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貧窮仙境──尼泊爾

by Sarina on 週四, 30 四月 2009 評論
攝影/周李隆德
本文亦見於2009年5月號《人籟》月刊


----------------------------------------
尼泊爾人,有著世上最迷人的笑容與溫和親切的天性。
這個國家有種魔力,令我日夜想念,召喚我不斷重訪。
但是當我將目光轉向人們的生活,每每令我無比感傷…
----------------------------------------

山中小國的困境
第一次走訪尼泊爾是一九九四年。至今,還記得當時街上的味道、早晨的空氣、人們的眼神、瀰漫的香氣與迷霧中的老建築…

這個國家有種無法形容的魔力,召喚我不斷重訪。只是在重訪的經驗中,我看見的不再是它表面上迷人的情調與獨特的氣氛,而是這個夾在中國與印度兩塊大麵包中,如同一片薄得不能再薄的火腿肉一般的山中小國,有著多少沉重的內憂外患。

在二○○一年王室血案後,這個原本還算平靜的國家,政治局勢日益動盪;極度仰賴著觀光業的經濟,曾數度因罷工、宵禁,以及毛派的竄起,而受到嚴厲的考驗,並直接衝擊人民的生計。這幾年來,許多鄉間百姓,為了謀生與身家安全,紛紛移居首都加德滿都。一時間都市裡人滿為患,地價物價年年高漲,治安問題隨處可見,但政府卻一籌莫展。


新政府,新氣象?
從鄉下轉居首都的移工與世界各地的移工一樣,絕大多數都只能從事最底層的勞力工作,生活品質極為惡劣,貧民窟數量與日俱增,更不要說是下一代的教育問題了。此外,到國外打工的男性人口也不斷增加,工作地點以中東地區為主。

原本就身陷貧窮之境的小國,在繼任國王無能無德與政府當局貪腐的情況下,跌進了失序又混亂的年代。社會建設百廢待興,經濟水平不斷下滑。最後,許多民不聊生的百姓選擇向毛派靠攏,希望藉由一個制衡甚至反抗的力量,讓這個國家的權力結構翻盤。而整個國家在這樣的動亂不安中,的確付出了很高的代價,社會問題層出不窮,零星的暴動越演越烈。

去年春天,毛派終於成為議會的第一大黨。沒多久,便以五百六十票對四票的壓倒性優勢,在議會通過決議,正式廢除了君主制,成為一個聯邦民主共和國。而新崛起的政治勢力是否能為這個山中小國扭轉長年的頹勢,帶給人民一番新氣象呢?


被摧毀的人間仙境
目前,尼泊爾的社會問題並無顯著的改善。公共建設依舊停滯不前,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青少年犯罪率不斷攀升,人口販運問題也不見改善,連最顯而易見的垃圾處理都變成難題,至於水電與汽油供應的嚴重短缺就更不用說…

每每在鄉間望著喜馬拉雅山時,我都有一種無以言喻的感動。以自然條件而言,它是我心中的「人間仙境」。可是當目光轉回到社會時,我又有說不出的遺憾。一個國家,由人組成,也由人摧毀。而相較於腐敗的政客所掌握的資源與影響,人民的權益與力量幾乎毫無招架之力。

尼泊爾人,有著世上最迷人的笑容與溫和親切好客的天性,我想這是我日日夜夜想念這裡的主因。但它卻也是我傷感的緣由,因為不知道這些無法發聲的百姓,要到何時才會回到一個安定的社會狀態,享有最基本的生活品質。



關於尼泊爾及周李隆德的攝影作品,請參考</b>
周李隆德的影像世界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SarinaYeh_nepal.jpg{/rok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