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一, 20 十一月 2006
週二, 21 十一月 2006 03:44

农民工子弟学校

王毅来自新疆,人在北京投入教育工作。这几年来,他在北京创办农民工子弟学校—新世纪小学,为许多从他乡到北京工作的家庭提供教育的园地。这里的照片告诉我们新世纪小学的今日面貌……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Matrix_WangYi_cs.swf{/rokbox}
週二, 21 十一月 2006 03:43

農民工子弟學校

王毅來自新疆,人在北京投入教育工作。這幾年來,他在北京創辦農民工子弟學校—新世紀小學,為許多從他鄉到北京工作的家庭提供教育的園地。這裡的照片告訴我們新世紀小學的今日面貌……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Matrix_WangYi_ct.swf{/rokbox}
週二, 21 十一月 2006 03:22

和諧的依戀與基因食物

談到吃,事實上談到的是一個文化如何面對身體與精神的問題。

從高雄到北京,四處林立的摩天大樓每每讓人想起紐約的曼哈頓,麥當勞的看板也成了各個城市的標誌。台北人可以享受川菜、溫州餛飩、日本生魚片、法式烤蝸牛、韓國石鍋拌飯。今日飲食已經全球化。然而,吃是文化的要素,歸屬感的一部分,也是情感的依戀。談到吃,事實上談到的是一個文化如何面對身體與精神的問題。
華人社會看待身體和畫山水的態度是相通的。約在西元五百多年的時候,南齊謝赫在《古畫品錄》提出欣賞人物畫的六個方法,其中占第一個準則就是「氣韻生動」,後來謝赫六法廣泛運用在山水、花鳥等題材上。唐朝畫家張璪說道:「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畫家感應整個宇宙的真氣,畫出一個自己創造的小宇宙。
傳統中國醫學也把身體看成一個自給自足的小宇宙,就像畫家創造一個可臥可遊的山水天地:兩者都重視陰陽、虛實以及氣的流動。若要談國畫與人體的關係,也許可用鍾嶸在《詩品》所談到的:「氣之動物,物之感人,故搖蕩性情,形諸舞詠。」由外而內,人感悟到外在環境的真氣,因此搖晃自己的身體、跳起舞來,就像畫家在紙上畫出氣韻的流動。面對真氣的源源不絕,畫家以「靜」來體悟,而我們的身體也希望隨時回到氣的平和狀態。
陳九如編著《黃帝內經今義》,編者在其中下了一段小結:「人體在正常的情況下,機體機能不但保持內部的平衡,也與外在環境取得協調統一,所以疾病的產生簡單的說就是由於陰陽失調。」實際上,這些論述不只是書中的理論,更是我們的生活習慣與面對生活的態度。我們常說:「我心情不好。」意思是說,我因為某個外在事件,失去了內在的平衡,而且我目前找不回自己的平衡。讀者若接觸過國外的文化,遇到過外國老師或是朋友,難免總是會被問道:「你最喜歡的嗜好或是休閒活動是什麼?」許多台灣朋友往往很直覺地回答:「睡覺。」然而,這個答案卻讓台上教授外國語的老師或是身邊友人的臉上寫滿錯愕,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睡覺這般無益於知性成長的活動,竟然可以成為一種休閒。對我們來說,睡覺是找回自己身體平衡的方式,因此在正常的活動如工作、讀書、整理家務之外,那是把累補回來的活動。同樣的,我們也很怕人「哭」,哭與個人自我實現比較搭不上關係,「哭」多半是心亂的表現,也是感受是否深刻的指標。
就這樣,我們不斷希望找回內在的氣的和諧。傳統國畫中的和諧之氣若用造型藝術來表達,那應該就是中央有孔的圓形玉器,我們稱之為「璧」,我們看到就會忍不住走近欣賞,對我們來說這樣的圓滿光澤是最美的。
只要有一點點不飽,我們就會感到不安,因為那就像一個圓有了缺陷。於是,我們就會想要吃點東西,回到「飽」的狀態。當我們說:「我好餓。」時,可能只是沒吃零食而已。當然,日積月累,肚子也就越來越圓。過度彌補缺陷反而造成暴力。
我們要小心「吃得過飽」給自己身體所造成的暴力。此外,我們在這一期探討吃對社會、自然環境造成的暴力。再者,我們希望與大家分享基因食物究竟帶來了哪些問題與挑戰。在新的世紀,傳統疾病帶著強大的抗藥性捲土重來,人類必須重新面對沈寂已久的疾病如肺結核、鼠疫。當基因食物這般看似完美的食物逐漸攻占人們的餐盤時,華人社會實在必須冷靜以對。

【人籟論辨月刊第4期,2004月4日】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Edit_Harmonie_ct.jpg{/rokbox}
週二, 21 十一月 2006 03:19

自我+他者=成长

与他者建立更开放的关系,就是自我成长与疗愈的过程。

近来「倪敏然自缢」事件经过媒体大幅报导,已经对社会产生许多负面影响。有些学者或团体遂提出:媒体过度报导自杀事件之后,自杀率会有明显增加的趋势,提醒传媒在报导类似事件时必须格外慎重。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指出,二十一世纪人类的三大疾病为癌症、爱滋病与忧郁症,而台湾近年来忧郁症的盛行率更高出全球一倍左右。正因为忧郁症横行,加上媒体大肆报导,因而掀起一阵讨论的热潮,有关忧郁症成因与治疗方法的相关书籍、文章或座谈遂纷纷出现,甚至搭上二十世纪末风行至今的「自我成长」、「心灵成长」这类理论的便车,产生了「告别忧郁X招」、「挥别郁卒·减压DIY」、「如何自我情绪管理」…这种以归纳法或速战速决法即想获得疗效的方式。殊不知导致忧郁症或其他心理疾病的因素,大多是因其人际关系的某个阶段或某个角落产生病变,自己无法治疗,而让「病毒」在其体内不断成长,最终造成生命的病态。
曾见过某位作者这样写道:一个人如果会「自我」成长,那就不需要买「自我成长」的书籍了。的确,「自我成长」理论的错谬在于:过分关注自我,忽略了个人无法自外于群体与社会,以「成长」为饵,让想要快速成长或成功(事业、爱情、人际关系…)的人,以为只要一些步骤、妙招,自己关起门来如法炮制一番,就一切OK。试问:个人如果没有与他人建立关系,又如何产生自我?没有与他人互动比较,又如何知道自我是成长还是退步?
因此,谈到忧郁症或是更广泛的心理治疗、心灵成长,关键之处应是从人际关系著手。我们可以靠自己进行心理治疗、心灵成长,但我们不可能「自我」疗愈/成长──唯有透过他者的眼光了解自己,甚至少看自己,才能在相互依存的关系中,将原本已被扭曲的自我价值重新调整、定位。如果治疗与成长的结果不是让我们与他者建立更开放的关系,而是更「自我」,这样的疗愈/成长不过是一种伪装,伪装在这套价值体系所提供的各种妙招中,当有一天这些方法不管用,或价值体系更易了,自我认同感将再度受到动摇,心灵成长恐怕是负成长。
每一个生命都不尽圆满,因此需要生命与生命之间相互碰撞或彼此连结,让多出的棱角或缺少的裂口,在互补中达到真正的圆满。

【人籁论辨月刊第17期,2005年6月】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Edito_Others_cs.jpg{/rokbox}
週二, 21 十一月 2006 03:14

自我+他者=成長

與他者建立更開放的關係,就是自我成長與療癒的過程。

近來「倪敏然自縊」事件經過媒體大幅報導,已經對社會產生許多負面影響。有些學者或團體遂提出︰媒體過度報導自殺事件之後,自殺率會有明顯增加的趨勢,提醒傳媒在報導類似事件時必須格外慎重。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指出,二十一世紀人類的三大疾病為癌症、愛滋病與憂鬱症,而台灣近年來憂鬱症的盛行率更高出全球一倍左右。正因為憂鬱症橫行,加上媒體大肆報導,因而掀起一陣討論的熱潮,有關憂鬱症成因與治療方法的相關書籍、文章或座談遂紛紛出現,甚至搭上二十世紀末風行至今的「自我成長」、「心靈成長」這類理論的便車,產生了「告別憂鬱X招」、「揮別鬱卒‧減壓DIY」、「如何自我情緒管理」…這種以歸納法或速戰速決法即想獲得療效的方式。殊不知導致憂鬱症或其他心理疾病的因素,大多是因其人際關係的某個階段或某個角落產生病變,自己無法治療,而讓「病毒」在其體內不斷成長,最終造成生命的病態。
曾見過某位作者這樣寫道︰一個人如果會「自我」成長,那就不需要買「自我成長」的書籍了。的確,「自我成長」理論的錯謬在於︰過分關注自我,忽略了個人無法自外於群體與社會,以「成長」為餌,讓想要快速成長或成功(事業、愛情、人際關係…)的人,以為只要一些步驟、妙招,自己關起門來如法炮製一番,就一切OK。試問︰個人如果沒有與他人建立關係,又如何產生自我?沒有與他人互動比較,又如何知道自我是成長還是退步?
因此,談到憂鬱症或是更廣泛的心理治療、心靈成長,關鍵之處應是從人際關係著手。我們可以靠自己進行心理治療、心靈成長,但我們不可能「自我」療癒/成長──唯有透過他者的眼光了解自己,甚至少看自己,才能在相互依存的關係中,將原本已被扭曲的自我價值重新調整、定位。如果治療與成長的結果不是讓我們與他者建立更開放的關係,而是更「自我」,這樣的療癒/成長不過是一種偽裝,偽裝在這套價值體系所提供的各種妙招中,當有一天這些方法不管用,或價值體系更易了,自我認同感將再度受到動搖,心靈成長恐怕是負成長。
每一個生命都不盡圓滿,因此需要生命與生命之間相互碰撞或彼此連結,讓多出的稜角或缺少的裂口,在互補中達到真正的圓滿。

【人籟論辨月刊第17期,2005年6月】
------------------------------------
我要訂人籟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Edito_Others_ct.jpg{/rokbox}
週二, 21 十一月 2006 03:11

六十三亿的代价

「博达案」爆发后,至今仍馀波荡漾。然而……

好友任职于日前爆发弊案的博达科技。记得去年,他毅然辞去电脑公司副理,投入博达研发团队时,大夥儿还特地为此聚了一回,举杯庆贺他成功转换跑道。讵料一年后,响当当的「博达」顿时成了「地雷股」的代名词,近四万名投资人的股票一夕间成了壁纸,而我的这位好友,也戏剧性地成了「高科技失业青年」----据说,这次资遣了一百多位员工,而且很可能还会有下一波裁员动作。
于是,出于对老友的关心,我开始每天翻著报纸,希望能多少了解一下,这号称是安隆(Enron)案台湾版、凭空蒸发六十三亿现金、被各界视为整顿金融指标个案,还害我朋友丢了饭碗的案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几日下来,我像得了资讯饥渴症一般,翻遍了各大报财经版。但令人挫折的是,只要一提及六十三亿去向,报导中就充满著许多陌生的财经名词:像是「衍生性金融商品」、ECB(可转换公司债)、GDR(海外存托凭证)、现金增资…等。对毫无金融概念的我来说,可谓「有字天书」一般,有看没有懂。心有不甘之馀,我索性走进书店,买了几本「投资指南」之类的书,数日恶补下来,总算稍微看出些许端倪……
原来,金钱游戏竟是可以这样玩的。
就拿投资市场中最「初阶」的股票来说,在台湾号称七百万「股民」中,有多少人有能力阅读(更别说『判读』)数不清的公司财务报表、说明书、或是高科技产业的趋势分析?虽说「投资人自负风险,应详阅公开说明书」,但若这条「资讯鸿沟」如此深不可测,无怪投资大众只得仰赖口若悬河的「股市名嘴」或号子里的小道消息。而且,就算投资人有本事看懂这些以数字堆砌的财报文件,但它究竟揭露了(或是掩盖了)多少「真实」?就算你从来不买股票,这些资讯和你无关,但你买不买基金?买不买保险?你可知道,你为之效力的大企业,把资金拿去作什么样的转投资?在全球金融市场日益活络,加上「股价第一」的驱使之下,你可知道有多少种会计手法,可以在完全合法的状况下,让一家公司的烂帐「起死回生」?
有人说,资本主义使这个世界变成了一个大赌场,赢家通吃,愿赌服输。不过,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许多人(或许包括你我),连游戏规则都还搞不清楚,就已经game over,轻者荷包失血、丢掉饭碗、重者倾家荡产,甚至变成别人的「棋子」而不自知。而且,你不想玩都不行。
期交所王得山董事长把「钱」比拟为社会的「气血循环」(见本期专辑),因为「流通」产生价值,循环不良则气滞血瘀,疾病由此而生。但在鼓励投资、促进社会气血循环的同时,我们却任由这经济资讯鸿沟一再加深,那么,即使有更多的六十三亿滚入市场,表面上看来或许「气血顺畅」,实则反使大众更加无法均沾经济发展之利,而最后的利益,也总是落入那些金钱游戏的玩家口袋。
「博达案」震出了社会大众对于公司治理、会计法规,以及投资人保护等问题的重视,但在这号称知识经济的时代里,如此的资讯鸿沟,是否仍意味著我们距离真正成熟的经济社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人籁论辨月刊第8期,2004年9月】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Edito_June_cs.jpg{/rokbox}
週二, 21 十一月 2006 03:06

六十三億的代價

「博達案」爆發後,至今仍餘波盪漾。然而……

好友任職於日前爆發弊案的博達科技。記得去年,他毅然辭去電腦公司副理,投入博達研發團隊時,大夥兒還特地為此聚了一回,舉杯慶賀他成功轉換跑道。詎料一年後,響噹噹的「博達」頓時成了「地雷股」的代名詞,近四萬名投資人的股票一夕間成了壁紙,而我的這位好友,也戲劇性地成了「高科技失業青年」----據說,這次資遣了一百多位員工,而且很可能還會有下一波裁員動作。
於是,出於對老友的關心,我開始每天翻著報紙,希望能多少了解一下,這號稱是安隆(Enron)案台灣版、憑空蒸發六十三億現金、被各界視為整頓金融指標個案,還害我朋友丟了飯碗的案子,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幾日下來,我像得了資訊饑渴症一般,翻遍了各大報財經版。但令人挫折的是,只要一提及六十三億去向,報導中就充滿著許多陌生的財經名詞:像是「衍生性金融商品」、ECB(可轉換公司債)、GDR(海外存託憑證)、現金增資…等。對毫無金融概念的我來說,可謂「有字天書」一般,有看沒有懂。心有不甘之餘,我索性走進書店,買了幾本「投資指南」之類的書,數日惡補下來,總算稍微看出些許端倪……
原來,金錢遊戲竟是可以這樣玩的。
就拿投資市場中最「初階」的股票來說,在台灣號稱七百萬「股民」中,有多少人有能力閱讀(更別說『判讀』)數不清的公司財務報表、說明書、或是高科技產業的趨勢分析?雖說「投資人自負風險,應詳閱公開說明書」,但若這條「資訊鴻溝」如此深不可測,無怪投資大眾只得仰賴口若懸河的「股市名嘴」或號子裡的小道消息。而且,就算投資人有本事看懂這些以數字堆砌的財報文件,但它究竟揭露了(或是掩蓋了)多少「真實」?就算你從來不買股票,這些資訊和你無關,但你買不買基金?買不買保險?你可知道,你為之效力的大企業,把資金拿去作什麼樣的轉投資?在全球金融市場日益活絡,加上「股價第一」的驅使之下,你可知道有多少種會計手法,可以在完全合法的狀況下,讓一家公司的爛帳「起死回生」?
有人說,資本主義使這個世界變成了一個大賭場,贏家通吃,願賭服輸。不過,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許多人(或許包括你我),連遊戲規則都還搞不清楚,就已經game over,輕者荷包失血、丟掉飯碗、重者傾家蕩產,甚至變成別人的「棋子」而不自知。而且,你不想玩都不行。
期交所王得山董事長把「錢」比擬為社會的「氣血循環」(見本期專輯),因為「流通」產生價值,循環不良則氣滯血瘀,疾病由此而生。但在鼓勵投資、促進社會氣血循環的同時,我們卻任由這經濟資訊鴻溝一再加深,那麼,即使有更多的六十三億滾入市場,表面上看來或許「氣血順暢」,實則反使大眾更加無法均霑經濟發展之利,而最後的利益,也總是落入那些金錢遊戲的玩家口袋。
「博達案」震出了社會大眾對於公司治理、會計法規,以及投資人保護等問題的重視,但在這號稱知識經濟的時代裡,如此的資訊鴻溝,是否仍意味著我們距離真正成熟的經濟社會,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人籟論辨月刊第8期,2004年9月】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Edito_June_ct.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57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