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高處猶勝寒,頂峰奏樂音

by on Monday, 06 December 2010 22097 hits Comments
Rate this item
(0 votes)

片名:《我為琴狂》
導演:莉莉安法蘭克、勞勃西畢斯
發行:海鵬影業

 

一場鋼琴音樂會、一張鋼琴唱片的誕生,背後都有許多人的努力,不過光輝往往只落在鋼琴家、作曲家或製作人上。但「調音師」這個對一般聽眾而言向來不太會注意到的角色,卻也是這些頂級藝術成就背後的關鍵。

本片的主角是大師級的鋼琴調音師Stefan Knüpfer,但真正的主角我覺得應是「鋼琴」,因為所有的人都為他而抓狂。引出「鋼琴擬人化」的訊息是本片最迷人之處。

 

音樂進化 鋼琴變型

piano_6鋼琴歷經多世紀的進化,從大鍵琴(Harps ichord),古鋼琴(Clavichord),早期鋼琴(Fortepiano)終達現今的鋼琴面貌。它改良和精進歷程,其實是歷代作曲家與鋼琴家對鋼琴性能的極盡苛求,從而激發鋼琴製造者對樂器之鑽研。終使鋼琴在浪漫派時期終藉由李斯特的炫麗技巧而達顛峰狀態,一舉登上「樂器之王」的寶座。

回顧鋼琴發展的歷史,莫札特、貝多芬、蕭邦與李斯特等,都是鋼琴製造者口中難以取悅的鋼琴家。藉由他們精益求精的精神,不僅促使鋼琴的音域不斷擴展,在功能上,更大幅增加音量的承受度,得以負荷對音樂表情和技巧的需求,讓創作者和演奏者有更寬廣之創作空間。

早在貝多芬時期,將鋼琴視為管絃樂團之理念已為其創作習性,到李斯特手中,鋼琴儼然自成了一個管絃樂團。這可自李斯特創作大量的改編曲略窺端倪,如在鋼琴上演奏貝多芬、白遼士、華格納等作曲家之交響曲及歌劇作品。由此例可見,浪漫派時期對鋼琴的音色與技巧需求,與現今的模式已不相上下。

 

一生懸命 極緻樂音

piano_5鋼琴取材於自然,經特殊處理後再以手工製作而成。因此,每部鋼琴皆為一獨立之個體,各自擁有如人般的獨特音色、個性與氣質,此乃與生俱來,後天對他的影響著實有限。這點與人大不相同。人的七情六慾,會因主觀與客觀條件而產生變化;反之,鋼琴是專情的,需如擇偶般,挑選與自己品味最貼切者,再做適當之調整。此時,便產生了「調音師」這種工作的需求。

調音師的基本工作是以校正音準為主,但高階的調音師則要有「整音」的能力。這一行的專業水準,取決於音色與觸鍵方面的調整功力,此亦是所有鋼琴家都極為關注的焦點。

不同作曲家的風格需藉由不同的音色變化來展現,鋼琴家也需具備敏感的觸鍵。音色和觸鍵的調整,需藉助調音師的相輔相成,才能求得心目中的完美聲音。因此,調音師是一場成功音樂會的幕後英雄。除了敏銳的聽覺是調音師成就其專業藝術水準的必備條件外,他對樂曲的瞭解與鑑賞品味更是必要的修養。不同的曲目,對音色表現的要求不同,調音師若要能夠和追求完美樂音的鋼琴家溝通,不瞭解曲目特質是不可能的。要是調音師本人也是位鋼琴家,當然更能感同身受,對於各種可能發生的挑戰有所準備。

常耳聞在所有音樂家中,就屬鋼琴家最複雜最麻煩。雖如是說,但肯定也是最聰明的。因他們要看兩行甚或更多行的譜,不像其他樂器,只看一行的譜就好。鋼琴家背起譜來更是不得了,沒有一些天分是會發瘋的。想想看,九十分鐘的彈奏曲目要背好幾本的譜,不僅於此,還要在88個黑白鍵上毫無障礙的穿梭自如,其壓力之大可想而知。反觀其他樂器則得經常藉助鋼琴伴奏完整其音樂。因此鋼琴家對彈奏樂器之要求當會吹毛求疵,以期在如此沉重的負擔下不再有額外的擔憂,更希望琴音具有敏感的纖細與層次,能回應他們豐富多彩的音樂表現,「調音師」是他們步向完美的必備良伴。

在鋼琴界我們也常聽到,某一部鋼琴,會因為不同鋼琴家來彈奏,而發出全然不同的音響效果。這就像人與人間的契合度,人與鋼琴之間也是如此。所以鋼琴真是奇妙,乍看下僅是長相奇特的家具,但事實不然;它像極了個性古怪的難纏人物,能與之搭配抗衡的,當然也只有旗鼓相當、特立獨行的鋼琴家,才有辦法門當戶對。而當舉世無雙的鋼琴家們,個個都是最挑剔的麻煩人物時,可憐的調音師就得居中調解,在人和琴之間當個和事佬。但要調解兩個孤高無上者?其間辛苦可想而知。

 

鋼琴整容師

piano_4《我為琴狂》片中的Stefan Knüpfer由於是頂尖的專業調音師,專事與世界頂級的鋼琴家相配合。這份工作可不容易。與來自世界各地頂級鋼琴家配合,同時意味著和一群對聲音最挑剔的人合作。所以,Knüpfer的任務總是非常艱鉅。他得揣摩鋼琴家之心意、期待,甚至了解他們各自的習慣──包括在樂音上的要求,及其與調音師合作的脾性。最後,他才能在鋼琴家所選定的鋼琴上,用盡想像力來發揮調音魔手,回應鋼琴家在有限言詞中表達出來的抽象音色需求。

雖然調音師本身有雙魔手,但還是會受限於鋼琴本身的條件,或是因場地、氣候及鋼琴家本身之觸鍵方式等因素,而無法盡如人意──也就是鋼琴的「脾氣」。鋼琴像人一樣,若順著他的性情發揮其特長,就能如虎添翼,輕而易舉地將鋼琴家的意念表露無疑。許多鋼琴演奏會的廣告單上會註明:「主辦單位保留節目異動權」,這常常是源自於鋼琴家無法和鋼琴在某些曲目的表現上取得最佳默契,致使鋼琴家為追求完美,有時得臨場更換曲目。

影片中的Knüpfer穿梭於世界頂尖鋼琴家間,隨時因不同鋼琴家的品味與不同作曲家風格而需對鋼琴之音色觸鍵有所調整。在他的專業領域裡,不允許他說出「不」字;為追求效果,他只能不停地嘗試各種可能性──包括加裝遮音板、更換音槌、微調觸鍵力度……等,連累積在鋼琴裡的灰塵都可能是影響音色的關鍵因素──直到鋼琴被推上舞台的前一刻鐘,他可能都還在工作著。

 

完美音樂鐵三角

piano_3對調音師而言,鋼琴在每場音樂會中,都是他親手精心創作的嶄新藝術品,沒有複製品,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也可以說,每場音樂會都是鋼琴、鋼琴家與調音師三者之間互動與激盪所迸發的火花。他們所形成的鐵三角,可說一動則牽全局,調音師對鋼琴的調整程度視他與鋼琴家的角力結果而定。如此微妙的工作,需具備豐厚的專業知識與技巧方能大有所為。只是多數演奏會裡,觀眾只看見鋼琴家的精湛演出,調音師的角色則幾乎沒有人注意。

《我為琴狂》提醒了所有喜愛鋼琴音樂的觀眾,去認識「調音師」舉足輕重的地位。Knüpfer在片中的主要任務,是幫鋼琴家Pierre-Laurent Aimard找到一部最適合的鋼琴,以錄製巴哈《賦格之藝術》。在Aimard追求完美的壓力下,調音師Knüpfer疲於奔命。當他眼看目標已近達成,卻又突因這部鋼琴被買走,只能另尋他琴取代。

從我自己的經驗來看,要挑選出一台當今的鋼琴,並將之調整成能有巴洛克時期複音音樂藝術風味的鋼琴,這任務絕非易事。Knüpfer在Aimard的苛求下使出渾身解數,最終雖達成任務,但重點在於導演刻意以此過程,呈現「音樂會/唱片」這種藝術產品背後的鐵三角結構,以戲劇化的手法來呈現追求極致聲音的艱辛歷程。

 

鋼琴的未來

同時,在藝術光輝的背後,調音師所承擔的無形壓力與無奈,也於片中展露無疑。Knüpfer透過與鋼琴大玩搞笑戲碼,來得到些許壓力紓解的橋段頗博人一笑,但也更透露出堅持完美理想之掙扎。畢竟藝術之追求常與現實相衝突。對鋼琴家而言,在舞台上若能同時備有不同特質的鋼琴供其詮釋不同作曲家之作品,當為其終極理想,也能減輕調音師的負擔。但向來一山不容二虎,一個舞台不容兩台鋼琴,要是可行,那將是世紀的大創舉。

鋼琴技巧發展至今,隨著當代音樂的繁複性愈趨多元,其涵蓋層面較過往更加廣泛,作曲家竭盡所能挑戰鋼琴極限,職業音樂家或業餘愛樂者對技巧與音樂性之要求亦愈加嚴苛,在此氛圍下,此鐵三角的關係勢將面臨不少新挑戰。

 

劇照提供 / 海鵬影業

 

 

本文亦見於2010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cover_super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Last modified on Thursday, 26 June 2014 16:59
Li-Jyun Lai (賴麗君)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暨音樂研究所專任教授。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December 2010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672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