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29 三月 2010 10:46

高等教育的全球挑戰

不同文化背景對「高等教育」(Higher Education)一詞,往往賦予不同解釋。

一般而言,頒布學業證書或發給專業證照的教育機構,如普通大學、技術學院、社區大學、文理學院、科技大學,和其他如技職學校、專業學校和職業學院的教育機構,皆屬高等教育的範疇。


週一, 29 三月 2010 12:13

培養人才從高處做起:專訪教育部政務次長林聰明

任何國家的高等教育,目的都在培養各行各業的高級人才。由於全球化趨勢下,人才流動愈發頻繁;知識經濟的興盛,使得產業所需的專業技能不斷汰舊更新,速度上更勝以往;加上面對社會的多元化發展,關於「軟實力」(品德、挫折容忍力、團隊精神等)的形塑也日益重要。因此我國高等教育便以培養具備「創新整合能力、國際視野、注重人本關懷與社會貢獻的專業人才」為目標,期望藉此增加台灣在國際上的競爭優勢。


週一, 29 三月 2010 15:35

在大學,耕一畝理想夢土

有次跟同學聊天,我問其中一位學生近來如何,他說自己很迷惘,覺得大學四年總是跟著老師和課程學習,缺乏自己的想法和方向。我接著問:同屆幾十位同學裡,多少人對本系專業有熱情?他說大概五、六位。

這是台灣高等教育最根本的問題:多數大學生缺乏探索自我與思辨價值的能力,大學四年通常沒有真正協助學生探索自己的人生方向。同時,多數大學生與社會母體缺乏深刻的連結,無法感受自己的存在對他人、對社會的意義,形成自己的基本價值。


週一, 29 三月 2010 17:47

讓白色巨塔散發人性之光

醫學生的上課態度和為人修養被社會廣泛討論的時候,我們彷彿面對的是一個很嚴重而認真的問題:

台灣的社會將來想要有什麼樣的醫生?

然而,更現實的是我們想問問自己:

目前台灣社會能培養什麼樣的醫生?


週二, 30 三月 2010 10:10

高教價值知多少?——問題在公平與效率

個人接受高等教育,該付多少費用?」這問題不只關乎公平性,更攸關教育市場運作的效率。事實上學費高低從來就不是重點,只有學費由誰來付、政府補貼多少學習成本的「學費補貼」問題。由幼稚園到大學,任何階段的教育都是貴的,學費之所以能夠「低」,是政府長期管制就學機會,並透過稅收高額補貼公立學校所促成。


週二, 30 三月 2010 18:12

歧路莫彷徨——再思台湾高等教育

1949年,傅斯年引用哲学家斯宾诺沙(Bendict de Spinoza)的格言「我们贡献这个大学于宇宙的精神」来勉励台大学生时,台湾高等教育学校数目屈指可数(根据维基百科的资料,1950年代台湾的大学院校不过四所)。得以接受高等教育的人,被视为社会菁英;高等教育机关,尤其是大学,则被赋予致力学术研究、担负社会道德表率及引领时代风潮的责任。当时社会对接受高等教育者的期望,是既要成为西方意义下的「知识分子」,也要能成为传统华文化的「士人」。

时移世异,如今「一个招牌砸下来,就不知砸死多少『硕士生』」已经取代「一个招牌砸下来,就不知砸死多少『大学生』」成为民众的日常戏语。不论这句话有多少夸大的成分,都反映出高等教育早已由少数人才能享有的菁英教育,转型成普及教育;而当个位数指考成绩也能升上大学,人们对高等教育机构的教学方式与受教者的质量遂逐渐失去信任。

事实上,现行的台湾高等教育,更让人感觉是高级职业训练所,目的在于培养国家经济发展所需的各种人力。讽刺的是,当高学历高失业率成为众人关注的问题,企业界却频频抱怨缺乏人才,或大学生的素质不足以为企业所用。高等教育,连作为「职业训练所」的功能,都被质疑。


谁有资格受教育?

然而,高教机构的角色转型、社会对理想高等教育内容看法,以及对接受高等教育者的期待有所转变,并不能草率的以一句「台湾高等教育堕落了」来解释。

从〈高等教育的全球挑战〉、〈出得校门,入得市场〉这两篇文章中,我们知道高等教育由菁英教育转型为普及教育,并逐渐商品化,是世界各国普遍的现象,反映了全球化与知识经济兴起下对高阶人才的渴求。

另一方面,高等教育转趋大众化的趋势,也包括了对过往菁英主义式教育思想的反省。长久以来,教育一直被视为是促进阶级流动、使穷人得以翻身的重要手段。在〈高教价值知多少〉一文里,两位作者从不同面向思索学费政策与社会阶级流动的问题,虽然双方对资本主义社会中学费应由谁支付的看法立场相异,但文章背后皆隐藏了以下的提问:什么样的人才有能力/应该接受高等教育?坐拥文化资本或经济资本优势的人,是否永远是享有最优教育质量的一群?


后段大学问题难解

而相关讨论也可让我们延伸思索倍受争议的「后段大学」问题。八○年代末期以来,政府开放设立大学的限制,截至目前为止,包括技职、军、警等特殊教育,全台共有172所学校提供高等教育的服务(资料来源/维基百科),是全球大学密度最高的地方,也连带稀释了有限的教育资源。

政府面对高教全球竞争的情势,为提升大学竞争能力的「五年五百亿迈向顶尖大学计划」及其它相关举措,受益者多为长期接受补助、原已具备竞争优势,且学费较为便宜的公立大学,而这也是多数出身文化、经济优势家庭的学生就读的学校。

于是我们看到,原本即较缺乏资源的私立或后段大学,因为政府择优补助的政策,更难提升教学质量。此外,由于少子化的缘故,许多学校面临无学生可收的经营困境,只能近乎无鉴别地招收有意愿,却未必有程度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学生素质低落,也连带影响教学者的热情。

此一情况造成一种普遍印象:相对来说,文化、社、经地位较差的学生被迫花较多的钱,接受水平较差的高等教育,这样的教育程度因不被认可(想想台湾企业征才时,对「毕业学校」的挑剔),并无助于改善其日后的生活,也浪费了教育资源。

面对高等教育质量不均的落差,虽然教育部已在去年研拟出《私立高级中等以上学校转型及退场机制方案》,但方案内容仍被批评为对现状的改善缓不济急。而部分学校转型的效果,尚待评估。


HubertKilian_WanderNot01高等教育应是全人教育

然而,即使上述种种难题都解决了,台湾高教前途是否就能一片光明?让我们回到文章的初始,重新思考何谓理想的高等教育。

如前所述,透过高等教育培育高阶人才以增强国家经济竞争力,几乎成为目前高等教育最受重视的功能;但理想的高等教育显然不该只是专业能力的训练,更应该培育学生懂得自我探索、独立思考,并给予一定人文精神的熏养。换言之,高等教育应该是全人教育,而单凭专业科目的课程,并无法实现全人教育的理想,还需透过通识课程及其它途径辅助。

虽然1985年教育部公布《大学通识教育选修科目实施要点》后,通识教育已经成为台湾高教重要的一环,但直到今日,通识课程在多数学生眼中,依然只是营养学分。

在〈在大学,耕一亩理想梦土〉、〈让白色巨塔散发人性之光〉两篇文章中,两位作者提出达成全人教育的其它可能途径,如清华学院藉由住宿教育,让学生从生活中学习;辅大医学院则透过服务课程及各项艺术展演,增进人文修养。学习不再受限于端坐课堂修习学分,生活场域更是学生人格、价值、与视野的养成之所。


透过讨论见改革曙光

台湾高等教育确然正在歧路上。学费、后段大学、理想课程应如何设计、培养的人才是否符合社会需求等,许多问题迫在眉睫,改革之路常充满争议。但唯有透过一次次的讨论,我们才能窥见改善的曙光。

而这也是《人籁》推出本次专辑的原因。我们并非要给予读者有关高教走向的完整解答,而是希望藉由不同方向的思考,引发更多的思辨与对话,更期盼台湾高教能在各种想法激荡下,不再彷徨迷失,大步迈向革新的康庄之路。


摄影/余白(Hubert Kilian

本文亦见于20104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No70_small 想知道更多关于本期专辑的文章,请购买本期杂志

您可以选择纸本版PDF版

海外读者如欲选购,请在此查询(纸本版PDF版订阅全年份

 


週二, 30 三月 2010 15:31

歧路莫徬徨——再思台灣高等教育

1949年,傅斯年引用哲學家斯賓諾沙(Bendict de Spinoza)的格言「我們貢獻這個大學于宇宙的精神」來勉勵台大學生時,台灣高等教育學校數目屈指可數(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1950年代台灣的大學院校不過四所)。得以接受高等教育的人,被視為社會菁英;高等教育機關,尤其是大學,則被賦予致力學術研究、擔負社會道德表率及引領時代風潮的責任。當時社會對接受高等教育者的期望,是既要成為西方意義下的「知識分子」,也要能成為傳統華文化的「士人」。


週二, 30 三月 2010 10:35

高教價值知多少?——讓最大獲利者買單

2004「反高學費行動聯盟」派代表參加歐洲教育論壇(EEF)會議,在場有人提問:「你們在台灣反對高學費,那如果學費變低了,你們還反不反呢?」當場問得那位代表啞口無言,因為歐洲大部分國家的教育是免學費的。

學費的問題當然不是高低的問題,因為每人對高低的主觀感受不同。學費的問題,是由誰來付的問題!


週二, 30 三月 2010 03:03

天主教大学的特殊角色

宗教机构常在教育中扮演重要角色,普世高等教育的推展亦可见各宗教着力的身影。与一般学校不同,由宗教创设的教育机构,依其信仰精神,在教学研究外多半更强调真理的追求、人文精神的陶铸及道德的培养。其中由天主教教会建立并经营的天主教大学,其创立宗旨可见教宗若望保禄二世(John Paul II)针对教会大学或教职员所颁布的《天主教大学规程》(Ex Corde Ecclesiae)或是《基督信仰的智慧》(Sapientia Christiana)两项宪章。


週二, 30 三月 2010 02:51

天主教大學的特殊角色

宗教機構常在教育中扮演重要角色,普世高等教育的推展亦可見各宗教著力的身影。與一般學校不同,由宗教創設的教育機構,依其信仰精神,在教學研究外多半更強調真理的追求、人文精神的陶鑄及道德的培養。其中由天主教教會建立並經營的天主教大學,其創立宗旨可見教宗若望保祿二世(John Paul II)針對教會大學或教職員所頒布的《天主教大學規程》(Ex Corde Ecclesiae)或是《基督信仰的智慧》(Sapientia Christiana)兩項憲章。


週一, 29 三月 2010 11:34

高等教育的全球挑战

不同文化背景对「高等教育」(Higher Education)一词,往往赋予不同解释。一般而言,颁布学业证书或发给专业证照的教育机构,如普通大学、技术学院、小区大学、文理学院、科技大学,和其它如技职学校、专业学校和职业学院的教育机构,皆属高等教育的范畴。

在多数已开发国家里,一生中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相当高(超过50%)。因此,高等教育对国家经济至关重要;其本身不只是重要产业,也培植受过训练与教育的人力,以供经济发展所需。然而高等教育的理想内容究竟为何?

全人教育的四大支柱

除了种类繁多的专业科目外,高等教育并非仅限于知识的传递,理想上还应该包括生活技能(life skills)的介绍和传播。在联合国公布的著名的《戴洛报告》(Delors Report)中,有关教育的部分《学习:内在的宝藏——「二十一世纪教育国际委员会」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报告书》(The Treasure Within: Report to UNESCO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Education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里,提了出教育的四大重点,生活技能即可列属于其中:

学会追求知识(Learning to know)

发展思考能力,如解决问题、批判思考、决策和了解因果关系之能力。

学会发展自我(Learning to be)

培养个人能力,如管理压力和情绪之能力、自知之明与自信心。

学会与人相处(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

训练社交能力,如沟通、协调、魄力、团队合作和同理心。

学会做事(Learning to do)

学习实用技能,如职业所需之技术训练。

现今个人需要具备上述技能,才能因应目前瞬息万变的社会。这表示持续学习非常重要,如此方能获得工作和生活所需的新技能。此外,我们还要知道如何处理浩如江海的信息,并将其转化成有用的知识,同时也得学习如何因应社会和生活里的变革。


BV_GlobalChallengesForHE2公民社会与民主精神之所系

高等教育还有另一个角色,那就是反省和提倡一个开放的公民社会。公民社会既非国家亦非市场,而是一个连结公众和私人议题的领域。在这里,比起其它公众场域 如宗教社群、家庭、或以人种和语言作为区别标准的团体,高等教育提倡更广泛或更「公开」的价值观。高等教育应为社会性互动——例如公开辩论和理性讨论——建立具体规范,强调个人的独立自主,并抵制因性别、种族、宗教信仰或社会阶级所产生的歧视。最好的高教机构应是创造现代公民社会的模范与动力;这个理想尽管往往无法落实,却是衡量一国体制优劣之准绳。

一般而言,一个社会若希望建立或维持多元负责的民主制度,强健的高等教育可以提供两项帮助:

首先是研究和诠释社会重要伦理与道德观念:这主要是社会科学的责任,但人文学科在此也扮演关键角色;因为关于社会重要伦理与道德观念最谨慎的论证,皆奠基 于高等教育中的人文学科。

再者,高等教育有助于提升公民必需的民主素养。学生在高等教育中习得民主政治不可或缺的典范与态度;这些人随后成为教师、律师、记者、政客和企业领袖,其一举一动都会将开放的公民精神传至社会的每个角落。


高等教育与社会发展

在2000年9月举办的联合国千禧年高峰会上,世界领袖提出了《联合国千禧年宣言》(UN Millennium Declaration),矢言改善极度贫穷的状况,并设立一系列可望在2015年以前达成的目标,以承诺让自己的国家进入新的全球关系,其中当然也包括基本人权——亦即世界上每个人在健康、教育、居住与安全方面所享有的权利。在这八个指标里有一半和教育有关,如彻底根除极度饥饿和贫穷问题、在全球落实初等教育、促进两性平等,并赋予女性更多权利、促进全球合作发展等等,这是因为教育会直接影响社会的稳定与发展。

高等教育虽然也属于一般教育的范畴,但其本质较为不同,要达成的目标也更为特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98年在巴黎所公布的《21世纪的世界高等教育宣言:展望与行动》(World Declaration on Higher Education for the 21st. Century: Vision and Action)中,便在第一条条文里明确地界定了高等教育的愿景与任务:

教育、训练与承担研究的任务

我们坚信高等教育的核心任务与价值应予以保持、加强并扩充,尤其是在促进永续发展和社会整体改革上,意即:

1. 透过提供包括职业训练等的相关证照,教育出相当合格的毕业生负责的公,以期满足人类活动各方面的需求。

2. 提供高等教育和终身教育学习的机会,赋予受教者在教育系统内最多的选择与流动的弹性,还有个人发展和社会阶层流动的机会,以便在全球视野中养成公民精神积极的社会参与,并在公理正义的脉络下培育内在能力、强化人权、永续发展、民主与和平的思想。

3. 透过研究活动促进、创造并传播知识,提供文化、社会和经济发展方面相关的专门技能来服务社群,并推动与拓展科技、社会科学、人文学科乃至于艺术的研究。

4. 在多元文化的脉络里,协助各界了解、诠释、保存、加强、推动与传播国内、地方、国际和历史性的文化

5. 以形塑民主公民精神基础的概念训练年轻人,并提供具批判性与公正性的观点,促使他们探讨策略性选择与增进人文视野,从而协助保护与强化社会价值观

6. 全面发展并改善各阶段的教育,包括透过对教师的训练

(以上内容为节录)


BV_GlobalChallengesForHE3全球趋势影响高教挑战

高等教育之理想与目标固如上述,然而今日世界各国面对的高等育问题尤受到全球化下各种形势的挑战,学者戴维斯(John Davies)即指出全球环境中影响高等教育机构最重要的趋势,便是将教育纳入全球资本主义。教育已受到《关税暨服务业总协议》(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Services,GATS)的规范,让高等教育面临前所未有的情况:教育机构不但成为营收丰厚的企业,也导致国际竞争加剧;在这样的竞争里,挟带雄厚资本的大学将压缩小型高教机构的生存空间。

另一项重要趋势为知识经济的兴起。知识和创新逐渐成为企业永续发展的策略性要素。因此,知识无可避免地成为一项商品,只要某人或某机构拥有越多知识、就有越多价值,也可赚得越多营收。既然高等教育与其研究活动被视为创造知识的来源,因此高教对知识经济来说非常重要。

基于上述理由,社会对高等教育产生更高更繁复的要求,教育变成大众化的商品,更多人需要进入大学就读,教育单位的生产力和效率因而深受重视;于此同时,高等教育的质量和可靠性一样受到社会的高度关注。换言之,21世纪大学面临的艰巨挑战就是在提高教育的生产力、效率和质量的同时,维持过去社会对高等教育培育人才的信赖。

 

照片来源/Tulane University

本文为节录,完整内容请见2010年4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No70_small 想进一步了解全球化现象对于高等教育的影响,请购买本期杂志!

您可以选择纸本版PDF版

海外读者如欲选购,请在此查询(纸本版PDF版订阅全年份


週五, 23 十月 2009 22:36

沒說不,豈能當同意?

圖片提供/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本文亦見於2009年1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
器官捐贈是救人的善行,然而我們是否有強迫他人行善的權利?
----------------------------------------

器官移植是現代醫學的奇蹟,不但挽救了許多人的生命,也提升許多人的生活品質,而關於「器捐」在醫療、法律、哲學、宗教方面的爭議,各界已有許多精彩的論述,此處我想透過「施與受」的角度,討論此一議題。


沒說不,即同意:強迫捐贈?
由於目前等待器官移植者的人數遠多於器官捐贈者,部分推動器官捐贈的人士遂希望另尋良方改善此一情況。其中之一即是衛生署長楊志良先生近來提出來的「沒說不,即同意」的器官捐贈構想。

依照楊署長說法,所謂「沒說不,即同意」的器官捐贈是指:除了十八歲以下未成年者及精神病患外,民眾生前若未拒絕捐贈器官,即視同同意捐贈。不過,倘若病人的家屬拒絕捐贈,也不能捐。

然而大家不妨試想一下,就施者來說,天底下有比「生命」更難捨的財產嗎?反之,對受者來說,天底下有比「生命」更貴重的禮物嗎?


不得侵損他人的權利
面對這種既昂貴又特殊的施與受關係,如果事先沒有審慎思慮「器捐」的本質,也沒有考量到「同意行使」之前所需的心理準備,那麼事後雙方關係可能會出現嚴重失衡的狀態,進而產生「獲益者」與「犧牲者」之間難解的糾葛,因為生命並不是身體衰毀之後就消失了!。

此外,對於身外之物,我們尚且知道「未經同意而取謂之偷」,更何況是長在別人身體內的器官,我們可以隨便用一個「沒說不,即同意」的法條就予以強取嗎?而如果「沒說不,即同意」這種說法行得通,是否表示任何人都可以用「你又沒有說『不要』」這種藉口來侵損他人的權利?


切忌貿然行動
我們畢竟是肉身凡夫,就算是在意識不清,末稍神經對肉體痛覺已經消失的時候,在心理上,對於身體還是會存有一股頑強的防護驅力和執取衝動。因此,多數人都必須經過長期的教育薰陶冶與意志鍛鍊,才能慢慢地讓自己在色身、言行、和思想上都做好「捨身布施」的準備。

主事者如果沒有看透這一點,便在匆促的情況下貿然摘取病人的器官,進行移植,這時無論對捐贈者、家屬或受贈者而言,都可能造成某種風險和傷害。更令人擔憂的是,一旦「沒說不,即同意」的器官捐贈構想付諸實現,一些無家屬可代為發聲的鰥、寡、孤獨者,以及一些無依無靠的遊民和社會邊緣人,也很容易在利益團體的虎視眈眈下淪為俎上肉,變成合法的器官供應來源。

「器官捐贈」不應該只是一種感性的善行召喚而已,它更應該是一項嚴肅的「生命之施與受的價值抉擇」,既然是抉擇,便是有所取、有所捨、有所承擔。而人只有在承擔自己的責任時,才可能產生心甘意樂、堅定前行的力量,這也是我極力強調在「器捐」之前,必須讓捐贈者「知情同意」的原因。



欲知作者對本議題的更多看法,請見
李素卿個人部落格「禪者手記」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LiSuQing_OrganDonation.jpg{/rokbox}

第 2 頁,共 3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一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28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