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_theater

戲劇常被拿來對照人生,我們總以為戲劇是將生命的所有元素濃縮並且誇張化,無論是痛苦、快樂、悲傷……,戲劇成為人生的映照,帶有一種仿造、複製的性質。但是,當我們在真實生活裡跌撞、受挫、翻騰時,才會發現到原來人生上演的場景,往往比戲劇來得荒謬、殘酷。

法國劇作家亞陶(Antonin Artaud,1896-1948)即主張戲劇必須擺脫模仿,才能釋放出真正的力量。仿造人生的戲劇,不僅不可能掌握生命本質,甚至是對生命力的扼殺。真正的戲劇如同一場瘟疫,具有洗滌淨化的作用——在其中人們被逼近死亡之境,意識到生命的殘酷,因而能跳脫原來的生活框架,面對最底層的欲望。亞陶的殘酷劇反叛了西方傳統理性,希望透過人類最原始的感官與直覺,重回生命的本源;而這些想法也深深影響了二十世紀後半葉的戲劇發展。

本期《人籟》即將從亞陶的殘酷劇出發,探討戲劇與生命的關係,以及戲劇所湧現的力量。台灣的劇場曾在八○年代掀起一波波浪潮,彼時的台灣社會仍處在被壓抑的狀態,劇場人汲取西方的現代主義,對傳統文化及現實進行反思:有些人直接走上街頭,以行動劇的方式衝撞體制的牢籠;有些人發展「民眾劇場」,讓戲劇走入民間,與人們並肩反抗壓迫;當然,也有人透過戲劇深刻思考「台灣人的身體美學」。九○年代末,隨著經濟發展及政治社會的開放,這一股迸發的力量看似沉寂,但仍有許多人在這個舞台上努力不懈:昔日開闢疆土的劇場人,不斷創新題材與表演模式,將小劇場發展為大劇團的規模;而新一代的劇場人接棒演出,他們企圖通過戲劇來展現自我的存在。

距離亞陶的年代已經超過半世紀了,如今大量、重複性的「演出」在電影、電視,甚至網路等媒體出現,劇場及其影響力似乎逐漸式微,甚至被認是菁英階級的小眾娛樂。但劇場的「Live」性質卻沒有任何媒介可取代,「Live」所指的不只是「現場」,且是唯一、無法重複的「活生生」。誠如亞陶所言,劇場不只是提供娛樂,而是針對真實世界所做的真實行動。透過這個專輯,我們期待可以拉近觀眾與劇場的距離,當人們起身走入劇場時,或許也意味著我們準備面對真實的自己。


攝影/陳又維.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1年七八月合刊號,第84期《人籟》論辨月刊

7-8月:戲劇的力量

84cover_200

banner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77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