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泰的思考

by on 週五, 24 十一月 2006 評論
你對泰國的印象是什麼呢?椰子、寺院、芒果、大象、人妖、整型、泰國菜….林林種種的泰國風貌中,最讓我反覆思考的是泰國的設計。

當我們的國藝會大張旗鼓地在舉辦創意產業新秀大賽的此刻,我心裡在想一定很多跟設計這行有關的人都在心中嘀咕著…我們的創意要如何演化成一個成功的品牌呢?如果把一個品牌比擬成一個人,那最重要的就是它的個性跟獨特的情感表現吧!當我們從這個角度來看的時候,比較容易弄清楚為什麼我們的創意新秀做的東西不醜,但卻沒有一種讓你覺得驚豔與難忘的感覺。我後來一直在想這件事,也跟很多去誠品看過這個創意展的外國朋友討論,他們都覺得台灣人的設計不糟,但沒有鮮明的個性。好像你在A上面看到了B的影子,在B上面又覺得C跟D也在其中…


於是我想到曼谷。要講曼谷之前,我應該提提尼泊爾,為什麼? 因為這是一個工藝還真的活著的國家。加德滿都谷地的巴坦是一個活生生的工藝城,舉凡佛像、油燈跟種種印度教影響之下的美學物件的打造都還活在這個地區。你說它美不美?真的很美!真的很有味道!我只能這個國家窮歸窮,但若論美學則遠勝過許多銅臭味瀰漫的國家。每一年我都會不斷回到巴坦這個地區來看看什麼工藝還活著? 什麼工藝消失了?什麼工藝又成了當紅炸子雞?後來我有一個驚人的發現,我發現去年的尼泊爾變醜了。主要的原因是他們的工藝市場中出現了中國的”商品”。這種現象在藏人聚集地泊達最為嚴重。中國製的商品藉由西藏的商旅越來越大量地進口到尼泊爾這個以觀光為主要產業的國家。

中國那些塑膠製、俗不可耐的掛飾開始大量出現在尼泊爾街頭的商店裡,一大堆粗製濫造的東西說明了全球化的災難有多麼無遠弗屆。唯一讓我覺得安慰的真的是那些還存活的當地工藝,它多少還形成一種平衡,讓人不會覺得是跌入一座廉價的中國城。看著尼泊爾在古老文化所遺留下來的珍貴美學上的變化時,我真的是覺得設計這件事絕對牽扯到生活型態。否則,幾百年前的尼泊爾,怎麼會有人做出那麼美的懸掛式油燈。仔細推敲,你會發現這跟它的建築風格有關。再回頭來看看,若不是長年的電力不足,這油燈恐怕早就命絕,消失在市場上了。但有了電的尼泊爾呢?為什麼還有人在用油燈呢?因為習慣、因為信仰、因為某種浪漫的生活情境、也可能因為省電與應付隨時都會發生的斷電。

於是一個物件一直活了下來,並成為最具代表性的國家工藝。一個設計的發生真的跟生活型態息息相關!

那我們就來看看曼谷吧!
我每年一定要過境曼谷,所以就趁機看看泰國人的生活型態。如果大家還記得1998年,中東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耗資千萬美金的王室婚禮,是由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泰國行銷公司一舉大敗歐美的廣告巨人搶下這個大案子,你一定會搥胸頓足地問自己:”泰國人?憑什麼啊? ”泰國人憑的是他們幾世紀以來養成的生活觀與生活節奏造就的心情與觀點。就像搶下這個案子的人說的: “Tai people know how to live,we can make it beautiful!” 是不是真是這樣呢?

泰國人的民族性讓他們有著慢活的條件,於是體驗生活的節奏也是緩慢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樂天性格,使他們從未成為衝鋒線陣、極度瘋狂的製造業巨人。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工業獨大,產品零情感的廝殺中,泰國人從未搶到什麼大餅。

但到了以風格掛帥的年代,泰國卻扶搖直上,讓人不得不定下來看看它如何將那從生活型態中發芽成型的創意變成賺錢的工具。其中很令我佩服一點是他們在已有的元素中所放入的加工與創意,尤其是在佛教文物的升級跟轉化裡,他們下了功夫,闖出一條讓宗教界都要跌倒的路。

一個簡單盤坐的小佛像,在泰國的大盤市場中只要100塊台幣,但加上一個原木框,叫價馬上漲了八倍。如果把這個設計的兩大元素拆開,它們都簡單到不行。問題是,在泰國設計師想出來之前就是沒有人想到過。泰國許多佛教文物的複製品都經過巧思,而且是很有情感、很有人味的巧思,所以它們變成了非佛教徒也想珍藏擺設的創意結晶。因為它們代表的不是宗教,而是泰國風。

在「風格經濟」開始揚起的此時,其實我們這種欠缺真正生活風格的國家(我們有的那些都是東抄西抄的風格)碰上全球化的衝擊時都是有點招架不住的。製造業快沒搞頭了,所以要趕快加緊找出路。這就是台灣的生活型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什麼都像蔣介石來台做出的都市計劃一樣的沒有計劃。(說一下題外話,我們的外交部今天成為了哥斯大黎加國家醜聞中的共犯,據說外交部金援的四十萬美金進了人家總統的私人口袋,而我們的外交部聲稱冤枉不知情。各位有沒有很懊惱我們的政府腦袋裡究竟裝的是什麼東西? 我們這些逃不了稅的小老百姓真的只能乾瞪眼嗎?)在經濟部、文建會紮錢搞品牌與創意的同時,會不會覺得有什麼事怪怪的呢? 這會不會有跟社區營造一樣的下場呢?當你看到台灣從南到北,每個縣市都在絞盡腦汁想辦個什麼節的時候,會不會覺得我們的國家整體生活創意很像失根的蘭花呢?有沒有想過我們怎麼會冒出那麼多奇奇怪怪的“節”?有沒有人想過這些有的沒的“節”對台灣人的生活美學經驗帶來了什麼成長?我們從南到北的縣市政府每年發出去的文化發包工程究竟有多少億啊?

從工業革命到今天,整個世界像翻了一翻,很多國家都像打擺子忽冷忽熱地不知要走到那裡去。走訪泰國,從寺院外賣的花串、小餐廳的蘭花台、小販推車的擺設、獨樹一格的各種SPA、巧用泰國元素的各行各業,我們怎麼能說設計跟文化背景無關?如果泰國人不是有那種被炎夏催眠的宿命,他們可能會更汲汲營營的變成亞洲過勞死的現代員工,而不是在那裡挖空一個椰子殼最後卻做出一個花籃的人;如果泰國人不是因為有樂天知命的民族背景,他們就不會成為一個盡興生活,而從中不斷創造“小美“的國家。泰國的美學真的就在街道或村莊中隨處可見。

這個國家比富裕是比不過台灣,但是比一張原創的椅子、一個原創的包裝、原創的佛手、原創的像框、原創的餐廳,它恐怕要比我們強很多。還有我想告訴大家,要看泰國的美學還有一個好地方,那就是寺院中的僧侶宿舍。下次有機會要一遊曼谷的人,請別忘了尋訪這些僧侶的住所,你將看到連和尚都懂得把生活弄得這麼怡人、把小小的庭園裝點的這麼泰國,我們要拼創意產業的這條路真是挺遙遠的呢!

很多台灣的設計師都喜歡向西方取經,可是我真的很想告訴各位,有空應該去泰國的街上走走,看看它們百花齊放又不讓你覺得了無個性的設計;或者去看看尼泊爾的油燈工藝究竟有多精彩、它們的屋頂餐館好過台北市大半的”美卻無個性”的餐廳;然後順便再去看看印度的精緻紗麗為什麼會讓西方那些設計師為之瘋狂。

做完一趟這樣的旅行後,通常你可能會再回到曼谷轉機。如果此刻所剩的盤纏已不多,那就搭水上計程車隨心下船吧!岸邊的驚喜還很多,從土地裡長出的深層創意隨處可見。

我覺得設計真是生活型態的反應與生命內涵的反射。而高唱風格的經濟真的是從生活的體會中點點綻放的。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Matrix_landscape_thai.swf{/rokbox}
Sarina Yeh (葉姿吟)

Sarina, the secretary general of Summers Foundation, has a long-term committment to orphanages in India and Nepal. She helps E-Renlai to manage our network of friends and partners, keeping close contacts with a large range of NPOs, especially in China.

現為有容基金會執行長,長期以來關注印度以及尼泊爾孤兒的教育與成長問題,並付諸行動。她曾任e人籟的串連編輯,負責與非營利組織來往與聯繫。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8541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