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著相机的DJ

by Andrew on 週二, 18 三月 2008 評論
我十九歲時決定來台灣。因為喜歡電影,看了很多不同國家的電影,而且侯孝賢的電影風格很吸引我,我就來到台灣念電影。到現在,不知不覺也快六年了!
在香港時,我根本連什麼是光圈、快門都不懂。來台灣之後,在課堂上學到攝影的基本概念,才慢慢開始拿起相機拍照。
我並不是一個專業的攝影師,我連一台自己的相機也沒有,我只是對構圖、光線、光圈、快門有些概念而己。我堅持用底片拍攝,因為我覺得用底片拍出來的東西比較有生命力。對我來說,如果一卷三十六張的底片能拍出四到五張不錯的照片,已經令我很滿足了。
拍照或拍片,其實是在用不同的形式去說故事。對我來說,攝影中最美好的經驗是,拍完之後把底片拿去沖印,然後等待結果,最後出來一些意想不到的Good Capture,就會讓我興奮好一陣子!
我也是一位DJ。我選擇音樂,通常是看自己的心情跟當下的氣氛。我拍照時所選擇的畫面構圖,也一定跟當時的心情和氣氛有關。拍影片也是一樣!
如果要我用一首歌來表達今天的心情,我會選Norah Jones的”The Story”,這是一首很有電影感的歌,歌詞的第一句真是深得我心:”I don’t know how to begin, Cause the story has been told before.”

01
在破舊的渡船上大家看似心事重重,每一張臉孔底下可能都藏著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剎那間回到了七十年代,同樣的場景,同樣的人物,這時候,台灣是美麗的寶島,帶著墨鏡的大叔耳機聽著廣播,正在播放著鄧麗君的《小城故事》。

02
儘管時間跟人物已經改變,但是同一個地方還是在上演著同一樣的故事,他坐在摩托車上,等待渡船把他載到對岸,他下班回家,家裡等著他吃飯,他在煩惱著什麼?小孩子的未來?爆漲的物價?還是在想著沒法忘記的悲傷回憶?三十年前的今天,他跟他美麗的女伴在放著曼波的舞池裡快樂跳舞。

03
時鐘停在十一點零六分四十七秒已經不知幾年,但歲月還是不斷無聲的流走,人們還是每天坐著渡船來回奔走,這個停止的時鐘在訴說著許多小人物的故事,我想像著Bob Dylan的歌飄散在充滿海水味道的空氣之中。

04
會不會有機會把這張照片送給這一家人?那時候小女孩已經長大,父母已經年老,他們還記得這個夏天,女孩記得父母牽著她的手,爸爸的手很大,媽媽的手很溫柔,陳明章的《歲月的船》說著一個這樣的故事。

05
愛情的美好令人覺得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海浪跟陽光都為我們的愛情喝采,就像Frank Sina-tra的情歌,這時候我們相信一切都是永恆的。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Kit_rhythm.swf{/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85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