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接近死亡,擁抱生命

by Siao-jhih Sun on 週四, 26 二月 2009 評論
大部分人不敢、不願意、也不知道如何面對死亡。不過,「人人必死」的事實,不但不會隨著時間的消逝而消失,還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愈發顯得真實迫切。顯然,規避生死不能免卻生死,更不能超克生死。奇怪的是(細想其實也並不奇怪),大部分人即使明知這一點,卻繼續選擇遺生忘死的「務實」態度。問題是,這種態度會使人生變得更充實、更踏實嗎?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各大宗教傳統以及近年來方興未艾的生死學都鼓勵人正視、接近死亡,從而安頓、超克生死。

「接近死亡」指的不是「人人必死」那種被動而無奈的事實,而是一種主動或有所自覺的面對死亡、觀想死亡。怎樣的人或哪些機緣會使人接近死亡呢?首先當然是自己的死亡迫近或親身經歷某個死裡逃生的變故時。生命是無常的,一場大病會讓人體驗到生命的脆弱;一件意外車禍會使人發現,即使你可以遺忘死亡,死亡卻絕不會忘了你。

另一種接近死亡可能比自己經驗死亡的機會要多些,那就是親人面對生死無常的時候。法國哲學家馬賽爾曾說,陌生人的死亡不能將我們從遺忘死亡的昏昧當中撼醒起來,只有至親至愛者的死亡才能彰顯死亡的深沉意義。許多人都有如下的經驗,看著父母在加護病房垂死掙扎,群醫束手無策,而自己卻不能代受。此情此景,一方面讓人情何以堪,另一方面也使人對仍繼續過著的日常生活產生如夢似幻的感受。在這時刻,生死意義的問題也會突然真切起來,再不那麼事不關己。

此外,日常生活也提供許多具體處境,讓人接近死亡。例如,「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是人們在無數的聚散離合間常會有的詠歎。嘆人生的無常,也隱約發抒某種對永恆的期盼。最後一種接近死亡是修行者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西方的基督宗教或東方宗教的靈修都很重視對死亡的觀想。接近死亡、觀想死亡可以說是宗教修行中最重要的法門之一。佛陀臨終時說:「在一切足跡中,大象的足跡最為尊貴;在一切正念禪中,念死最為尊貴」(西藏生死書,43頁)。耶穌也邀請人們醒寤祈禱,不要像糊塗人一樣,只顧著累積世上的財富,卻忘記上帝有可能就在今夜索回我們的靈魂。

接近死亡是修行者在日常生活中不可忽略的功課,原因無他,人很容易遺忘生死而醉生夢死。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Sunsiaojhih_death.jpg{/rok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