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與種族歧視——從法國移民政策探索台灣社會走向

by on Friday, 29 October 2010 Comments

今年9月4日,法國的「反對安全政策」遊行剛落幕,相關新聞又立刻被6日引發工會與政府對學生參與比率爭議的罷課行動,以及隔天在一百多個城市中動員了上百萬人的反退休改革遊行蓋過。

 

無論對合法或非法的居民,以及有證或無證的勞工而言,法國都正在經歷多事之秋。高等教育改革使得上個學年度延續數月,造成近半學校幾乎停止運作的全國性大罷課;政府大量裁減公務員與緊縮退休福利制度,激起數次動輒百萬人上街的遊行;而根源於不同文化或國籍的衝突,比起勞動或教育政策的問題來說,情況似乎更為嚴峻。但其影響族群畢竟處於邊緣地位,所獲得的奧援儘管可觀,勢力卻相對較為薄弱。面對全國動員數萬名支持者的反歧視遊行,甚至連內政部長霍特佛(Brice Hortefeux)都公開表示,這群「烏合之眾」根本無力影響政策。

 

數萬人或許無法撼動政府高層驅逐無地旅居民族的決心,但他們引發的現象,卻足以讓人窺見法國政治構圖中邊緣者的角色。遊行本身是基於今年以來,政府對舊稱吉普賽人的羅姆人(Roms)聚落實行驅逐行動的措施而起,其訴求則包含針對移民與移工在內各種歧視性措施的反對聲浪。

 

移民政策的偏向

遊行中一個重要的代表性群體是無證者(sans-papier),顧名思義,就是在沒有法定許可的狀況下,在法國居留或工作的人們;其中較為鮮明的身影是來自非洲各國尋找機會的工作者。法國政府不授予他們合法工作或居留的權利,卻配合消極的警察程序等措施,享用這些多半來自前殖民地的廉價基層勞動力。無證者在法國早已是主流政治的議題,而法國公民支持這些勞動者就地合法的行動,始終未曾斷絕。另一方面,從薩柯奇(Nicolas Sarkozy)擔任法國內政部長乃至總統以來,中央政府每年都會提出驅逐非法移民的目標數字:從2004年的15000人,到2010年的超過28000人不等。相對地,根據不精確的推估,全國無證者的人口約有十數萬。

至於亞裔族群則是一直以來不斷成長,但因族群特徵較不明顯,不曾成為太過明確的政策對象。在法國廣納政治難民和寬鬆的家庭移民政策下,以中國裔為主流的華人族群,在巴黎已經形成了幾個明顯的都市聚落,具備一定的經濟規模。這其中有許多也沒有明確的法律居留權,但整體而言,仍未成為所謂「安全政策」急欲掃蕩的公開目標。不同於某些族群卻可能因聚落定居的模式,而容易成為政府眼中的可疑分子。今年6月,巴黎美麗城(Belleville)的社團與居民便發起一場吸引上萬人參與的遊行,要求政府面對當地層出不窮的犯罪現象,而地方政府官員的共同參與,某種程度則展示了官方對這個現象的立場。

相對於此,都市近郊某些聚落的問題則更為嚴重。7月在法國東南方格瑞諾勃市(Grenoble)持續三天的青年暴動,造成多名居民與警察傷亡,其導火線則是警方在追緝中擊斃一名搶劫嫌犯所致。此外另有一名無證者在駕駛中因逃避警方臨檢開槍拒捕,隨後的追緝也遭到許多當地居民的反抗。這些區域多半具有類似的特點,例如經濟情況不佳、年輕失業者眾多,且認定自己遭受社會不平等的對待;因此一切權力的象徵,都容易遭遇抵抗或攻擊。

 

經濟之外尚有文化因素

法國政府至少從薩柯奇擔任內政部長起,便始終採用強硬的警察手段進行鎮壓,最新消息即是這次打算在全國實施的「安全政策」。儘管此時政府大幅削減警察預算與職位,中央官員仍輪番上陣,堅定喊出「向犯罪宣戰」。在這樣的政策背景下,若要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綜合貧窮、異族、犯罪等多項污名於一身的非法聚落,自然成為權力下手的首選。

例如羅姆人在土地私有的世界中居無定所,又承載長久以來的歷史污名,也就理所當然成為掃蕩行動裡欲除之而後快的對象。是以針對不同族群進行宣傳上的污名化與實際的驅逐,便成為最重要的政治程序。中央政府官員甚至直接並公開地提出,若以種族來看,羅姆人犯罪率大幅提昇,藉此為驅逐行動開脫。然而以法國目前經常驅逐的對象來看,具有歐盟公民身份的外籍羅姆人約有15000名,但上述事件所牽涉的,卻是總計約10萬名的法籍羅姆裔族群。今年1月以來,被驅逐的人數已超過8000人。

這個現象顯示出法國移民的困境除了經濟壓迫,還有以宗教、風俗與文化為主軸的政治對立形態。不同於一般只限於國內政黨互鬥的「文化戰爭」,法國政府以移民為中心拉開戰線,而這可能演變成將個人從主權範圍剔除,如同宣佈政治上的死刑,並徹底抹消其公共存在的絕對性措施。

 

以恐嚇回應恐懼

immigrant3其中最明確的例子,莫過於感染整個西方世界的伊斯蘭恐懼症候群。法國從本世紀初開始,關於國家世俗性(laïcité)的論辯即已白熱化,並進入許多政治人物的宣傳語彙。其中頗受爭議的一項,就是可否將伊斯蘭世界的風俗──特別是配戴頭巾與罩紗等衣著──視為宗教展演行為。今年7月進入國會進行實質審查,禁止人民在公共場所遮掩面目的法案,便是針對部分女性穆斯林的遮面紗而設立;而支持此項法案,以霍特佛為首的一眾保守官員,甚且明確地將伊斯蘭習俗中的頭巾作為號召支持者的主要訴求。同樣一批政治人物,凡遇主張權利的異議者,尤其是穆斯林等與外籍身份相關人士,更動輒以取消國籍的恫嚇作為回應。

這樣的政治環境,就算不能視為直接激發極右派的支持,至少也足以與之相生。若是重要的意見領袖對政治與種族側寫的語彙纏夾不清,則輿論無論支持或反對,必然會受到導引,並且圍繞著種族辨識與刻板印象而漸趨激烈。像在法國某些城市,保守人士公開抨擊提供清真肉品(viande halal)速食店的行為即為明顯例子。事實上,法國清真肉品的生產量早已大幅超越穆斯林人口所需,端上各種族家庭的餐桌;食材本身無論品種或屠宰過程都無甚不同,但卻純粹因為與伊斯蘭傳統的連結,而受到矚目甚至抗拒。

 

以法律禁制文化

美國在911事件後,針對伊斯蘭傳統與穆斯林人口產生的群體仇恨早已廣為人知;而歐洲人與伊斯蘭民眾的關係,則交纏著數世紀以來宗教對抗、殖民侵略、獨立抗爭、移民現象與反恐浪潮的複雜脈絡。單就與遮面紗高度相關的事件而言,比利時國會在4月下旬以極高的效率通過一部法律,雖未直接提及面紗或穿著,但條文中禁止「人民在公共場所內全部或部分地以衣飾隱藏或遮掩面部,使其無法辨識」,否則將被罰款或服刑一至七天。此處的公共場所包含道路、巷弄、公園、運動場及「作為公共使用並為其提供服務之建築」。

與此同時,歐盟議會副主席,也是自由陣線(file des libéraux)的領袖柯克曼翰(Silvana Koch-Mehrin),則在期刊上公開支持「在德國與歐盟全境禁止穿戴任何形式的女性全身罩衫(burqa)」。她認為「罩衫構成針對女性權益的攻擊,乃是移動的監獄」。

 

民意的困境

immigrant4儘管有這些聲音,在政府驅逐羅姆人引發歐盟關切時,宣稱曾考慮因此辭職的法國外交部長庫什諾(Bernard Kouchner)仍保持謹慎,在媒體訪談中宣稱「區分公共與非公共場所多少有點譁眾取寵而難以實現」,但「我認為為了女性尊嚴,有其必要(訂立法律)」,而「這個禁令無關宗教,而是關於尊嚴、團結、與理解世界進展。」然而同時他也提到,包括美國、丹麥、荷蘭、土耳其等國家,以及許多的非政府組織,可能都會提出反對;但像沙烏地阿拉伯之類的國家或許會認為,當西方國家自行立法,那在自己國家保持諸如禁止婦女開車之類的法律,是否也屬可行?

聽了主流政治的宣傳與抵抗運動的聲音後,仍需在意法國公民整體意見究竟為何。有趣的是,根據兩件針對政府「安全政策」支持度的調查結果,費加洛報(Le Figaro)發表的「右派」結果以及雜誌瑪麗恩娜(Marienne)發表的「左派」結果,呈現完全不同的景象:前者中大多數民眾支持薩柯奇提出的計畫綱要,後者則有較多的受訪者認為總統提的方案與對問題的詮釋錯繆無效。儘管民意尚無定論,但兩件調查的問題畢竟不同,儘管中間夾雜著調查對象與問卷引導等方法論的爭議,或許仍可顯示出,針對上述諸多複雜問題的論辯,其實難以簡化回答或予以一筆定論。自然,以基礎人權與族群平等的立場出發,則這種無定論的狀況也可詮釋為普羅大眾對人權的共享定義已不再清晰的危機。

 

看看法國,想想台灣

對台灣民眾而言,儘管法國這一切可能標誌著某種國族主義,或以他者為標靶的極右派復興,但我們仍不可忽視這些潮流的緣起,是在一個擁有極多無身份移民與無證工作者的國家,以及一個人民具有跨越國界旅行自由的區域中所產生。法國國內具有執政實力的政黨與強大動員能力的主要工會,尚且有許多成員願意公開表達立場,支持這些持有「非法」地位的個人,認為應予後者包括就地合法及承認社會地位等措施。更不要說在這裡,基於民主理念而將地方選舉權開放給傳統概念中「非公民」居民的議題,早已成為主流政治論辯的內容。如此社會與政治結構基礎,與台灣顯然大不相同。

因此在本文中提到的行動與數字的意涵,也必須小心看待。例如以法國法律而言,政治難民身分的取得,以及移民依親等狀況都有非常寬鬆的標準,外籍人士也可以因為在法國生養小孩,進而獲取法律承認的居留地位。甚至連占地居留的羅姆人驅逐行動,都同樣有固定的旅費補償,以及詢求意願的表面功夫予以背書。法國人民願意以主流政治議程的態度面對無證者的政策,政客願意考慮非法居留或工作者就地合法的選項,這畢竟是台灣歷經幾十年發展後仍望塵莫及的社會基礎。於是,當我們在台灣輕鬆地認為歐陸極右派復興或國族主義回魂堅守壁壘時,是否曾經想過,將台灣置放在歐洲的光譜上,會屬於哪一種顏色?

 

攝影者 (由上至下)

austinevan
http://www.flickr.com/photos/austinevan/3274621603/

Beau Giles
http://www.flickr.com/photos/beaugiles/5014076101/

Luciano
http://www.flickr.com/photos/30208099@N00/2612475153/

 

 

 

 

本文亦見於2010年1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荒城之戀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電子版紙本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wali (瓦礫)

社會學學生,部落客。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博士預備班肄業。
研究課題:權力與感受性、夜間生活史。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July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494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