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三, 14 二月 2007
週三, 14 二月 2007 18:57

歲月行者

時間從不提供意見,也不貢獻目標,卻和空間聯手交織無盡的漂泊。讓生命和著希望攀附在夢想的光影交疊中,被集合被解散被撿拾被棄置;被編號被設籍被上色被分類。無論是被自我還是命運牽引,都被束固在一條單程路上。面對無明與無知的驅趕,我們只能朝有亮光的地方移動。不回望,不守候,為了對生命之虔誠,堅持對生命負責和對完美的執著與超越……許是半生寥落,仍不斷在繁花開落之間,濾留時間的吻痕,追捕生命的律動。

時間的旅人,從生命的荒原起步,進入生命蒙稚地帶,穿越青春鼎盛歲月,歷練一段段路迴周轉的人生旅途。有人享受過程,有人只看終點,有人瀟洒,有人慳吝。不分貴賤,無論貧富,最終,還是會在夕陽將落未落那段辰光裡,確認一下什麼是坎坷!什麼是富足!可是,在一個充斥空洞諾言的虛幻世界裡,任何事物一經出現,就「遺失」在時間的巨流中。想要捕捉流散在時間中的存在與意義,只有倚靠「記憶的召喚」才能克服時間的無情。

流逝的分秒,累積的生命重量,多少人用來餵養虛擬的幻想!而不自覺將自己關在時間的鐵幕裡。戴著枷鎖,在狹窄的空間裡動彈不得,只能偶爾透過欄柵對切成片段的世界嘆息,或一動不動地在現實的禁錮中憑想像打撈自己。但尾隨湧上的時間觸感,並未改變。渴望自由,卻成了囚犯。

生命與時間同步,兩者恆常相互擠壓。不管你對生命如何豁達,也免不了時間的凌遲。然而,不安的生命騷動,一如生命色彩的釋放。每當進入生命細微和精緻的內在世界去撫摸,總會觸及一些不同的感悟,從而獲得另一層的修為。

這個充滿矛盾與衝突的人生舞台,或許不是我們所期盼的樣子。但我仍執意相信,生命有無限可能,就算到了山窮水盡之處,還是會為自己的所謂絕境找到一個出口,並且在尋找的過程中,得到重生。

衣食囚牢裡,站在時光的渡口前,跳脫日常的拖磨,維持索問的姿態,緊守著那點仍能自我的餘地,我們將不是今生的囚犯,而是客旅。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_Jie_01.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0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27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