學生和老師都要參加投票。由學生選出的代表通常是比較有威信的令人信服的人,然後要教他們如何做調解工作,告知一套需要遵循的規範。例如,在衝突發生之後,若要向調解人陳述事實時,可以進行人身攻擊,但是同一個時間只能有一個人講話,然後雙方重述對方的陳述以確定敘事的真相。
參與這一課程的學生從十歲的小學生到大學生都有。在某些小學由學生輪流來做,值日學生將帶上臂章,巡視糾紛幷進行調解。有的學校也設置衝突調解中心,這樣的機構通過舉辦各種活動,融入校園文化,而發揮作用。舉例來說,中心成員透過角色扮演,讓學生瞭解衝突是怎樣發生和操作的;有時透過玩游戲,讓學生自己扮做調解人;也有透過藝術創作的方式,例如提供四格漫畫的前三幅,反映事件發生的過程,由學生自己來完成第四格,找出解決辦法,並分析其後果,讓學生明白什麽樣的行爲會導致衝突的激化,怎樣的方式會帶來和平。另外,也可以透過製作宣傳海報,開展競賽活動。總之,通過這些教育方式,我們力求讓衝突的調解不是一個理論結構,而是真實生活的一個部分。

二、解決衝突的訓練

衝突的解决應該納入學校的課程設計。在菲律賓,小學階段已有類似的課程,稱為社會研究,而在大學或研究所裡,則以衝突解决的課目介紹給學生。在許多國家,修這門課的學生不僅上課,還要進行社區實踐。例如,在哈佛的社會心理學家就有一套獨特的授課方式,他們請到巴勒斯坦,以色列的政界官員在校開會。這些人並不是真正的領袖級的人物,這涉及到外交禮節,他們請到的是一些高級助手。主修衝突解决這門課的研究生們幫忙兩者之間的對話。七十年代起他們實施這種教學,當初來到哈佛課堂上的人,現在正坐在談判桌上。
在菲律賓,我會讓學生自己選定衝突事件,做分析和解釋,尋求衝突的解决之道。例如男女同工不同酬,社區爲缺水的問題與政府之間的協調,或者婚姻中的衝突。在課程設計上包含以下的內容:瞭解衝突的本質,將其轉化爲正面的事件;如何與敵方溝通;如何對待憤怒;如何形成合作而不是對抗。通常,憤怒涉及個人心理經驗以及周圍的社會氣氛與情調。比如今天,一個人對一件事發脾氣,可能是因為這件事勾起他過去某些不愉快的回憶。另外,要讓學生學習如何去肯定和欣賞對方所做的努力,要讓他們知道在作出判斷之前,每個人都會心存偏見。在菲律賓南部,常常有回教徒與基督教徒之間的武裝衝突。有些學校設法讓衝突雙方的兒童在一起,表達對對方的看法,使孩子們意識到偏見的存在。以上所述都可以融入一門課程之中。
文化具有多樣性,不同文化背景之下的人會有不同的行爲方式,這些行爲方式幷無好壞之分,但如果缺乏溝通,不瞭解對方的背景,就會產生一些錯誤的判斷,並造成誤解和衝突。舉例來說,在亞洲,講話時直視人的眼睛被認爲很凶,有攻擊性;但是在美國,如果講話時不看著別人的眼睛,就會被認為不禮貌。
再談到有關人與人之間距離感的問題。在南美、義大利或是西班牙,人們習慣於保持距離上的親密,但這種親近在北美社會往往令人感到不快。我第一次到美國,在密西根洲搭乘公共汽車。菲律賓的公共汽車非常擁擠,人和人之間的距離很近。當我很自然地坐到一個美國人的旁邊時,鄰座的人很不滿意地起身離開了,坐到一個較遠的單獨位子上去了。如果我們能增進對彼此的瞭解,就可以更好地减少雙方的衝突。

解決衝突的重點是社會和解

社會和解包括當事人的主觀態度和社會客觀條件,如經濟條件等。社會和解的課程,結合了不同年齡和不同社會政治經濟環境的學習者,衝突並不僅限於兩個人之間,如夫妻、父子等,另外有一些衝突發生於不同的團體之間。很多人為的衝突是因爲人屬於不同的團體而産生的。比如在菲律賓,回教徒與基督教徒之間的衝突持續不斷,相互綁架對方的兒童,這並不是源自對個別兒童的憎惡,只因爲彼此屬於不同的團體。團體之間的關係所受到的傷害,不能只就現狀來分析原因,也要追溯歷史。克羅埃西亞人與塞爾維亞人的對抗應追溯到一千四百年前的仇殺,而北愛爾蘭與英國的對抗則源自幾百年前發生的馬鈴薯饑荒。團體之間的衝突往往自有歷史因素。除了個人、團體之外,第三種衝突在於國家之間,這通常與國際局勢有關。
解决衝突的原則有十一條,其中有的適合於解决個人與個人之間的衝突,有的適合於解决團體或國家之間的衝突。衝突發生時應先確定衝突的性質及衝突雙方的利益關係。如下圖所示:衝突發生會導致四種不同的結果:一、AB雙方都受傷害;二、A獲利,B受損;三、 A受損,B獲利; 四、AB雙方都獲利。請諸位回憶一下自己的經驗中,衝突發生之後,結果是其中哪一種?
一個人也許四種結果都曾經歷。在市場上,買賣雙方協調價格的過程就是爭取一個有利與雙方的雙贏結果的努力。民族衝突中也包涵類似的情况:少數民族團體在漢族地區進行貿易活動,有時會發生衝突,甚至形成突發聚集,結果往往取决於政府與群體之間達成的處理方案。
一般來說,有三種調解途徑,一是國家機關介入調節;二是社會團體之間,比如商會等,參與調解;第三是私人之間的溝通和協調。每一種衝突都有各自的來龍去脉,衝突調解應首先弄清楚衝突的性質,創造一個維護雙方利益的解决辦法。

第一、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儘管作爲衝突的當事人,你會怒氣衝衝,但仍要考慮暴力的起因,後果和替代方案。只有瞭解衝突的原因,才可以控制自己的憤怒,否則就會被憤怒所控制。人在生氣的時候,判斷力會被扭曲,所以不要在這時作出草率的决定。
第二、面對衝突,而不是逃避。逃避的方式有多種,包括否認、壓抑、放棄主見,盲從於他人的意見,把怒氣合理化,拖延衝突的解决,在雙方深入溝通之前草率解决這個衝突。南非國民大會黨在曼德拉當選總統之後組成專門機構,讓黑人受害人陳訴所遭受的迫害。當問及是否原諒過去的一切時,他們得到的回答是:政府無法幫助,這一切需要時間來化解。侵害方若立即要求原諒,會使正義無法被伸張,逃避也於事無補,無法消除積怨與憤怒。但有一些衝突倒寧願逃避它淡忘它,不要去執著面對。例如那些很快會消失,不會造成永久傷痛的,或則是那些根本無法解决,或自己注定是要輸的衝突。
第三、我們要把利益和立場區別開。立場相對的雙方未見得是利益相對的。比如一對兄妹分一個橘子,彼此立場相對。但妹妹要這只橘子是爲了用橘子皮做個燈籠,哥哥想吃橘子肉,兩人的利益幷不衝突。以衝突發生時,要看清各自利益所在,才可以尋求解决之道。以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在加沙地區爭議爲例,巴勒斯坦以定都耶路撒冷做爲民族自决的象徵,而以色列則是出於國防安全的顧慮。化解僵局的關鍵在於怎樣解决雙方不同的需要。
第四、有一個原則是在重視自己的利益所在的同時,應尊重對方的利益所在。通常兩個衝突團體中一個團體勢力較强大時,也許是因爲歷史,也許是因爲習慣,弱勢一方會尊重强勢一方的利益。要達成雙贏的解决衝突,雙方都應充分考慮和尊重弱勢一方的利益。
第五、衝突雙方一起探討雙方利益所在,一起尋求解决之道。找到雙方共同的利益,才可尋求真正有利雙方的結果。
第六、當衝突發生時,應用精確方式來將其定義成一種行爲,不要擴大到人生哲學層面的差異與對峙上去。一開始就將衝突局限在特定時間地點範圍內,不要模糊界限,不要擴大到孰優孰劣的爭論上去。通過限定衝突來建立互信是解決大規模衝突時不可或缺的一步。互信是指雙方都知道對方同時也會考慮到我的利益,這樣才能在談判中更加深入議題,把衝突事件從阻礙變成溝通的橋梁。這一步需要創造,需要集思廣益,以獲得雙贏的局面。巴以和談正進入一個思維風暴的階段[BRAIN STORM SECTION],這一階段的觀點無所謂對錯,雙方可先提出來,稍後作整理,篩選可行的計劃。雖然雙方還未最終達成雙贏的解决方案,至少在决策過程可以逐步達成一些共識。
第七、這裡談的是關於如何與對手溝通。理解對方的意思,並讓對方也瞭解自己的意願,這需要技巧。當我與他人發生衝突之後,面對對方的怨憤之詞,我可以去複訴他的話語,問他我可不可以這樣理解?同時,要在情緒上形成溝通的暗示,讓對方知道你瞭解他,至少試圖正確地瞭解他。這樣做比較容易獲得信任。在情緒激烈時,溝通的工作可以由第三者來完成。
第八、我們要隨時提醒自己可能心懷偏頗,其形式可能表現爲誤解,誤判和刻板印象。誤解指衝突發生時,我們會不自覺得選擇有利於自己的事實,而忽略其他的事實。團體衝突中偏見發生時,兩個團體會對相同的衝突有不同的說法。要解決這樣的衝突,應首先有雙方重建真實的歷史。共同撰寫歷史的計劃在許多國家已在進行,例如在日本與美國之間,北愛爾蘭與英國之間,還有巴爾幹地區等。誤判産生於錯誤歸因,認爲對方是性本惡,自己的作爲都是受環境迫使。在衝突之中,對手被說成是魔鬼,被加諸了一切缺點,「我方」則擁有一切好的特質,於是「我們」就有理由驅逐或消滅對方,做爲暴力尋求藉口。刻板印象可以望文生義,指的是不去想象可能的變化。以上所述都是偏見的形式。
第九、我們必須培養技巧,以對付强勢團體。這一技巧有三個關鍵字:FERN,堅定,FAIR公正,FRIENDLY友善。堅定要作到面對恐嚇,陰謀不畏懼;公正意味著要堅守道德原則;友善則指與對方合作的意向。
第十、要認識自己,瞭解過去經驗中自己在面對衝突時會采取怎樣的模式,瞭解自己的性格和特質。下面我用六個問題來促成個人對自己和社會對衝突的反映,請回想半年之內你所經歷的衝突事件,衝突的本質和解决之道。一條綫段的兩端是兩種極端的態度,請你根據以下六個方面來判定自己在綫段上的位置,以瞭解自己的行爲方式。
1、逃避 ------------------------------ 積極介入
2、軟弱,顧及他人感受 ------- 强悍
3、嚴格堅持原則 ---------------- 有彈性,無原則
4、重理性 ------------------------- 重感性
5、擴大衝突 ---------------------- 淡化衝突
6、疏於陳述,獨自承受 ------ 外向,樂於向他人陳述

教室裡的教學風格

我想倡導一種教學法,適合於任何科目。這使和平教育的主題又回到教育體制中。首先,我們應鼓勵學生互助、合作的學習方式,而非競爭。組織團隊合作,獎勵團體。獎勵個人易形成個人與其他人的競爭,給雙方造成不快和壓抑,我們可以在課堂上把學生分組,對回答問題最多的一組給予獎勵。也可以改革考試方式,讓學生參加個別考試得來的成績占總評成績的六成,而把學生與自己的朋友分組協作,再考一次得來的成績占總評成績的四成,這樣有助於將個人與互助式學習相結合。其次,教師可以針對課目,提出建設性的爭議,由學生討論,先選擇立場,表示反對的成一組,贊成的爲另一組。或是把意見一致的人組合在一起,相互解釋各人的判斷背景,聽者應重述對方的陳述,最後列出清單,看哪些方面是達成一致的,哪些方面是還未取得共識的。

社會環境

衝突解決不僅限於學校,也可能在家庭裡,在校外的一切生活中。父母或社區管理員都應接收訓練,引導青少年以正面的方式解決衝突。和平教育是一個嶄新的領域,在許多方面都有待實踐。這個主題在此不深入討論。

有關和平教育的討論


兩代人的溝通
孟蒂教授:理解親子關係要看的不僅是孩子的發展階段,父母親也自有其發展階段。每個人都會經歷不同的發展時期。有些人的經歷順利,有些人的發展遇到較多的麻煩。兒童到青少年轉型時期是麻煩最多的時期,青少年是一個尷尬的階段,同時父母也從青壯年轉入中年。兒童進入青少年就脫離原來的軌道,進入一個自己的軌道,形成自己的獨立生活空間,不再以父母的意志爲中心。有如一個行星逐漸成熟爲一顆恒星,這個星球一方面在自己努力創造自己的道路,一方面承受著父母對之發生的引力作用。這一階段父母的關懷應從呵護陪伴轉爲支援贊同,但這對雙方來講都是不容易的。我們唯一能做的是接受這個事實,瞭解孩子關心的利益,調整自己的立場。青少年最關心的是一個獨立自主的空間和父母的肯定。用愛的教育,用肯定的方式强化他們好的行爲。

教育應關注對青少年抉擇能力的培養

孟蒂教授:在某些社會制度,文化環境中,人的關係比較垂直。某些人會爲別人做决定。有兩種可行之法:其一是在學校或社區管理人員中開展教育,轉變觀念,培養孩子解决問題的能力。泰國國王是宗教領袖,可以說服結集不滿的學生。完全靠一個人來解决紛爭,優點在於符合文化傳統,有效率;缺點在於這個人必須是被公衆認可的,享有極高的聲譽,同時對個人而言,他必須不斷干預各種紛爭,負擔過重。方法之二是讓每個人都發揮潜力。首先,要尊重這個權力結構,當個人被納入其中,就會獲得更多的獨立空間。

教育應在一個整體環境中進行

查有梁:學校,家庭,社會所進行的教育是相互作用,有機聯繫的。家庭,學校中形成和平關係相對容易,但社會就複雜得多。通常解决衝突的辦法有兩種:以暴制暴與和平之道。學校中給予學生單方面的和平教育,孩子在步入社會時將深感不適。主張和平運動的金恩博士也死於暴力暗殺。學校教材因爲一些需要而不能正確面對歷史,有意製造偏見。這也許不是單純技巧可以解决的。教授對此有什麽建議?

孟蒂教授:這也是我自己面對的問題。您指出和平教育被孤立考慮,沒有與環境相結合,在家庭學校可以實現和平教育,但社會的暴力現象很容易摧毀教育的成果。有些人認爲只要在自身生活中去實踐和平就好了。我認爲因爲個人總是生活在社會群體中,和平應當上升爲一個社會理想。

您剛才提到社會暴力,其概念和緣起都來自東方。亞洲在進行民主轉型的時候是以什麽方式來進行,有關研究涵蓋東帝汶、菲律賓、緬甸等國家。我們的研究只在菲律賓有一些成果。我們應首先瞭解當地的政治現實。菲律賓的領導人奮鬥了十四年,脫離獨裁者馬可仕的統治。我們首先凝聚著一批有共同目標的人,這些人有决心,願意爲之犧牲。這些領導人務實而有崇高的靈魂,他們的行動是集體的决定,由一小群人决策。但這樣的决策方式未必總能成功,有時甚至會形成災難。菲律賓實施戒嚴法的時候,我常常與學生一起參加遊行。活動之前,我們會聚集,商討行動方案,如何在遭遇暴力時以非暴力的方式進行抵抗。在一次游行之前,我告訴學生如果警方有暴力行爲,一定不還手,也不要跑掉,要立即坐下來。當看到一個同伴被警察抓住時,我不由得尖叫,拔腿要跑。當我被同伴拉住,鎮靜下來,才發現人人都已坐下,只有我要逃跑。
亞洲的未來是一個和平的未來,但不是個人的,是集體的,是與真實的世界相融和的。

身教之需

王爾華:現在,中國爲二十一世紀的教育發展方向提出了四大目標:學會做人,學會做事,學會學習,學會共處。今天教授所講的正涉及學會共處這一步,於學校教育提出了許多指導。但學校教育不能太理想化,現在影視文化的影響勢不可擋。學生一面在校學習和平相處,一面目睹社會中的暴力侵害。學校在開展和平教育同時,也應加强自我保護的教育。

傅春敏:教育是一個全社會的責任,學校僅是其中的一個專職部門。學校常常抱怨社會不良影響對學校教育成果的破壞。其實,這反映出學校教育的脆弱。包括所謂二十一世紀教育發展目標,都體現出一種學校教育的孤立。要教學生學會做人,意思是他們還不是人。這是一個非常不公平的前提。要教他們學會做事,學會學習,學會共處,教育者的潜意識裏否定了學生會做事,學習和與人共處。他們遭受否定也許僅僅因爲他們做人,做事,學習,與人相處的方式幷不完全符合學校的理想法則。人之為人並不在於他是否接受過學校教育的洗禮。在入校之前他們已接受了整個世界的啓蒙,並受到它持續的影響。學校的教育理想多少有點孤芳自賞。被學校置於對立面的社會是一個爲成年人所控制的世界。我們爲他們創造什麽樣的世界,他們就學到什麽。也就是說我們想要他們學什麽,我們就應當親身去樹立什麽樣榜樣,而不是給他們一些文字和語言的模式,一些說教,一些理想。

孟蒂教授:的確,成年人的行爲是孩子模仿的物件。有一個真實的事例。在一次以小學生爲研究物件的實驗中,以隨機的方式將學生分成兩組,幷加入成人參加活動。第一組的成年人教導孩子要行爲友善,但成年人之間彼此凶狠相對。另外一組的成年人則不講課,但彼此友好相處。一段時間之後觀察孩子在游戲活動中的表現,第一組的孩子彼此相惡,第二組的孩子則彼此相善。

無論於成人還是小孩,身教甚於言教。言教身教若有落差,人們最終只關注你的身教。前殖民地國家的教育就存在很多問題,殖民國强加給殖民地區學生的教學內容難以被接受。

如何學習參與社會生活

孟蒂教授:人要具備競爭力,但不一定要有暴力。如何在競爭與和平之間達到平衡,這需要創造,是一門藝術。首先要瞭解個人的利益,所屬團體的利益,看是否可以達成一致。我如今關注共同利益,幷力圖使之擴大。在我任教的大學,曾經周圍發生搶劫。我們與周圍的企業聯合,雇用警衛,共同加强治安,把我們的利益聯繫在一起。當然有些暴力問題很難解决,甚至無法解決。

懲罰與教育

魏明德:查教授和王副校長在談及非暴力教育時,好象比較悲觀,似乎覺得不太可能做到。這是因爲我們總在想找到一個萬能的解决。我們可以做一些預防的工作,進行和平教育。技巧與工具不同。我們可以教孩子技巧,引導其發揮能力。通過教育成人,讓他們瞭解個人與團體的關係,强調《位元格》的概念不是孤立的,而是與社會相關的人。在面對暴力無計可施的時候,人們傾向於以暴制暴。美國的司法正向嚴刑重法的方向發展。現有二百萬人在獄中。甚至一個人因偷了三支巧克力被判十六年監禁,因爲他偷的是特大號的。人們不相信其改過自新的能力,所以能罰多久就罰多久。怎樣的懲罰是可接受的,並有教育意義的?

孟蒂教授:糾正一個人的行爲應當依賴教育而不是懲罰。懲罰收效很快,缺點是造成施罰者與受罰者的對立,不管在學校家庭中都有這樣的現象。在施罰時應堅持一些原則。當一個孩子向帶電的插座伸出手,你要打他的手,要立即執行,要嚴厲得讓他足以形成深刻印象,同時讓他知道他可以有其他的選擇。比較困難的一種情况是當父母與孩子發生分歧,但不會危及孩子的安全,比如你不喜歡他的打扮,只要不會發生立即的傷害就不必施以嚴罰。

有時獎勵也可以替代懲罰。教育者應關注孩子的行爲,肯定他的積極表現。在家還可以用懲罰外的方式進行教育,比如肯定電視中的他人的良好行爲。以上所述適用於十六歲以下的孩子。十六歲以上的則喜歡自己做主。師長應調整自己的角色,與之分享成長的經驗,塑造他的行爲。同樣的情况也可以推展至團體和社會。某些團體在長期接受指導後漸漸形成自主性,這一過程中要不斷調整與各方的關係。

和平生活的智慧

李遠國:和平教育强調和平相處中雙方的共同利益。和平不僅僅是一種技巧,更是一種智慧。政治家若瞭解其中奧義,就可上升爲一種政治智慧。和平教育應强調和平帶來的利益,使之成爲生活的智慧。成人與孩子都應當學習,以解决學校教育與社會生活的脫節。

孟蒂教授:弗洛依德曾說過,人類有兩大衝動:性和攻擊。這使人類充滿活力。由於市場經濟的推波助瀾,刀槍這類玩具對孩子很有誘惑。事實如此,無須判斷其對錯。實驗證明,這樣的玩具或影視暴力場面會增强人的暴力傾向。實驗過程中,受試者集中在一間屋子裏聽故事,屋子裏有一隻羽毛球拍。另一些受試者集中在一起聽一個更爲暴力的故事,房間裏放一隻槍。第二組受試者表現出更强的暴力傾向。在菲律賓推廣和平教育的過程中,每周有一天被設置爲「沒有玩具槍的一天」。讓孩子自願將槍帶到學校來,進行集體銷毀。或者寫信給家長,希望家長不要再給孩子買玩具槍。在媒體中傳播暴力會激發人的暴力傾向,甚至出現與電視情節一樣的犯罪。青少年容易受影響,美國已多次發生校園槍擊案。

加强對團體的教育

任新建:個人和平心理素質的提高是否能切實改善我們的社會環境?我認爲還應加强對團體的教育。比如在少數民族地區,隨著經濟的發展,爲爭奪草場水源和礦山,部落械鬥頻頻發生。這並不是每個部落成員的本意,只因自己所屬一個團體而不得不參與其中。對團體的教育也是應倍受關注的。

和平教育與社會環境

查有梁:我早有一個想法,想要對中國古典文化中的和平理念,和平教育觀點做一些研究整理。這是從理論方面可以著手的工作。同時,我正從事中學教材教法的組編指導工作。想組織教師對當今的教育現狀做一些調查,反思和調整。我們應當站在一個跨文化的高度來審視我們的教材。世界是環球一村,經濟一體化不意味著文化一體,要相互尊重對方的文化。

任新建:我從事民族研究,其中心理學是很重要的一種學派。我正從事一項科研:西部大開發中的民族關係變異。我將把和平心理融入民族關係研究,做爲調解衝突的一種手段。民族衝突有觀念的,亦有物質利益的。

李景:最近,我們正在準備一個關於少數民族教育的研究工作,其中涉及民族關係對教育結果的影響。如何加强民族團結?除了政治措施和强調相互依存的關係之外,我認爲還應開拓一些异文化交流的技巧的研究和教育。異文化之間應如何相互瞭解和相處?少數民族在漢族地區形成社區,活動範圍越來越大,如何對周邊人員進行教育,對社區的關係做一些指導?這都將被納入我的研究範圍。

王爾華:中學正在進行德育改革。這次會議的精神對我的工作很有啓發。我校正對學生進行現代意識的教育,也有觸及和平教育的內容,比如競爭與合作,環境有發展等小專案。查教授的理論研究可以在我校的教育教學中實踐。

敖昌德:我從事外事工作。冷戰之後,和平與發展已成爲世界的主題,但迄今人類還在探索之中。二十世紀末仍然衝突不斷,包括孟蒂教授的家鄉菲律賓也有人質問題。近年來,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重點研究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和合文化。其中有大量的有關人與人,國與國,人與自然如何進行合作,相互依存,和平相處,是中國傳統的精華。不僅要研究,還要傳播,發揚。

李金遠:中國有句古話,說「畫如其人」。我教學生繪畫,也很注意對學生自我修養的引導。藝術是一種生活方式,我不僅要教畫,更要教積極的生活方式。現在經濟發展很快,世人提倡競爭,傳統中的和平理念更顯可貴。這次我學了些教學方法,教學生在繪畫中體驗自己的感受。繪畫使我們回到自由的兒童時代,彼此坦誠又相親。我建議是否每人就自己的畫寫一段文字,記錄自己的感受。明年再辦一個兒童畫展。同時,我們成年人的畫也可以加入,幷開展一個學術討論會,通過畫展將學術討論的內容普及開來。關於這個畫展,如果可能的話,也可以請孟蒂教授所在的和平研究網路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參與其中。

李遠國:這次會議頗有成效,大家提出了操作性很强的建議。我們既要有長期的研究計劃,也要有短期可實現的活動。畫展的計劃可以使和平教育的觀念向各個方面滲透。首先是教育部門通過組織學生參與畫展而開展與和平教育相關的教育工作。第二是社會,通過家長,媒體的參與,向社會普及和平理念。第三是政府,明年是聯合國對話年,畫展可以做爲政府與之回應的一項公益活動。第四是科研,組織一個研討會,兒童,家長,教育工作者都可以參加,推進和平教育的研究和普及。成功地舉辦一次畫展就能成功地啓動社會政治的力量,爲以後進一步的研究和活動打開通道,純粹的學術研討會普及率很低,宣傳勢力弱。我們應當著重於普及更甚於研究。

魏明德:在此我有七點要說。
第一、查教授提到和平教育與中國文化的關係,意欲從中國文化中找到和平教育的意義。我們七月將召開的一個有關環保與發展的會議正是這次會議精神的繼續。和平教育與中國文化的關係也許是緊張的。在和平教育中重要的一點是如何面對衝突。和平以真理和正義爲基礎,中國文化却常以二者爲代價,求取和諧。中國文化也可對國際和平教育理念有所啓發,但幷不意味著它與和平精神是完全一致的。
第二、教科書是和平教育的一個重要部分。狄明德先生曾專門研究大陸的教材,發現其中有很多暴力傾向。我認識的丁松筠神父在臺灣做英文教學節目,長期在鳳凰衛視中文台播出,他的教學內容注重生活衝突的幽默解决,真正是不僅教書,而且教人。
第三、中國重視愛國主義的教育,和平教育與愛國教育的關係是怎樣的?
第四、根據李景女士的談話,有一點很值得一提,我們不要落入一個觀念:中國就是一個漢文化。我從事彜族的研究,他們的群體中的德古是專門調解衝突的人,幷有一套嚴格的制度和宗教調解儀式,一年舉行三次,使每個家庭與社會重建和平關係。少數民族的文化也有許多值得漢族學習的地方。
第五、在少數民族與漢族人口相當的地區,比如四川的鹽源,有蒙、漢、藏、彜、回五個民族聚居在一起。我們正在幫助該地區建立一個小學,關注不同民族之間的相處。
第六、我們應將這次研討會的內容結集成册,我們先討論讀者群,我認爲應該是大衆,把教授的談話,我們的討論,困惑向大衆提出來。
第七、畫展的建議很好,但我擔心講的比做的多。我另加一個建議,將畫展與實際結合,比如在畫展中募集用於和平教育的資金,以便我們更深入的開展工作。

李遠國:明德提出了可行性及應注意到的問題,我在此做一個回應。一是關於和平教育與傳統中國文化中的衝突是客觀存在的。中國的歷史就時間而言,有三分之一是處於戰亂時期,我們要做的是將有價值的和平思想從傳統中剝離,以創立中國現代的和平文化。
關於教材,怎樣逐步清理非健康成分,我認爲不是去消除,而是用和平理念去侵蝕它。愛國主義不可以否認,但不能片面擡高,否則容易引起衝突。我們要在愛國與熱愛世界和平之間强調共同點,而不是差异。發掘整理少數民族文化中的和平思想和技巧也是很有意義的。我們的册子應針對大衆,考慮最多數人的接受程度。畫展不是一次單純的行動,是我們點燃的蠟燭,聚集了光和能。

孟蒂教授:我用心聽各位的建議,很有可行性,也很有創意。衝突與侵害有差別,侵害是傷害,衝突則可能是創造性的,正面的,不一定總是要逃避。如果我們能有技巧化解,衝突有時倒可以伸張正義,不一定要去忘却。有關愛國主義與民主主義的討論由來已久,尤其在一些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國家,我所認識的一位元德國學者堅持認爲民族主義是不利於和平的,可是來自南美洲,拉丁美洲(前殖民地國家)的學者們認爲民族主義可以肯定民族團結,每個人都必須對自己的身份有一個肯定,才可以與其他人平等交流,一個民族也一樣,只有認同自己,才可以與其他民族平等交流。我從這些辯論中體會到歷史可以影響到人民對和平概念的理解。
我們的活動可以聯絡相關的國際組織。聯合國宣布明年爲國際和平年,不知能不能擴展成十年計劃。負責這個計劃的是一位巴黎的心理學家,我相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規劃時,應會與我們的計劃有一致之處。
有關畫展和研討會,我提供大家一些資訊:我任教的馬尼拉大學明年將有一個國際和平教育研討會,有四十多位來自不同國家的學者,他們都將帶來各自的論文,幷與當地的社團進行交流活動,也許一部分人可以來成都參加我們的活動。
我們也可以通過國際互聯網與未曾蒙面的學者進行合作,他們涉及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國家。我選擇一些真正有心共建的學者一起來工作,分析資料,建立理論。

李景:明德提到民族人口多的地區進行和平教育的重要性。比如在四川省的理縣,漢、藏、羌人口各占三成。過去,漢族以家庭的方式,藏族通過寺廟,羌族通過頭人來解決衝突。我們可以從瞭解學校教育,鄉村體制開始進行研究。

任新建:以康定爲例,這是一個多文化相容共處的典型地區。共處的原因在於彼此間廣泛的交流和認同。宗教差異並不防礙生活習慣上的相互借鑒。少數民族能在小群體中很好相處,但團體之間的矛盾尖銳。任何民族都有和平衝突的雙重性。和平教育就是要開啓對話的通道,張揚和平的一面,消解限制暴力。金沙江畔的三岩地區實行父系氏族社會,沒有官,沒有頭人,選舉形成管理結構。他們內部團結一致,和睦相處,對外却非常有侵略性,經常外出打劫財物。

查有梁:和平教育的最終目標是要超越國界的。每個和平工作者都有自己的祖國,自己的家庭。首先要愛家,才能愛國,愛人類。和平教育教會人進行「座標變換」,處世要將心比心。

王爾華:這幾年,中國的教育同樣强調國際主義。法國作家都德的《最後一課》一直是中小學教材。我們要教孩子瞭解自身,瞭解他人,尊重他人。和平教育不僅是書本知識,更要讓孩子們有所體驗,參加實際的實踐活動,通過行動本身來學習行動方式。

本文摘自【和平教育】
魏明德主編,光啟文化事業出版,2001年9月。

相關連結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601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