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象都市

by Bendu on 週三, 11 七月 2007 評論
飛機落地,夜幕降臨。機場跑道閃耀著光,線形的組合就像是純數學方程式。線與線之間閃動著謎樣的裂塊:怎麼這裡有幾團色塊,那裡有幾處斷筆,還有無數讓人目不轉睛的小光點?這不是一條河流、一處軍事基地、一座大公園嗎?越往前看,我們就越覺得畫家許諾給我們一座城市;一旦我們來到畫的面前,我們尋找的城市忽焉消散。
也許並不是這樣,也許我們必須遺忘城市。在一片漆黑中,究竟是宇宙消失的宿命還是誕生的解脫使得光芒乍現?為什麼光散落又指向一個點?為什麼比起大片的黑暗,點狀的光反而使我目盲?為什麼光讓人想起世界的誕生?畫家說「有光」,光就依照畫家的創造法則出現了。畫家心有祈求,筆就意到?不,畫家必須堅韌地奮戰,使得光不會攻占整個畫布的空間。他必須把光聚集在應有的秩序裡,就像牧羊人在高地上找回迷失的羊一樣。沒錯,魔幻城市也許是整個宇宙,宇宙中某些星辰對抗時空中的熵,某些星辰是造物主的共犯與對手,它們像造物主一樣召喚誕生。
閃耀的光到底象徵著宇宙最初的光,還是消失毀滅的瞬間?沒有人知道。畫布的略高處橫亙著一條地平線,在空間的盡頭,出現許多黑洞,像人體流血的五孔,一個新宇宙的法則隱然成形。黑洞出現在前一道牆與後一道牆之間,時間彷彿在這裡被擊碎了…
如果您到現場仔細看畫的話,您會發現畫布有著方形銀色細框,觀看中心點的時候尤其感受到四方框的存在。四方框內就像是無形而且無法攻克的監獄嗎?還是造成視覺上的靶心,讓人拉起弓,對準敵國的城?也許是數學家寫的公式,想在越來越混沌的世界放進一點秩序。更有可能是一令紙,手抄員在紙張的經緯上刻字,寫下自己的思維。數學時時刻刻與混沌對戰,這樣的光能不能不需要數學的秩序而初透、恆耀?我沒有答案。
我被燈塔的光逮住,進入魔幻城市的黑洞裡。

本文圖品為鄭真蓉作品
假象都市
夜景/Black06-2
145x187公分
【Gallery J. Chen提供】

---------------------------------------------
Gallery J. Chen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trix_GalleryJChen_02.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5011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