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02 December 2009 07:41

影評:探勘全新主旋律

馮小剛在1980年代中期以電視台美術設計工作起家,後來透過葛優介紹,開始編寫電影劇本。稍後與「痞子作家」王朔合編電視劇「編輯部的故事」,而成為中國家喻戶曉的人物。

接連於1997至1999年間在中國上映的《甲方乙方》、《不見不散》、《沒完沒了》三部賀歲片,可稱之為奠定馮小剛「庶民導演」地位的「人情三部曲」。事實上,馮小剛的電影最迷人之處,正在於他與葛優總能在高密度的珠璣對話中,營造出一股「庶民階級無賴的魅力」。即便在改編自莎劇《哈姆雷特》的《夜宴》裡,馮小剛硬將耍嘴皮子的「馮式對話」寫進劇本,成就一個不倫不類的搞笑大反派厲帝,但他一貫的作者意識仍令人肅然起敬。


國民電影獨特魅力
歷經《大腕》、《手機》、《天下無賊》的多方測試、修正,以及《夜宴》、《集結號》兩部大格局時代史詩的震撼洗禮,馮小剛總算重返他過去最擅長的平民喜劇路線。這一次,他獻上溫暖動人的《非誠勿擾》,再次展現他「小品國民電影」的獨門吸引力。

前作《大腕》源自馮小剛突發奇想的玩笑話,《手機》靈感始於馮小剛與劉震雲某次「屢屢被別人手機鈴聲干擾」的談話經驗,至於《非誠勿擾》則改編自陳國富的《徵婚啟事》(註1)。片中備受婚外戀情折磨的空姐笑笑,與對社會有益無害的「偽海歸派」(註2)徵婚者秦奮,角色原型顯然脫胎自《徵婚啟事》的牙醫杜家珍與45歲的余先生,只不過在徵婚的主被動姿態上作了調換。

雖說陳國富仍掛名《非誠勿擾》監製,但我以為經過人物角色性格、時空地域背景的移植轉換,原先《徵》片中那種抑鬱、糾結,卻稍嫌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刻意鑿痕,在《非》片中反倒被沖蝕得很淡了。所以我們不妨將《非誠勿擾》視作馮小剛的全新創作。


關注庶民偏好海歸
綜觀馮小剛作品,無論由他編劇或執導,也無論風格是勵志、寫實、搞笑、傷感,還是偏執、犬儒,其中類似處境的人物、相似的情感狀況、相去不遠的價值信仰,宛若一個個迴圈般充填、成就了他的劇本架構。

首先,在馮小剛所導演的電視劇「北京人在紐約」(姜文主演)、所編寫的電影劇本《大撒把》(夏鋼導演),以及電影作品《不見不散》中,不難發現他對於「海歸派」角色的特別偏好。相對於在中國國內學習、工作的本土人才,「海歸派」意指有國外學習和工作經驗的留學歸國人員。如在《大撒把》中,葛優飾演的顧顏將徐帆飾演的林周雲,送上飛往美國的班機;而《不見不散》則結束於同由葛優、徐帆飾演的劉元與李清這對歡喜冤家,在飛機上的深情一吻。

到了《非誠勿擾》,葛優飾演自稱在海外打混十餘年的「偽海歸派」秦奮。這個頗像延續劉元角色精神的男主角,在片頭玩笑般成交了一筆生意(以兩百萬英鎊的天價賣出「分歧終端機」專利),隨後對著電腦螢幕開始打起徵婚啟事。葛優那口白和那調調兒,令我們想起他在《甲方乙方》的類似開場。不過稍後秦奮對著笑笑傾訴當年在美國出賣某位可憐女孩,間接導致人家自殺的悲劇往事時(這橋段與電視劇「別了,溫哥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卻又彷彿交雜著《一聲嘆息》等馮小剛過往作品中「自我懺悔」的愛情母題了。

劇照提供/秀泰娛樂


----------------------------------------
導 演:馮小剛
片名:《非誠勿擾》(If You Are the One
出品年分:2008年
台灣上映時 間:2009年6月(秀泰娛樂發行)
----------------------------------------

本文亦見於2009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erenlai_cover_small/new_melody.jpg|}media/articles/ZhengBingHong_IfYouAreTheOne.swf{/rokbox}

Wednesday, 02 December 2009 07:35

忘德賦──在異鄉引爆古典的前衛炸彈

2007年早春,當我正忙得焦頭爛額之際,突然接到一通電話,通知我中選蘇格蘭格蘭菲迪(Glenfiddich)駐村計畫。

並無送件參選的我不禁一頭霧水,而且自2006年結束紐約ISCP駐村後,我原已不打算再出國長住。但想到自己因事務過於雜亂,總無法靜下心來專心創作,若能暫時抽離在台北的繁忙生活步調、整理紊亂思緒,蘇格蘭高地也許是不錯的選擇。

經過再三猶豫後,我總算下定決心,並匆匆打包行李,於端午節前赴蘇格蘭高地格蘭菲迪酒廠,展開為期三個月的藝術家駐村。


引爆潛意識的深水炸彈
雖然處於暑期,但當時蘇格蘭高地天氣非常不穩定,幾乎每天都會下雨。而且酒廠所在的道夫鎮(Dufftown)位置偏遠,光是要買一支筆,來回就得花三小時之久。

由於材料購得不易,加上格蘭菲迪為確保酒廠周邊水源純淨,對自然環境保護不遺餘力,沖洗底片用的化學藥劑皆需管制回收,造成我出發前預定的拍攝計畫執行困難。不過倒也無妨。此地自然風光喚醒我許多往日回憶――也許人在異地旅行,常會憶起某些深藏海馬體中的片刻靈光。

而且我住的屋舍正對面即是酒廠蒸餾槽,無所不在的酒香宛如威士忌深水炸彈,將我因過度忙碌而被壓抑的潛意識全炸了出來。我甚至懷疑這美麗的大地充滿了精靈,是它透過夢境治癒了我無解的過往、撫平了內心傷痛,而不是令人沉醉的威士忌酒精。


在異鄉專心創作
仔細回想,除當兵時曾畫大批紙上作品,我大概已有十幾年沒如此專心作畫了!這十餘年來除勉力創作,還要應付生活瑣事。台灣吃力不討好的現實環境,往往將社會人的時間與身心分割錯置;猛然抽離,才發現自己竟已被扭曲成另一個面容。

在這如世外桃源之處,我暫不思考任何藝術或社會理論,外在繽紛的藝術世界也暫放一旁。由於這裡的夜極其安靜,經常一畫就是通宵,加上沁涼空氣有助頭腦清新,每天有許多時間靜下來聆聽心內聲音,索性以簡單紙筆描寫了這兩年來的生活點滴,包括泡湯、品茗、爬山、賞花、下棋、聽濤等我熱愛的活動觸發的感想,並參考我個人推崇的幾位變形主義畫家,如晚明的陳洪綬、吳彬、陸信忠,清朝的周淑禧、丁雲鵬,以及中國歷朝傳統山水大家,如李公麟、王蒙、戴進、龔賢、王鑑等人作品為構圖參考,再結合個人當地生活經驗進行變奏,完成「忘德賦」系列作品。


「忘德賦」:異色奇想之作
「忘德賦」系列畫面設定的人物,主要由犬儒與魔鬼共同組成,影射面對台灣混亂的社會環境,所想像出往昔文人被流放邊陲的虛構情節。同時以印度粗糙手工紙配合「春蠶吐絲」綿密硬筆法、蘇格蘭花紋,以及金箔填補空白等手法,混雜勾勒出我心中遁入自然山水隱居的終極嚮往。可視為個人日記式的世局感懷,也可聊表多年來頗欲退隱江湖的綺想之作。

雖然這系列作品參考了古人構圖,不過皆是邊畫邊決定內容及設色,筆觸隨每天思緒變動,多少也有情緒起伏。就在這一筆一畫、不急不徐貼金箔的緩慢過程中,我才體會了靜心帶來的沉默之力,進而刻畫出不曾想像過的奇異山水畫,連自己都感到十分意外――那位曾視傳統題材不夠「前衛」的我,竟在邁入不惑之年前,回頭重新認識古典,並從古畫中找到新的可能。雖不太清楚這可能是前中年危機的焦慮反映,或只是期望避退山林的遁逸心態,但我永遠無法忘懷十八歲首次登大霸尖山,眼見無限風光在險峰的感動。
圖片提供/姚瑞中





本文亦見於2009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更多關於本文作者
姚瑞中個人網站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erenlai_cover_small/colorful_picture.jpg|}media/articles/YaoRuiZhong_Wonderful.swf{/rokbox}

Saturday, 31 January 2009 08:15

神的聖言

透過奮鬥與對決,我的藝術探索如同靈修探索一樣湧探海洋的深處。

靈性的修行與水墨畫的實踐是通往心靈自由的兩條路。我一方面受到神學的啟迪,一方面隨著水墨畫的領悟,我逐漸明白兩條路通向同一個地點。從我的畫看得出追尋的過程。當我的內心整合為一,畫品往往攀高。當我被繁複的活動攪得雜亂無章,心靈的困頓同樣反映在作品上。

涼山夜色與雅各伯的兩個夜
涼山的探索是我心靈進程的重要階梯。涼山的諾蘇人大多過著卑微的生活,被社會視為邊緣人。我和一些諾蘇朋友做研究,完成計畫,他們表現出卓越的能力與知識份子的涵養。雙方的探索如今仍是現在式,讓我反省自己的宗教認同,以及我所屬宗教的意涵與表達。我看到的不只是「邊緣」的認同,這份認同得到新的定義與確認,我看到的是不斷變動中的認同,對我來說格具意義與興味。
涼山和諾蘇人成為我的創作主題,帶給我很深刻的轉變。創作變成一個和環境、團體息息相關的行為,而不只是個人的內在體會而已。我受到這個民族潛移默化的洗練,創作的行為取自歷史的向度,具有時間的軸向,作品的厚度來自主題的深度,彷彿我「參與」畫中的體驗。
有一天,「涼山夜色」的標題忽然浮現腦海。當我再次品味這些畫的時候,我又忽然感覺自己來到〈跳下深淵〉一文中雅波克河的河洲上。某方面來說好像與一個民族同在苦山裡,在飽受敵視的社會環境中一起奮鬥。繪畫是先驅。

深流的跌宕在我內雕築
對我來說,繪畫意味著莊嚴,具有「本質」或是「基本」的面目。繪畫是靈修探索與藝術探索兩者逐漸合一的結果。換句話說,繪畫是一種面對,不是逃避負擔或是生活中的壓力。
繪畫是情感的表達,但不僅止於靈修生活的表面而已。即使細緻而敏銳的觀察翻湧靈修生活的大海,「情感」依舊是靈修生活的海沫。靈修生活的性體是有節奏的起落,而繪畫是海洋深處湧流的回音,深流的跌宕難以捉摸,漸進在我內雕築。並不是我作畫,是神在我內作畫。我畫出轉化我的一切,我轉化成我畫的一切。
塵土中,雅各伯一攻一守,搏鬥的「他者」一退一進。搏鬥是跳一回舞,作畫是一場戰役。作品流動,神在我內誕生。神在我內誕生,作品誕生喪我。律動,探索,作品日漸成熟,正如在河洲上渡過黑夜。我被黑夜驅逐,邁向神的白日。神在我內,我在神內。誕生,再誕生。黑夜裡出現雙重的誕生,低吟化入宇宙中簌簌聲,邁向神的降臨,邁向大日子的恩寵。聖神在肉身,肉身在聖神。作品在孤寂中誕生,作品顯現聖,顯現生生。

繪畫的語言湧自神的聖言
循著直覺的路,大家或許可以明白我所說「繪畫語言」的基礎。作品在動與靜、滿與空、賦彩與留白、濕墨與乾墨、簡潔與豐厚、寬廣與凝聚之間,經由意念或是情感的傳達塑造而成。
作品表達的語言不只是一個中介,不只是一個與外界溝通的方式,它是透過搏鬥的欲求所孵育的生命。若沒有生的奮鬥,若沒有生者完成的幾段故事,幾齣劇目,作品這樣的語言不過流於平白的堆砌。繪畫的語言湧自神的聖言,在我內誕生。當語言在我內誕生,我生存的真理在世界上誕生。
------------------------

Help us!

Help us keep the content of eRenlai free: take five minutes to make a donation

AMOUNT: 

Join our FB Group

Browse by Date

« August 2019 »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Su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e have 4057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