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手撑起一片天

by AZ on 週一, 29 十月 2007 評論
在四川省阆中县下新街,住著一对夫妻,向仲尹和杨桂芳。
提起这对夫妻,周围邻居除了赞叹,更多的是佩服。
他们要对同样身体有缺陷的朋友说:不能因为身有残疾就看轻自己!

失去右手右脚

我(向仲尹)六个月大时,在永川煤矿工作的母亲抱著我搭坐人货混装的拉煤小火车到外地探视父亲。火车启动时,煤突然塌下来,被母亲抱在怀里的我被甩落铁轨,火车轮从我的右手右腿碾过。经过抢救,我的命保住了,却从此失去右手右脚。
祸不单行,在随后一年多时间,我父母先后被下放精简到农村,成为地道的农民。在我两岁时,父母离婚,母亲远走他乡,从此杳无音讯。
儿子残疾,失去工作,夫妻离异,一连串打击让我的父亲一蹶不振。因为从小在外读书,对农活一窍不通,书呆子父亲连自己的日子都朝夕难保,哪里还有精力照顾被称为「半条命」的儿子!九岁以前,我一直瘫在地上,父亲很少给我做饭,村里的叔伯大婶见我可怜,时不时给我送点吃的。在那个年代,家家的生活条件都不好,天天在地里劳作的人都吃不饱,更何况一个瘫在家里的残疾孩子。实在饿极了,我会爬到水桶边,不停地喝水。所以对我而言,童年时代最深刻的记忆,就是我有一个被水灌得很胀的肚子,一动便唏哩哗啦地响,肚子坚硬得居然能够承受调皮的孩子用脚踩在上面。(说到这里,向仲尹笑了,笑得很灿烂。)

与命运抗争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活不了多久,但我的生命力似乎特别顽强,我奇迹般活了下来。九岁以后,我慢慢可以活动僵硬的腿,单手单脚依著墙竟能渐渐站起。再后来,居然能单脚保持平衡跳著走,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在那样贫困的小山村,我甚至不知道拐杖为何物。
从我能够跳出家门那一天起,我便开始靠自己的方式养活自己:在庄稼地里拔草、在麦田稻田拾麦穗稻谷、在稻田里拿著长长的竹竿驱赶麻雀、在生产队干活,每天挣两、三分钱。劳作一天,还得捡拾落在地上的树枝、枯叶和竹壳,回家点锅做饭。小小的我,背著辛辛苦苦拣了很久才装满的一背兜竹壳回家,因竹壳太轻,每当我跳跃时,竹壳都会撒落,当我跳到家时,背兜里的竹壳往往所剩无几,为此我常常伤心落泪。但我从不服输,哭过之后,又从头再来。

单脚跳著去上学

虽然缺吃少穿,但看到别的孩子上学,我还是很羡慕,于是我不顾父亲的反对,去问到村里招生的小学老师,问我能否上学。老师打量我好一会儿,对我说,只要你能走到学校,就可以上学。
我家到学校有三里多的路程,全是田埂那样窄的乡间小道,即使这样,我仍然单脚跳著去上学,就是刮风下雨,也从未缺课。春天栽秧时,农人会将田里的稀泥堆在田埂上,这时我十有八九会掉在水田里,稀泥弄脏全身不要紧,最可恨的是许多蚂蟥会钻到我身上吸血,扯都扯不下来。听老人们说,人被蚂蟥吸乾血会很快死掉,这让我很害怕,每次掉在水田里总会拼命往田埂上爬。当然,也有同学和路人会帮助我。
就这样读了两年半的书,学习一直不错,到后来父亲连两块五毛钱的学费都交不起了,于是对我说,这个年代,健全人读书都没用(他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何况残疾人。尽管我心中万分不舍,却也不得不听从父亲的决定。那时,生存毕竟比读书更现实。
一九七八年,我父亲重新回到学校教书,我也终于有机会回到学校,那年我十八岁。残疾的我,看起来很小,没人知道我的真实年龄,就这样,我和比我小得多的同学们一直读到初三。

养活自己,立业成家

从小学到初二,我的成绩一直很好,甚至做过读大学的梦。到了初三,父亲学校一位老师的对我说:像你身体这种情况,大学是不会录取你的,将来你父亲去世后谁管你?老师的一番话点醒了我,我突然意识到,摆在我面前最现实的问题不是读大学,而是生存。除了父亲,我没有其他亲人可依赖,我只能靠自己。
从此,每到星期天,我就会到乡镇的集市中赶场,从这个集市买鸡蛋、鸭蛋,到另外一个集市贩卖,挣一点儿差价。有点本钱后,就开始贩卖鸡鸭。后来,我开始奔波于阆中、剑阁、南部之间做木材生意,因为讲诚信,生意越做越好。到后来,不得不请人帮著打理生意,周末一个场赶下来,有时可以挣到几十元钱。到我初中毕业,我已有一千多元钱,那个时候,这已经是很大一笔钱了。
初中毕业后,我开始全心全意做生意,贩卖蔬菜,水果,什么能挣钱就做什么。虽然辛苦,但的确能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了。
这时,有人开始给我介绍女朋友,有双目失明者、聋哑人,也有肢残人,也不乏健全人。但我很明白像我这种情况,与健全人成家太不现实,我决定还是找一个和自己一样身体有缺陷,但能相互理解信任的人相伴一生。最后我选择了杨桂芳,因著她的单纯善良和她父母的信任。

生活磨难,心灵丰足

成家后,我必须承担起生活的重任。怀著对新生活的向往,我带著妻子来到阆中县城。我们租了一间小屋作为安身之地,拣垃圾,收破烂,做点小本生意,经济非常拮据,生活虽清苦,但我们夫妻俩相亲相爱,和和美美,不久,便有了我们的女儿。
为了养家,我不得不拖著残缺的身体在外奔波,一次为了赶时间谈生意,我向人借了一辆残疾人专用三轮车,因避让一辆卡车,我连人带车冲到一座桥下,摔得头破血流。
在我们最需要钱时,我偶然拾到一个钱包,里面有五百多元钱,虽然我很困难,但这不是我的东西,我绝不能要,这是我做人的原则,我想方设法找到失主,归还了钱包,这事在阆中被传为佳话。我也因此被评为「拾金不昧」。从那以后,不断有人和单位请我当门卫、仓库保管员、会计等,因为我的认真负责和踏实肯干,大家都很相信我,我也结交了很多社会上的朋友。

感受真情,苦尽甘来

一九九三年,我租房附近有一处临街房要出售,为了在城里站稳脚跟,我打算买下这套房子。房产售价四万多元,而我只有一万多元钱,但我实在太想买下这套房子,考虑再三,我决定放下自尊向朋友和邻居们借钱。可我又有顾虑,像我们夫妻这样,别人会借钱给我们吗?
出乎我意料的是,出去借钱的妻子总是欢欢喜喜回家,还有不少人直接把钱送到家里来,不到三天时间,我们就借到三万多元钱,顺利买下这套房产。
朋友和邻居们的信任让我和妻子感动万分,我们在买下的房产里开了茶馆,附近航运公司、丝绸公司的员工常常来照顾我们的生意,靠著厚道和诚信,我们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后来又开了一家杂货店,两、三年就把所有的债全部还清。生意走上正轨后,我便将生意交给妻子打理,自己拜师学习维修电器技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很快掌握这门技术,成为小有名气的维修电器高手,登门找我修电器的人越来越多,有时根本忙不过来。苦尽甘来,凭著自己的勤奋和努力,我和妻子终于能够自食其力,养育女儿,供女儿读完旅游学校,成为一名导游。

人助、自助而助人

我们曾经得到大家帮助,现在我们也想尽自己所能帮助别人,回报社会。为了帮助更多的残疾朋友,我和朋友发起成立了「阆中残疾人互助会」,我们一直遵循互助章程中所说的「有技艺特长的会员要无私帮助想学技术的残疾人,以求共同发展」、「残疾人在生活或社会中遇到困难,会员要鼎力相助」等原则,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得到快乐。
经过这些年的拼搏,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不能因为身体的缺陷而看低自己,自暴自弃,怨天尤人,只有自尊自强自重自立,才会得到社会的接纳和认可,得到人们的尊重和爱戴。
最后,希望更多像我们一样身体有缺陷的朋友们热爱生活,珍惜生命,用残缺的身体撑起自己的一片天空,祝愿更多的残疾朋友生活在阳光下。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handicapped_zhun.swf{/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七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731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