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心繪海島─中國畫家東遊台灣記

by ReKui Li on 週五, 19 六月 2009 評論
採訪、撰文/李熱葵 繪圖/李金遠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7、8月號《人籟》特刊


熬過好幾個月繁瑣的公文程序之後,李金遠終於踏上了他期待已久的台灣土地。這位名聞中國的水墨大師才從四川師範大學美術學院的教授職退休,正是空閒的時候,此行應長居台北的法國畫家笨篤之邀,不辭千里從中國成都前來遊繪台灣。

在接下來的二十日裡,這些風景及與此相連的風土人文,李金遠都將一一經歷,並以畫筆留下視覺印記。他觀察著台灣,只是他並不知道尚有台灣人在旁邊觀察著他。


水墨意境下的台灣風景
說李金遠在台灣感受到了什麼「文化差異」,還不如說他看到了與深處中國內陸的四川十分不同的風景。他此行共有大大小小數百張寫生畫,多半是簽字筆、麥克筆和蠟筆所繪,此外也有一些炭筆畫。他在阿里山神木區畫了一些炭筆素描,非常成功地描繪出寂靜的深山和雲霧繚繞的檜木林。

但很明顯地,這些畫頗富中國山水情調,帶著濃重的水墨意境,即使題詩「古木無人徑」或「巖扉松徑長寂寥」,竟也絕無不搭調之處。這當然是因為山地森林畢竟是他所熟悉的風景類型。日月潭、梅山碧湖、冬山梅花湖,甚至淡水河邊的寫生也予人相似的觀感,中國畫中常見的元素都依稀可辨。


大洋中的小嶼
嘉南平野吸引了李金遠的目光,筆下常有開闊的田地和無所不在的細瘦檳榔樹,但真正的「差異」是在他去到蘭嶼之後才出現。這個太平洋上的小嶼想必在李金遠身上造成某種意象鮮明的衝擊──他這二十天超過兩百張的寫生裡,光是蘭嶼就有數十張之多,但其實他只在蘭嶼停留了一日一夜。

李金遠很可能是在置身浩瀚的太平洋時,心中才真正有了「台灣是個海島」的現實感。在前往蘭嶼之前,他已經在蘇花途中見識到太平洋,之後經由東部濱海公路前往台東的一路上,也時時轉頭望向車窗外的大海。這當然不是他第一次邂逅海洋,他也曾遊歷地中海,甚至嚴格說來,二十年前他在廈門沙灘上遠眺大膽、二膽島時,就已經算是與太平洋打了照面。

然而在某個極早的清晨,搭乘「綠島之星」號快艇自台東富崗漁港出海之後,他才真正投向大洋的懷抱。這是世上最大水域的西緣,即使是在陽光和煦的早晨,波濤洶湧依然遠勝古文明環抱的地中海。

離港後許久,山巒起伏的台東海岸才真的消失在水平線外,又過了許久,綠島也消失了,四周什麼也沒有,只剩下令人迷失方向的海洋。李金遠一直坐在快艇後甲板上,有時拍照,有時畫畫。那個早晨他與同行友伴聽說了東方有熱帶氣旋正在形成,但畢竟還遠在兩千公里之外,台灣東海岸的風浪其實並不險惡。自幼看慣了北大西洋險惡波濤的笨篤後來翻閱李金遠的速寫本,發現他筆下的海潮竟然有如濤天巨浪,才終於恍然他在蘭嶼為何堅持不肯一起去浮潛。


睜大雙眼,睜大心眼
中國是個廣土眾民的國家,國內語言殊異、文化各別,不能說哪一種人才是「典型的中國觀光客」。不過,李金遠確實以他獨有的觀看方式,看見了與他迥異的自然風貌與生活場景。或許他的文字無法適切表達此番行腳的諸多體驗,但那數百張寫生和其間悄然變換的畫風,卻透露了旅遊與文化交流的真實內涵──而這一點,在睜大雙眼之外,還要心眼才看得見。


更多李金遠遊台畫選,請見2009年7、8月號《人籟》特刊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LiReKui_island02.jpg{/rok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