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_CitiesInWinter012009年12月欧洲很冷,到处下雪,这不是每年都见得到的。在我孩提时,街道积雪的光景颇为寻常,随着岁月流逝,却越来越罕见。

这个冬季我得要旅行,到法国的巴黎和吐鲁斯,德国的慕尼黑和亚琛(Aachen),再跨越荷兰返回法国。我得造访一些办事处和大学,匆匆经过街道和地下道,但我仍有时间漫步晃过公园和广场,透过因天气而减速缓驶的火车窗子观看,作梦,让回忆浮上心头。我想起了所有我曾住过的城市,它们的心智与结构,以及它们如何在我灵魂里留下铭记,如同频频回头阅读的某本小说,也有如心爱的某部电影、某段乐曲、某个声音。我无法将自己存在与记忆的核心与这些曾居住过、漫游过的地方区隔开来:巴黎是一序列的聚落,塞纳-马恩省河就像小说中突如其来的情节转变,将市区做了切分,而善变的街道转个弯,我便就此迷了路,有如学生时代那般因荒诞梦想而昏头转向。布鲁塞尔调悲而灰涩,我的第一份工作和第一间自己的公寓在那里等待着,听在耳中如此忧郁幻灭。吐鲁斯是之后我工作过的地方,砖瓦、咖啡馆与宽阔的河岸荡漾着粉红色的旋律。里昂有如优雅的挽歌,将情绪和热情的音频调降成宁静庄重的曲调。而荷兰、西班牙及意大利的城市恰成对比,宛如回响着管乐与打击乐器的交响曲。

有两年的时间,我认识了纽哈芬(New Haven)、纽约和波士顿,它们在我听来像散文诗,又像埃拉‧费兹杰罗唱曲里的歌词……。然后我去了亚洲――于是不同的音乐和诗歌充溢我心。东京墙垣有如日本小说里匀称的章节分界线,但小说的整体性和其中情节却令人无由分辨。台北逐渐变得像是一册磨损的旧诗,我是如此熟悉,可以信手翻到想要重读的那一页。香港则像一首超现实之诗,于是我不再试图透视它的意义,却任由它的韵律和联想将我拉走。成都有如古诗钞本,我不尽然了解,但却一页页翻过,听凭那如烟氛围氤氲漫入身心……。


BV_CitiesInWinter02我回到欧洲,就像再度找着孩提时读过的诗选,那些字词、文句和韵脚的转折听起来熟悉,如同住街上的嘈杂音声,每天早上将我唤醒。

落雪的城市街道彷佛潜藏着什么东西,自然和文化因此突然相遇,文化的脆弱于是现形,瞬间被自然的能量波涛所吞没。又彷佛城市的线条、记忆和轨迹所具有的强烈诗意只是那能量的化身,在漫游者眼前展现其本质,霎时穿透了这建筑、空间和人的集合之为一个整体的奥秘——雪所诉说的,总是眼睛看不见的那些事。

借着悠闲的火车旅行,欧洲的城市将一种手足情谊延伸了数百里之遥。当这些城市散落于地图,用手掌便能捧起,组成一个稠密、热烈的团体,由种种欲望、恐惧和声音构成,超越了它们的物质形式。在我冬日旅行的路途中,属于我年轻时代的这些城市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密,渐渐汇聚为一,成为一首简短的永恒之诗,未来还将萦绕于我临终的卧榻。


摄影/笨笃     翻译/张令憙

本文亦见于 2010年5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No71_small想了解更多关于城市的诗意,请购买本期杂志!

您可以选择纸本版PDF版

海外读者如欲选购,请在此查询( 纸本版PDF版订阅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199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