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_little

攝影|莊媛晰

《來自咖啡產地的急件:9個國家X 4萬公里,一位人權律師的溯源紀實》

Javatrekker: Dispatches from the world of fair trade coffee

狄恩.賽康Dean Cycon)著

林詠心

臉譜出版社

 

2011年09月出版

隨著飲食文化全球化的影響,台灣有越來越多人以咖啡拉開每天的序幕。根據統計,隨著平價咖啡和超商系統的推波助瀾,台灣每年有將近300億的咖啡市場規模,而且還持續在成長;而如果放眼全球,咖啡的消費市場更是驚人:全球每天喝掉20億杯咖啡、咖啡的全球產值高達20兆台幣,每年並以12%至15%的速度成長,是僅次於石油的第二大貿易商品,咖啡因此也被稱為「黑金」(Black Gold)。

無數議題寫在咖啡裡

賽康的《來自咖啡產地的急件》一書,正是一個關於「公平貿易」(Fair Trade)的咖啡產地行旅故事,透過「咖啡旅人」(Javatrekker)、人權律師和公平貿易推動者賽康的足跡,一一勾勒/描繪出幾個著名咖啡產地的境況,既包涵人文/歷史/地理風情,也談及咖啡小農艱困的處境和「公平貿易」所可能產生的改變。

誠如賽康在前言所說:「所有關於21世紀的主要議題:全球化、人口移動、女性和原住民權益、環境污染、民族自決,都透過你手中這杯咖啡,在全球各個偏遠的村落裡上演著。」隨著這幾年一些熱血行動主義者的大力推動,台灣認識「公平貿易」的人逐漸增多,越來越多人明白全球咖啡貿易/產銷體系存在著嚴重的剝削問題:連鎖咖啡業者每杯拿鐵定價約100元左右,但咖啡小農的獲利卻還不到每日一美元的最低生存下限。

產地價格遭期貨市場掌控

全球咖啡貿易體系傾斜問題自有其複雜的向度,除了開放「自由市場」如WTO(世界貿易組織)和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協議裡,普遍帶有自由但不公平的貿易條款及要求受援國取消農業補助、縮減社會福利以外,整個產銷制度向銷售末端傾斜及受到國際期貨市場人為炒作的影響也很大。

咖啡的銷售價格幾乎和成本完全脫離關係。目前咖啡的價格,很大程度掌握在金融炒作玩家手裡。玩家們在期貨市場買低賣高、輕鬆大賺價差,但影響所及,卻是讓落後國家的咖啡小農三餐無法溫飽,因為有時候收購價格會低到連成本價都不到。

另一方面,全球咖啡貿易市場的產銷結構,即商品末端的消費價格和原產地的收購價格存在很大的落差:中盤、大盤、咖啡商如雀巢等跨國企業公司吸走了大部分的利潤,小農常被迫要接受低於或接近於成本價的收購價格。換句話說,最不公平的地方就在於,當咖啡的期貨交易降低或崩盤的時候,咖啡小農要承受價格波動、被迫以低價售出咖啡豆,但是銷售末端,如連鎖咖啡品牌,卻不會因此調低售價;反之,如果咖啡期貨價格走揚或全球運輸成本增加時,銷售末端會以成本增加為由調高販賣價格,但這卻不一定會直接反應在原產地的收購價格上。「公平貿易」正是在此意義下誕生的,也就是希望建立一個透明、免去層層剝削、並拉近生產者與消費者之距離的機制。

公平貿易帶來正向回饋

或許先回到賽康在《來自咖啡產地的急件》所舉的例子。適合咖啡生長的環境是在南北回歸線之間的肥沃地帶,也就是橫跨赤道以北和以南30緯度──這些產地的生態環境從熱帶雨林到沙漠都有,但共同特色就是相對貧困。以衣索比亞為例,賽康提到他去參訪哈拉爾咖啡園,發現該地仍然以日曬法來處理咖啡豆,而這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水來進行水洗法,事實上,那裡連飲用水都缺乏,婦女每天都必須步行至少一哩路去提水。於是賽康的「狄恩豆子」(Dean’s Beans)就介入,幫忙建造當地的水利系統,水利系統完成後不但解決了用水問題,也釋放出婦女的人力,讓婦女有時間幫忙農事或有發展副業的可能。除水利系統外,他們也協助興建小學、健康診所,甚至在某些地方還仿效「微額貸款」的計畫工程,建立了「婦女銀行」,或投資協助當地人購買生財工具,如烘培機……等。

換句話說,「公平貿易」除了承諾給咖啡小農優於傳統銷售的報酬以外(即「最低保障收購價格」),也提撥一定金額作為「公平貿易基金」;這筆基金通常用來做社區基礎建設,如水、電、教育、醫療等。「公平貿易」涉及的產品遠不只咖啡,諸如巧克力、酒、茶、糖、化妝品……也都含括其中。此外,「公平貿易」也重視環境友善、有機栽植,或是避免動物實驗的化妝品。簡單地說,如果說「自由市場」是任由資本主義邏輯破壞勞動權益和環境保護,那麼「公平貿易」在某個程度上可說是試圖將那些「外部成本」放一些些回去,儘管仍遠遠不足。

倫理消費易淪為口號

當然,「公平貿易」也不盡然全無問題,賽康在書中亦很坦白地敘述此仍未臻完善,除了合作社能否確實有效管理運作以外,對認證手續也有繁複的批評;更大的問題則是銷售管道依舊不夠。賽康提到,儘管公平貿易承諾給咖啡小農優於傳統銷售的報酬,但在所有通過公平貿易認證的咖啡中,只有20%能夠透過這個管道銷售,其他剩餘的咖啡仍然只能以傳統的方式(進入自由市場)銷售。

此外,「公平貿易」通常被視為是「倫理消費」(Ethical Consumption),也就是消費者基於權利/環境意識的消費選擇。因此,許多人乍聽到「公平貿易咖啡」,第一個反應通常會是:台灣並不像歐美國家之於第三世界國家有殖民地、奴役的歷史重擔,因此在台灣推動「公平貿易」很容易淪為僅是又一個移植西方概念的、空洞的正義口號與商業操作。

核心概念的在地化

然而,首先無論是「主婦聯盟」正在推動的「共同購買」制度;或是如楊儒門的「248農業市集」、「直接跟農夫買」;又或者晚近整合更多小農的「上下游:News & Market」,其實都分享了「公平貿易」的核心概念:免除自由市場中的產銷剝削、拉近生產者與消費者的距離、友善環境。亦即,台灣雖無加入公平貿易的認證計畫,但平行的銷售精神與實踐仍是有的,只是目前尚在推動階段,並不好說「公平貿易」只是另一個隔空移植、無在地連結脈絡的計畫而已。

其次,「倫理消費」的確是受到某些左翼行動分子的抨擊,特別又批評這不過是「中產階級的贖罪券」或「中產階級式的自我感覺良好」。然而,其實當年反全球化運動之所以能迫使Nike等知名品牌改善他們在第三世界國家工廠的勞動條件,依靠的其實也正是這種消費端的抵制。目前最受到矚目的「企業的社會責任」(CSR)的概念有部分也是由此延伸而出,但陸續傳出許多跨國品牌公司只是為了「漂綠」(Greenwashing)才做的公關行銷,並不是真的重視環保,更遑論社會責任。因此,台灣研究勞動關係的學者黃德北教授對「企業的社會責任」態度較為保留,直言勞動權益法律化、制度化對勞工的幫助才比較確實、可靠。從這裡來看,如果我們只停留在要求消費端的權利意識萌芽,對整體條件(無論勞動或環境條件)的改善自然會有所不足。

公部門應起帶頭作用

賽康在書中也批評聯合國的「千禧年發展目標」(消滅貧窮)所提出的報告「浮華」,雖注重「企業的社會責任」,卻無所實際建樹。事實上,要讓CSR或「公平貿易」、「倫理消費」具體落實在民眾的日常生活中,除了依靠消費者的自主意識以外,還有更有效、更值得台灣仿效的作法。

瑞典的馬爾摩市在2006年就通過立法、成為瑞典第一個「公平貿易城市」,亦即「議會決議支持公部門增加公平貿易產品的採購、全市商店必須供應一定數量的公平貿易產品,以及必須提供公平貿易相關資訊給市民。」(註)台灣政府如能以行政命令要求各公部門以公平、有機等倫理採購為優先項目,並與民間合作建立避免層層剝削的產銷、公平貿易機制,絕對勝過只發放老農津貼的農業政策。

人權問題無可迴避

最後,公平貿易涉及的當然是人權問題。政治哲學家羅爾斯(John Rawls)的得意門生博格(Thomas Pogge)即認為:極度貧窮的議題就是人權的議題。富裕國家有義務協助落後國家脫貧;聯合國也將文化、經濟權利視為基本人權。衣索比亞的咖啡小農或許離台灣很遠,然而,如果我們喝的每一杯咖啡,都有人為此付出連溫飽都不可得的代價,要說我們因為從不是殖民國、因此毫無道德義務,恐怕也是很難說得過去的。

最後,賽康的《來自咖啡產地的急件》其實十分可親、易讀,行文幾乎不見什麼道德呼喚、也幾乎沒對公平貿易做太多背景陳述,儘管作者本人對公平貿易有很堅定的政治立場,若要純粹當成遊記讀也未嘗不可。當然,最理想的是讀者能在輕鬆的閱讀經驗下認識、認同「公平貿易」的理念,並願意試著嘗試、實踐。

註釋

全文網址:公平貿易城 「倫理消費」改變世界─永續城市大未來─提升台灣─ udn時事話題 http://mag.udn.com/mag/news/storypage.jsp?f_ART_ID=335301#ixzz1hFqveszq

{jcomments lock}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一月 2013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6289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